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而非游戏

下线机械人 2017-08-13

由于现实中突发的提前了两个月的早产手术,生了却见不到宝宝,这段时间本应该很难熬,但感觉时间过得却飞快,因为我沉迷于游戏,浑天暗地。

早就过了年少时在网络世界靠“兴趣爱好”交友的年纪,生活里也除了以前工作认识的同事外就只有老同学跟家人了。最近的这些事情又难于向原同事或老同学们开口,心中憋闷却无法言说,无处发泄,于是几乎零游戏经验的手残党的我开始了这段时间的游戏生涯。

为了让玩家沉迷于游戏,游戏总会设置那么多任务。这个游戏任务单人的少,组队的居多,而且有很多促进交友关系加深的活动,这就使得游戏成了一个变相交友平台。

当我刚开始玩游戏的第三天,还在一脸懵的新手小白状态下,碍于情面被帮会帮主芽儿的徒弟(帮主跟我师父胜似姐妹)拖去订了婚,然而后面才知道订婚的人不是个善茬——这个人也让我知道了玩个游戏都有能够各种欺骗,还各种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的渣渣——帮主芽儿身体不太好,解除徒弟关系后,这个人背地里骂他曾经的师父我们的帮主芽儿是“病秧子”等等一些极难听的话,导致现实中被气得犯病了,状态很不好了好几天。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游戏也能玩得那么糟心。但同时芽儿的结拜兄妹们帮她追杀了那个渣渣好久,一直帮她出气,又常常安慰芽儿,能够有那样一帮好朋友让我觉得这个游戏更多的是暖心。

游戏里有个人很傻,他游戏名就叫傻菜。在某一次组队任务时师父带队,把他组了进队里,由于这个游戏里我师父是个老手,又跟我一样是个话唠,我们便肆无忌惮地在队伍频道唠嗑起来。任务做完后队伍没有解散,我又跟师父肆无忌惮地玩耍——壁咚、单膝跪地求婚、公主抱等等。可能是再也看不下去了,也憋不住了,队伍里的某尸体傻菜突然诈尸,开始嚷嚷着要学我们这些动作——这大概就是最初的相遇。

没成想接下来几天里在跨服活动里老是遇到他。。。。一来二去便算是眼熟了,手残加垃圾的我老被杀得死去活来,跟着他一起竟然也可以杀很多人——这大概就是“带我装逼带我飞”了吧,于是有点想抱大腿了——我太羡慕我们帮主芽儿能有那样有几个结拜的好兄妹,至少被杀了不至于窝窝囊囊的。于是之后的组队任务基本上都会拉上傻菜了。那会儿他爆了好几个名为“怜卿”的装备,估计看我的装备太差了,便提出赠送给我,我很喜欢这个装备的名字,便收下了,作为手残却还不懂装备的游戏渣渣,我是很感动的,但又没什么能够报答的,唯一能够做的也只有唠嗑的时候多跟他说几句话了。

从在队伍唠嗑到加好友私聊,我们几个人关系一步步好起来,感觉离结拜又进了一步。有一次跟傻菜聊到自己是哪里人,他说的竟然跟我是同一个地方的,知道的时候我简直兴奋过头,觉得世界真小,真是巧。单蠢的我还立马跑去跟我师父嘚瑟,告诉她傻菜竟然是我老乡,简直要两眼泪汪汪了。被我当成老乡而亲切问候地过了两天,傻菜良心发现终于看不下去了跟我说了实话,他并不是我的老乡,他只是顺着我的话说说而已。

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事,可是本就不想面对现实中的糟糕的我更加抑郁了,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愚弄了好几天,便不知道该回什么,也并不想回什么话去圆场了,甚至再也不想玩这个游戏了。我沉默了很久,脑子里也乱七八糟想了很多事,开始安慰自己,本来玩游戏就只是为了开心一点,自己何必纠结于这点事情,而且只是游戏而已,别人说什么都不为过的,就当做无所谓继续玩游戏吧。虽然心里还是很难过,但是也跟傻菜回了消息,你自己玩的开心就行。傻菜可能也意识到了我因为这个事情有点不开心了,然后有点对不住我的意思,便在游戏里送了礼物给我。我去问他,他却死不承认是他送的。那时候我就发现了他就是个嘴欠抽,明着浪,默默地却对人很好的别扭青年。这种性格很可爱,嘴上乱跑马,有时候让人恨的牙痒痒,实际上却很单纯。所以之后他口头上说什么我都不怎么当真了,也不会生气,适当地配合他瞎说,更多的是联合师父和另几个常驻队友一起怼他。然后他开始改口叫我傻丫头了。。。。

