爷爷的死

卡拉肖克倩 2017-08-13


爷爷的死

      2017年4月25日,当我正和女友在四川岳母家里的山上给桃树喷洒农药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在身上擦了擦满手农药的手,翻开了手机,看到老爸的电话,就顺手放到了耳朵边,只听到手机的那头,老爸用不再沉稳,嗦嗦泣泣的声音说:;你爷爷走了,最近没啥事别给我打电话,要给你爷爷办理后事,你买一下回来的票吧;,听到爷爷走的那一刻,止不住的悲泣从眼眶中流出,又一个疼我,爱我的亲人离我远去了。




      在我上中学的时候,一次在爷爷家玩,爷爷从一个老式的箱子里翻出了一个小本子(类似于现在带塑料薄膜的A5日记本)和一支精致的圆珠笔(外壳是金属做成的,在金属的外壳上有黑色漆包裹着,在后来的使用中,比较调皮,就把外面的黑漆给抠掉了,发现里面竟是金黄色的铜制品,)把我叫了去,把这支笔和日记本送给了我,那是我还小,喜欢写东西,就用爷爷送的这支笔和日记本,开始了长达“十年之久”;的日记之旅。一支笔和一个日记本,对那个年代的人来说,或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对于爷爷来说,一定是他收藏很久的“珍品”;,而现在这个日记本早已在学生时代就涂满了青春,这支笔,却依然随身前行,不论走到哪,都会有它陪伴,现在,它却成了想念爷爷唯一的念品了...


爷爷的死

      2017年4月25日,当我正和女友在四川岳母家里的山上给桃树喷洒农药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在身上擦了擦满手农药的手,翻开了手机,看到老爸的电话,就顺手放到了耳朵边,只听到手机的那头,老爸用不再沉稳,嗦嗦泣泣的声音说:;你爷爷走了,最近没啥事别给我打电话,要给你爷爷办理后事,你买一下回来的票吧;,听到爷爷走的那一刻,止不住的悲泣从眼眶中流出,又一个疼我,爱我的亲人离我远去了。




      在我上中学的时候,一次在爷爷家玩,爷爷从一个老式的箱子里翻出了一个小本子(类似于现在带塑料薄膜的A5日记本)和一支精致的圆珠笔(外壳是金属做成的,在金属的外壳上有黑色漆包裹着,在后来的使用中,比较调皮,就把外面的黑漆给抠掉了,发现里面竟是金黄色的铜制品,)把我叫了去,把这支笔和日记本送给了我,那是我还小,喜欢写东西,就用爷爷送的这支笔和日记本,开始了长达“十年之久”;的日记之旅。一支笔和一个日记本,对那个年代的人来说,或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对于爷爷来说,一定是他收藏很久的“珍品”;,而现在这个日记本早已在学生时代就涂满了青春,这支笔,却依然随身前行,不论走到哪,都会有它陪伴,现在,它却成了想念爷爷唯一的念品了,而那个日记本虽然写完了,但却是另一个开始,我会用那支笔和现在的科技,一起记录着生活中和亲人、朋友的点点滴滴,直到自己写不动了为止,我给这本日记取名“拉肖克倩的日记”

 




我的爷爷是个很老实的人,记得小时候爸爸妈妈忙农活,没有时间做饭,就让我去爷爷家去吃,我们家住在路边,离爷爷家里走路只有两三分钟的路程,在爷爷家里经常看到爷爷被“欺负”;,而每次爷爷有意见要发表时,都会被奶奶给“堵”;回去,似乎奶奶看上去比较强势,爷爷作为个男人,却弱弱的感觉,在奶奶面前没有一丝“爷们气息”;,经常是奶奶说一,爷爷不敢说二,放在21世纪今天的四川,就是个“”;幸福的 耙耳朵,家庭的生活中,总得有人扮演着;被欺负 的角色,这样的家庭才会和谐、安定。




      爷爷是个伟大的智者,据我爸说,爷爷曾经当过医生,小时候被开水烫过,爷爷就说以后小心点,要是不小心脖子周围都被烫到的话,也就没得救了。那时候,在爷爷的描述里,经常喝的白开水,原来会是这么的恐怖,和电视中的僵尸一样可怕的让人做噩梦,这对于上小学的我,吓得着实不轻,从此以后,每次往水壶里面灌开水的时候,都会小心翼翼的,甚至有时宁愿自己烧锅(一种烧柴火的大锅),也不想再碰那么“可怕”的东西了,从此一直到我长大,一直记得爷爷的这段“恐怖教育法”;,也就是因为如此,再也没有被开水烫到过。




