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矫情一回。

从前慢 2017-08-13

你有没有真正见过一个家族从兴盛到衰败的那种落寞悲戚。

很多事情我把它当故事来听,但是它却是真真正正在以前的某个时间发生过的,某些人经历过的。

高中以前,每个冬天,大雪覆盖住我家门前的整个院子的时候,那是我最欢快的时候。我在雪中扔光碟,扔到屋顶的雪里藏起来,再拿长长的竹竿戳碎那些雪,把光碟捣下来。戴着塑料的手套在院子里堆雪人,大多数时候堆成四不像。冻的哆哆嗦嗦,冲进烧柴火取暖的房间,丢一把雪到火堆里,听大人的训斥和它滋滋啦啦的融化声。

拉开窗帘之前,我通常充满期待,我的窗子对着屋子后面的山,拉开窗帘就会看到一片竹子。积满雪的时候,整棵竹子吱吱呀呀,竹叶上堆着厚厚一层,像蓬松的蛋糕。

离开家上大学之后的四五年里,我再也没有机会看到这样的场景,或许我不离开家,也再看不到这样的雪了。

前段时间我回老家,在院子里搭张桌子吃完晚饭,看到郁郁葱葱的菜地里面有闪闪发亮的东西,我突然就泪目了。我还没来得及想什么,眼泪就充满眼眶了,那一刻的我足够的矫情。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东西在消失,我的内心有多矛盾,我们希望永远前进,却又希望它永远不变,永远保留下来。家里的房子翻新了,有空调了,有网线了。

比如已经干涸的那条小河。小虾没了,螃蟹也没了。

只要我还能感受到这些东西,你再说我矫情造作,我也愿意。如果可以,我十分愿意再矫情一次,造作一回。

你想回去,但你来不及。我很讨厌去写时光,这样食古不化,铁石心肠的东西。但我又不得不提这些回忆。

我的回忆好歹是些美好时光。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从前慢
作者从前慢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