也正是这次并无坏意的欺骗和谅解,让我们的互怼,互动开玩笑更多了。他开始送很多装备给我,我也会更多的拉他参与到我认识的人的圈子里来。慢慢地他学会了公主抱,壁咚。慢慢地开始有人调笑我们关系亲密,加上每天满世界都是找侠侣结婚的整体氛围,他也开始跟我求婚。由于前有渣渣,所以我一直是拒绝的,坚持只结拜。然后我师父也开始跟我普及游戏里结婚的一些规则和要求了。

有一天在我下线没多久,帮会里几个管理之间发生了很激烈的争吵,而虽然退出游戏却仍默认在挂机的我成了导火索,我师父为了不让我被踢出帮会,据理力争,加上几个人之间理念不同,最终管理之间闹僵,帮主在僵持中选择了合帮,导致我第之后一上线,傻菜就很伤感的跟我说“暖心帮会没有了”。帮主的几个结拜兄妹也几乎分道扬镳了。虽然只是游戏,那一刻我却真真实实地感受到心有所失。原来所有的东西都那么容易逝去,即便在游戏中也逃不过。

傻菜求婚一直被我拒绝着其实我挺愧疚的,觉得挺伤他面子的,我也很想把游戏里所有玩法都玩一遍,加上游戏里其他朋友也劝我,所以在帮会合帮这个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在师父和芽儿们都在的时候,我向他求婚了,然后订婚了,应该给他挽回了一点面子吧。

合帮的事情让我们都意识到了游戏里关系的脆弱。没过多久有一个跟我们一起的固定队友忽然因为现实生活中的事情要弃坑不玩这个游戏了。感伤被渲染了一层又一层。而还有我师妹也是好几天没有上线了,我看着游戏里日益减少的亮着的头像怅惘起来。我本为了娱乐,为了找开心,为了逃避现实的残忍而玩游戏,却被游戏弄得更明白,光是存在,就有多么不容易。本就恐惧失去,游戏里却几乎每天都要经历失去,还要时刻担心失去。我开始厌弃这个游戏。可是我还有并肩作战了一个多月的师父和傻菜,他们应该也是害怕失去的吧,即便只是技术渣渣的小透明,但也会有那么至少几个人会因我的离开而伤怀的。这一点又支撑着我玩了几天。而这几天,满嘴跑马的傻菜终于把我的师父惹得非常生气,不再搭理傻菜了。

昨天得知医院的消息,宝宝情况转好,可能很快可以出院了,而我的术后恢复也很好,我开始考虑再工作的事情。于是我终于跟傻菜透露了下我可能不会玩这个游戏了,便提前把一些话告诉他。他很着急,虽然工作很忙,却一直抽时间跟我聊天。开玩笑加互怼七里八里说了很多,我也快说完了我想说的话。其实我就算不玩游戏了也依然想继续跟他和师父联系,只是有所顾虑——在游戏中会有说不完的关于游戏的话题可以聊,脱离了游戏,我们几乎毫无所知,若是继续联系,又能聊多久?到话题没有了的那一天,原本珍贵的好朋友之间又会有多尴尬——便一直没有提起现实中继续联系的事。傻菜终于提起来,不玩游戏了可以怎么联系?其实他提出来时虽然也很忧心但却很开心,互留了QQ号。

加了QQ号之后傻菜才知道我已婚,然后说我太可怕了,他很害怕,不要继续跟我聊天了。我不知他所说的我很可怕是指什么,可是我感觉很受伤,很难受,也许是我做错了,我甚至都没有立场说他很好,亦没有立场与他这个异性多聊天,你看这有多糟糕。我竟然一下子就蹦出许多眼泪来,马上把游戏删掉了,然后躲去厕所让眼泪流,觉得自己特别没用,这也会哭。我忽然想起来一句很俗气的话来,“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游戏伙伴糖糖离开的那天,我还发状态说过“如果不能继续陪伴,至少好好告别”。而如今当我自己要走了,本来还想上游戏跟小伙伴们说声再见,却连告个别的勇气都没有。

只是我还是很想很想对他们说一声感谢,一直不嫌弃我战五渣的你们,关心我和安慰我的你们,陪我走过我最灰暗最无助的一个月的你们。祝愿你们在生活中和游戏世界里都开开心心,顺心顺意。

只要曾经彼此真心相待过,便不是错付的感情。——师父,傻菜,芽儿,糖糖,小心师妹,小猴子,新帮主柔柔——我想我会一直很想念你们,很怀念有你们陪伴的日子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下线机械人
作者下线机械人
13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下线机械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