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

童四 2017-08-13

火车北站的长椅上躺着份被人遗弃了的报纸,没人管它,来来往往的人只顾此刻的别离,眼里还装得下这里报纸,全是日日夜夜思念着的情人的面庞。 雨后的潮湿大块大块从皮肤侵入,还夹着铁锈味儿,土腥味儿。纷杂的脚步远了又近,近了又远。 一只灰黑的烟蒂脱落下来到报纸上,烧出了个窟窿的报纸被一双灰黑的手拿起。一只光秃秃的褐色牛皮包取代了它原先的位置。开了口子的大皮鞋映入眼帘,接着是一条肥大的工装裤,再是满是油渍的墨蓝衬衫,最后的蓬松凌乱如鸡窝般的发遮住了整个侧脸。这男人开始读报,报纸被翻了一转后,驻足于最底下的填字游戏。开口皮鞋无节奏的敲着地,还剩最后一个空,刚将72填入,火车的轰鸣声便传入耳里。是十二点整,火车进站。男人来不及检验正确与否,提起牛皮包,上了车。至于报纸,又被重新搁在先前的位置。 男人在玻璃窗边坐下,哈一口气将玻璃擦拭干净,头倚着座椅,望着来往的人群。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童四
作者童四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童四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