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2日晚】芒果杏,和飞机上摔落的无辜人(柯南你猜谁是小三儿)

司徒阳阳 2017-08-13

参加市里组织的活动,路过楼上的一个阳台,不知谁种了好多颗树,一排排密密麻麻,有数不尽的黄色果实像是杏。我偷偷摘了一个,一种芒果的味道让我忍不住想马上吃一口。刚剥了皮轻轻咬了一口,往会场走去,不想这时,后面有两个小和尚一样的孩子紧随我来,身上的衣服,和这芒果杏是一样的颜色。我加快脚步,他们亦加快脚步。

不知何时,我已经走到了楼上的住宅区,密密麻麻都是人,还有一些同事是认识的。无奈我停下脚步,对孩子笑了笑:“这芒果杏收费是不是?多少钱?”小和尚咧着嘴露出豁牙子:“你吃了一个,要给我一块钱!”说着向我伸出一根手指头。我知道自己身上没有钱,无奈地对小和尚说:“支持微信支付吗?” 这时候,一群熟悉的声音出现了,是会场的人活动结束回来了。听到我和小和尚的对话,一男子抢先走过来:来来来,我来付!说着把一块钱递到小和尚手里,“够吗?”——“够了,找您五块!”小和尚将一张崭新的紫红色五元钱递到男子手里,在场的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 男子看着我,一脸柔情似水,高大的身材走到我的身后,从上俯下身来吻了我的额头。我只觉得这个吻如此深情如此深得我心,却依然回忆不出来,他究竟是谁。脑袋里正疯狂地猜想,没想到他又低下头,从额头吻到我的嘴唇,这深情款款让我欲罢不能,竟沉浸在他的吻里不能自拔。我听到身边越来越静了,大家知趣地走开了,这走开的人群里有我熟悉的朋友和同事,我仿佛看到他们叹息一样的眼光。 我只觉得男子那样熟悉,又实在想不出他究竟是谁。梦的迷雾渐渐散去,露出一张有些陌生的面庞——哥哥的朋友德甲,怎么会是他,夸张的五官,印在一张大得出奇的国字脸上,这是哥哥的朋友里,最丑的一个。如果追究原因,那只可能是因为昨天,我在大街上看到了他。还有他的老婆,和孩子,一家三口的黑色情侣装酷酷的。

七分梦境,三分清醒,我却用着可怜的清醒认了命,原来我在梦里爱上的人是他,不管是谁,我爱上的好像是一种默契,一种灵魂契合,无需用过多语言沟通的深爱——看来我对爱的憧憬,是不会变了,它已然是个梦了。

他说送我回去。竟自顾自地在前面飞跑。我无奈地跟在后面,抬起眼,发现不知不觉,竟走到了一个大飞机场。人群的嘈杂声,从一点半的方向传来,我应声看去——一个中年妇女倒在地上。旁边是家人的嚎啕哭喊声:“你们为什么不关舱门,想害死多少人!”人群的攒动里,我听出了端倪,原来这机长的兄弟出轨,老婆已经做好了自杀跳机的准备。于是为了营造机会,让她顺利离开,也给好兄弟营造一个机会,和小三终成眷属。可不巧飞机刚刚起飞,摔下来的,竟是个局外人。

这场面堪比倾城之恋啊,只是让人三观颠覆,不觉又悲缅起这故事的每一个主人公。 杏是酸酸的,芒果是甜甜的,如果芒果长成杏的模样,吃起来会更方便一些。可如果杏长成了芒果的模样,不知道还会不会有那么多人,像追捧热带水果一样追捧杏。梦里的爱情,竟和事故相撞了,好在我梦里有爱情,也有我爱的水果,而且它还长成了吃起来很方便的样子。可再如何,我只吃了一口,若水是有三千,我只饮一瓢不行吗?可若水在哪?

我看见远处的人群里,机长被警察带走了,原来机长是德甲的朋友。德甲呢?他已经不知道消失了多久了,偌大的飞机场,让我如何去找他,我绝望地想转身离开。这时,两名身着警服的男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你好女士,我们需要你配合调查。 飞机已经不知道降落到了哪里,但悲剧已经发生,天空那边,有一个大包裹直向着我飞来,我左右躲闪,被旁边的乘客抓住了,是一个装着太空被的包裹,被空气涨得鼓鼓的。那位乘客拉开包裹的拉锁,一股高密度的空气唰得一声散去了。 随着空气的释放,我听到了厨房里,整齐的切菜声,新的一天开始了,我是一个单身的27岁女生,已经被父母催促找对象。我今天要去参加高中同学的婚礼,明天要坐上火车,去北京出差,起床了,早安。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司徒阳阳
作者司徒阳阳
2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司徒阳阳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