      爷爷有四个子女,一个女儿,三个儿子,我爸排行老大,大叔个子矮一点,但长相很帅气,懂得幽默,没啥心眼,是个直肠子,小时候对我特别好,后来成了家,有个小孩,比我小五六岁,后来出了一些事,日子不是很好,四十多岁的大叔仍是单身,多希望他能给我尽快找一个婶子。小叔结婚的时候,我双手抱着一只大公鸡,公鸡的脖子上有朵大红花,作为一个“抱鸡人”;和小叔一起去接亲,那时候不知道抱着鸡去迎亲是什么意思,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或许是平平安安大吉大利的意思吧。姑姑的家里也有两个男娃,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中比较好的两位,想起小时候的那个大表弟,每次闹着玩的时候就喜欢手拿板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于是,姑姑家的这个“板砖”大表弟至今印象深刻,上次见面时已是几个月大宝宝的老爹了,时间这把岁月之刀,不仅改摧残着身边的人,更把噩运的魔爪伸入了憨厚朴实的老人。.

 




    爷爷是个简朴的人,奶奶看上去比较“凶”,喜欢和爷爷亲近,小时候没事就喜欢听爷爷讲他年轻经历过的事情,他见过比手掌还大的螺丝(蜗牛的一种,类似于海螺),海水是咸的,就算再口渴,也不能喝海水......;等等,那时候觉得爷爷见识的好多神奇的东西,好似幻想着手掌大的螺丝是什么样的,海水是不是比盐还要咸呢。爷爷说那时候他们那个年代比较穷,很多人没有东西吃,只能到处去找吃的,树皮、草根、菜根(类似于白菜的根部),有的甚至把皮带煮来吃(那时候的皮带是真的牛皮所做,并非现在橡胶的等化学皮带),有时候就连白菜根都吃不到。后来改革开放后,生活好点了,但我眼中的爷爷依然很“节省”;,那时候的人们,不论大人还是小孩,差不多每个人身上的衣服都会有几处“补丁”;,洗三年,烂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句口头禅,在当时的生活中处处可见,家里的袜子,就没有一双是好的,全部都是一个补丁遮住另一个补丁,穿在脚上,就像是鞋子里有东西似的不舒服,这就是最好的证明。爷爷吃的最多的一道菜是;腌制的 咸豆子(具体做法不明,只见过当时用过黄豆和西瓜,然后放到坛子里发酵,过几个月才可以吃,里面的酱和馒头一起实用很是美味,比现在超市里卖的各种酱还要美味);,有时甚至一日三餐都是以它为食,经常做的新菜也不舍得吃,留给奶奶和小孩子们吃,而自己就在一旁吃“咸豆子”;,爷爷不喜欢浪费。每次的剩菜剩饭都会舍不得倒掉(过夜的饭菜常有),一想到食物的来之不易,爷爷就会把它们“消灭干净”;,就这样,经常食用腌制的食品和剩菜剩饭,不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爷爷生了一场病,被医生诊断为“食道癌晚期”;,当时为了不让我担心,便对我撒了谎,说是生病了,当时没有说什么病,后来才知道是癌症晚期:食道癌。





      有人说得了这种病,很难受,注定会被活活“;饿死”,吃什么,吐什么。爷爷也说,得了这种病,每天都很难受,活受罪,还不如死了算了。这话虽然不好听,却可以让一个人脱离痛苦,当时看着爷爷,从床上爬起来都需要人扶,身体瘦弱的让人心疼,当时自己唯一能做的就只能陪在那里说一会的话,聊聊四川的生活和外面的世界。

      食道癌,虽然是癌症的一种,但并非什么传染性的疾病,而我看到和听到的却是让人及其愤怒的一面。或许自从爷爷得了这个病后,之前亲近的那些人就开始远离他,甚至多靠近一点都不愿意,我的心中有一万个“为什么”;?,而我除了愤怒和对身边的一些人咆哮,没有任何办法,就这样我拉着爷爷的手和他聊天,没想到那次谈话,也成了最后一次。




      事后我弟(大叔的儿子)问我,当时爷爷走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回来,再多的理由也始终换不回爷爷的生命,遗憾也就真的成了永远的遗憾。



      好好珍惜现在身边的那个对你好的人,你不直到Ta什么时候会离开,或许在你最离不开的时候,或许在最想念你的时候,或许......做好现在的你,就是对他们,对自己一个最满意的交代。



时间:2017年5月14日,晴,星期日

地点:在四川资阳临庵村山上的小木屋里

状态:热热热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卡拉肖克倩
作者卡拉肖克倩
3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卡拉肖克倩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