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红楼梦》当成治愈小说 | 深夜谈(一)

芝兰·禤 2017-08-13

我也是平静绝望中的一份子,所以遇到深刻绝望里平静的曹雪芹,就像一个跌倒了的孩子,遇到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

我偶尔会当夜猫子,无聊的时候就试探性地给朋友发表情包,没想到总能得到回应。

通常第一句话都是:你怎么也还没睡?

然后就开始在微信上瞎聊。

我们聊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吐槽工作,分享最近看的影视剧和小说,假装哲学家谈人生……

凌晨两三点,越聊越清醒。

时间久了,积累了很多谈话内容,前天去菜市场买排骨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要把它们整理出来,再往里补充一点东西。征求了朋友们的意见,Ta们都愉快地答应了,不过都有一个要求:匿名。

我以聊天内容为基础,后面又补充了一点内容,用第一人称叙述,此“我”非我。

以下是正文。

我把《红楼梦》当成治愈小说 | 深夜谈(一)

聊天日期:某天深夜2点,北京,电闪雷鸣。

我初中的时候才知道《红楼梦》,不过没想过要看。

那时候,《沙漏》、《蝴蝶公墓》、《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局外人》、《三重门》、《达·芬奇密码》……才是首选的课外读物。

暑假语文老师要求阅读四大名著,开学上交笔记,我完美地避开了它。

高中的时候,去图书馆试着翻了几页《红楼梦》,完全看不下去,又整整齐齐地放回架子上。

后来上了大学,大一那会,比较悠闲,我心血来潮把它从图书馆借回了宿舍。转眼一个月借书期就到了,还停留在“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为了激励自己读下去,我跑去图书馆续借,可是在下一个还书时间,进度条还是停留在第一回。

从此,我确定自己和《红楼梦》八字不合。

直到毕业一年后的某天早上,我正挤着地铁去上班,在微信上刷完一篇写87版电视剧《红楼梦》的文章后,突然很想看看原著。

于是就直接在手机上阅读网页版,很巧,当时搜出来的是脂评本。花花绿绿,看着扎眼,但是很有趣。脂砚斋是跟曹雪芹最亲近的人,他的评语入木三分,也妙趣横生,堪比B站上的弹幕。

这就是当时的手机页面,那会儿脑袋可能被北京的早高峰挤晕了,居然看得下去,而且还看完了十三回。又或者,如果没有这些醒目的红字,我早就打瞌睡关掉网页了。

一个月后,渐入红楼佳境,就买了纸质版,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套装上下两册,花了三个月,终于啃完了这本“折腾”我10年的书。

人民文学出版社版

时常会重温《红楼梦》,如果要用一次词来形容,我会选择“治愈”。

之所以能当成一本治愈系的小说,是因为里面的内容太细节化、太深刻、太丰富,可以投射到日常生活里,那些最细微、最隐秘的情感上。

它不像网上泛滥的心灵鸡汤,用一两个金句让你热血沸腾,以为找到了真理,马上可以得道升仙;而是字里行间散发出一股力量,能让人平静。

文字作品和作者的生活,是硬币的两面,无法切割开。曹雪芹后半生家道中落,饱尝苦滋味,在创作《红楼梦》的十年间,他肯定以十分克制的情感在书写。

可能是经历了太深的绝望后,反而没有了悲伤。

正如卢梭说的,“大多数人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我也是平静绝望中的一份子,所以遇到深刻绝望里平静的曹雪芹,就像一个跌倒了的孩子,遇到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

“治愈”不意味着沉重,书中有很多有趣的内容。比如王熙凤不识字,但是年纪轻轻就掌管荣国府,见多识广,非常有生活智慧,再加上她泼辣爽朗的性格,讲出来的话野性中充满趣味:

“我又不会作什么湿(诗)的干的,要我吃东西去不成。”

“竟不承望平儿有你这一位仗腰子的人,早知道,便有鬼拉着我的手打她,我也不打了。”

还有“千里之外,芥豆之微”的村妇刘姥姥 ,虽然出场次数特别少,但是深得我心。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她的朴实和机智幽默,这是很多人喜欢她的原因,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不仅自己安稳,还能给别人安稳。

如果简单粗暴一点,可以把人的生活分为两类,一类是静态的,讲究踏实和平稳;一类是动态的,不断折腾,轰轰烈烈。

刘姥姥和父辈是前者,王熙凤等人是后者。

后来王熙凤落难,刘姥姥来探望她,王熙凤拉着女儿巧姐儿的手,对刘姥姥说:“你的名字还是她起的呢,就和干娘一样,你给她请个安。”

最后,巧姐儿也落难,幸得刘姥姥相救。

另外,贾宝玉一本正经讲道理的时候,也妙趣横生。丫鬟晴雯和贾宝玉正闹矛盾,不料晴雯换衣服的时候失手弄坏了扇子,偏巧贾宝玉在自叹自己是“蠢材”,晴雯一听,更生气了。

晚上贾宝玉去薛蟠家喝酒回来,主动跟晴雯示好,让她洗洗手来吃果子,晴雯因为白天的事情耿耿于怀,冷笑道:“我慌张得很,连扇子都跌折了,哪里还配打发吃果子,倘若再打破了盘子,更了不得了。”

于是宝玉就开始讲大道理了,你爱打就打,东西本来就是给人用的,比如扇子本来就是给人扇的,你要撕着玩也可以,只是不可生气时拿他出气。

“就如杯盘,原是盛东西的,你喜听那一声响,就故意的碎了也可以使得,只是别在生气的时候拿他出气,这就是爱物了。”

然后就把扇子递给晴雯撕,两人就和好了,玩起了撕扇子游戏,不仅撕自己的,还把麝月手里的扇子抢过来,撕了几半。

曹雪芹是最伟大的作家,扇形结构,明暗线交织,诗词典故顺手拈来,美食服饰医理样样皆通……不知道他过着怎样的生活,读了几箩筐的书。

张爱玲在《红楼梦魇》里说,人生有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鲫鱼多刺,三恨《红楼梦》未完。

读《红楼梦》的最大遗憾是,不知道天才作家曹雪芹,会怎么书写后半部分。

最后,感谢漫长的上班路,感谢北京地铁10号线,感谢在地铁上读书的陌生人,感谢脂砚斋,这些元素组成的阅读空间,让我渐入红楼佳境。否则,也许几年,也许几十年后才会读,也许我永远也不会翻开。

- END -

深夜谈系列会陆续推送,敬请期待。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芝兰·禤
作者芝兰·禤
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芝兰·禤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