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人,环境于人

双颈式电吉他 2017-08-13

不知多少次梦到初中高中班级生活了。在这两年,尤其是这一年自己生活的这段时间以来,总是能很清晰得梦到几年前很约束的校园生活。梦到的频率很高,内容也很复杂。而且大部分都是关于对考试和作业的恐惧。最近一次的内容还是因为把曹的作业名字改成我的从而失去了和他的友谊。(虽然现实里我还是从未做过类似的事情。)

可是回想几年前的考试生活确实很可怕。你作为班级的一员,同学也好,老师,年级主任,学校办公室里面那群只管吃喝的猪也好,他们都在压迫着你--压迫着你和你的班级或是其他一些人--成为一个群体。而你,必须和这个集体的其他人共享同样的生活节奏,共享同样的感受感觉,同样的思考,“必须同时跟上某某某的步伐”就像他们所说。

最近看了一本漫画,很精彩。名字叫《杀人神经病强尼》。内容就是一个叫强尼的神经病如何把各种人施邢致死。强尼杀人的理由很简单--他喜欢杀人,享受折磨别人,仅此而已。同时他也痛苦着,他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却经受着抑郁的折磨。而这个披着血腥黑色幽默外衣的天才漫画使我思考很多。

今年去了全球极端音乐最著名的Obscene Extreme音乐节。第一天有个来自以色列的小丑做表演。他在舞台上做出了很多“疯狂”的事情。他现场表演人体穿孔,还用钉子铁管儿玩弄自己的生殖器。最后表演结束舞台上面全是他留的血。这个秀对于一般人来讲或是有些无法接受。可是在我看到了更多地下艺术之后已经完全可以接受这种看似极端的表演。

对于这个来自以色列的小丑,或许他喜欢这种疼痛,或是喜欢某种和疼痛有关的东西;对于漫画里的强尼,他或许喜欢折磨,或许喜欢与折磨有关的东西等等,但是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做出了别人做不出的举动,他们是自由的。

在我这段自己生活的时间里,我变得越来越自由,越来越开始挖掘自己。比如我会买我自己喜欢的衣服,一些路人会觉得很极端的衣服,我规划自己的生活节奏,一些很少人会像我这样的生活节奏,我使自己不一样,涉猎可能只有我才会感兴趣的领域。但这并非是个很简单的过程--有些启蒙我的东西,教育过我的东西在试图阻止我。

而我所受过的教育,尤其是课堂教育--在我这里显得极为可悲也极为可恨。

早在幼儿园教育,老师就教你天要涂成蓝色,云要涂成白色,而从未告诉过你涂上“你喜欢的颜色”。到了课堂,他们会教你“知识”,没错,那都是别人知道的事实。而你去拿着别人的东西用来考试,应用在生活里,用别人的规则来约束自己。很可笑的一点是我们从小就知道苏轼柳永的词有多美多秒,却不知道其实梵高与莫奈之间还有一千万个--一千万个可能只有你自己才会非常喜欢的作品。而这个世纪最大的笑话莫过于老师教一群男孩子色情是罪。

没错,这个社会就是这么恐怖,早在你出生时刻,身边的事物无不压制了你,限制了你的自由,约束你永远都在用别人发明出来的东西约束自己,而从未有过--从未有过让自己去创造些什么,从未让你去发掘自身的兴趣。你的教育你的背景在命令你成为“普通”的一员,或只是一个数字。

但是大部分人就是如此的生活,并且如此的死去。他们不仅经历了“正常”的教育,在社会上,老师有教案大纲,工厂工人有操作步骤,上班需要听从指示--不仅如此,他们看的电影,听的音乐,了解到的东西,都是经过一层层“筛选”得到的阉割版本。你,仅仅是个劳动力的个体,一个可笑可悲的字罢了。

(没兴趣写结尾,结尾多可笑,没什么好升华,没什么好总结。)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双颈式电吉他
作者双颈式电吉他
27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双颈式电吉他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