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杯水车薪的小事

杨小藓 2017-08-13
2017/08/02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柳州至金秀的路上 山路蜿蜒 树绿风清
阳光一整个地投射下来 一座山的影子落在另一座山上
亮与暗之间界线分明
这大抵就是所谓的 造化钟神秀 阴阳割昏晓

我们穿梭在层叠无尽的山里
山峦上长满了一排排瘦高的树 像极了竖琴的琴弦
透过车窗 满目都是不同层次的绿
山峰和山谷的起伏若是暗合了某种韵律
山间的村庄与小镇便是个个音符

快到金秀的时候 突然地下起雨来
雨水浇在车窗上 星星点点地透着光亮
那满山的绿色也在雨中变得更加的柔和
耳机里的音乐 恰恰好地播放到了 菊次郎的夏天

在那个时刻 我感觉到夏天
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宽阔与明朗
我想到我们之所以要在这人间赶路 舟车劳顿
要去爱去闯 边走边忘
也要回家 落叶归根
正是因为这样的山和水
是因为造物者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山清水秀的人间

是爱上了沿途那美不胜收的风景
甚至在心里默念 就让我一直在路上吧

/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金秀

这群山环抱的小县城 其中的市井生活悉如外世
初见时有柳暗花明的豁达 更有几分惊艳
是见过山中的村庄 抑或是零星的几户山野人家
于山重水复之处 有如此规模的县城
却是不曾见过的

夜晚在河边漫步 凉风习...
2017/08/02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柳州至金秀的路上 山路蜿蜒 树绿风清
阳光一整个地投射下来 一座山的影子落在另一座山上
亮与暗之间界线分明
这大抵就是所谓的 造化钟神秀 阴阳割昏晓

我们穿梭在层叠无尽的山里
山峦上长满了一排排瘦高的树 像极了竖琴的琴弦
透过车窗 满目都是不同层次的绿
山峰和山谷的起伏若是暗合了某种韵律
山间的村庄与小镇便是个个音符

快到金秀的时候 突然地下起雨来
雨水浇在车窗上 星星点点地透着光亮
那满山的绿色也在雨中变得更加的柔和
耳机里的音乐 恰恰好地播放到了 菊次郎的夏天

在那个时刻 我感觉到夏天
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宽阔与明朗
我想到我们之所以要在这人间赶路 舟车劳顿
要去爱去闯 边走边忘
也要回家 落叶归根
正是因为这样的山和水
是因为造物者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山清水秀的人间

是爱上了沿途那美不胜收的风景
甚至在心里默念 就让我一直在路上吧

/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金秀

这群山环抱的小县城 其中的市井生活悉如外世
初见时有柳暗花明的豁达 更有几分惊艳
是见过山中的村庄 抑或是零星的几户山野人家
于山重水复之处 有如此规模的县城
却是不曾见过的

夜晚在河边漫步 凉风习习
没有40℃的热浪 也没有发动机的轰鸣
有的只是山间的清风与明月 波光与树影
在心里暗暗地艳羡着当地人的自在生活
由衷地赞赏这个小城兼具了城市与乡村的长处
人们的日常生活像城市中的那样便利
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又有如乡民之间的亲近

我觉得这里很好
他们的生活真的需要我们来改变吗

也许需要吧 那种实质性的改变
不是填满山间超市里空空的货架
不是多卖出一个工艺品店里精致而廉价的竹编
不是建更大更好的游客中心
也不是所谓的支教与扶贫
是将因有人欣赏而得以创造价值
转变为能够创造价值 同时有人欣赏

2017/08/07

/那些杯水车薪的小事/

对于扶贫 支教一类的实践活动
一直以来都是不感冒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 都认为
那些只是生活安逸的人们为满足自己的某种心理发明出来的项目

这样的想法不晓得从何而来
大抵因为我们这一代人 给人的印象就是大写的自利主义
一切为了发展的年代里 物质占领了我们的头脑和心智
我们有着整齐划一的步伐
心无旁骛地向着心目中的光明的未来走去
而那所谓的 光明未来
无非是学有所成 工作稳定 家庭美满
如是而已
柴静在 看见 里发出过这样的疑问
我们是怎样的一个民族 才会有如此相似的价值观?
这样的疑问我也有
我们是时代的青年 是做着中国梦的一代人
可是
还有多少人的内心藏着无关自我的理想?
还有多少人有忧天下之忧的胸怀?

是这样的心理 一直觉得这类实践意义不大
来这里之前 我很担心的是
我们所谓的项目汇报 对大瑶山的乡民而言
无异于画了一张大饼 叫他们想吃而不得
但是有人对我说 去了才知道
我说这和支教一样 杯水车薪
对我们自己的意义大过对于他们
但是有人对我说 能留下来的人是不多
可是一批接着一批
凡是去做的事 没有无意义的

是没有多美多好的期待的
进到山里 只觉得被山的静默感动
是历经了沧海和桑田
我们才有了一个这样的人间 充满诗情画意的栖身之所
投宿于滴水河畔的新建的民宿
远山 近水 禾木 蝴蝶......
山里的景色清丽绝尘 甚有几分超脱凡俗的意境
何须汲于发达 坏了这乡间的清静呢?

待到走进乡民的家中 才晓得所谓乡村情怀的浅薄
哪有什么清丽脱俗
疲于生计的他们 个个都是满面尘灰烟火色
哪有什么劈柴喂马 春暖花开
他们的生活 日日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
怕是只有不知山间疾苦的外来人
才会自顾自地否决发展的紧要

后来才慢慢晓得 这个定点扶贫的项目
学院是持续地在做 一步一步地在做
这次的实践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项目库里的想法 也很有可能成为现实

我觉得庆幸 我们的行动不是一蹴而就的
往后我们还会来到这里
即使我们不来 也会有另一批的我们接力
是一期一会 也是持之以恒
多年以后 总会看到这片土地有了我们期待中的变化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杨小藓
作者杨小藓
4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杨小藓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