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实验室的日常

machlie 2017-08-13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machlie(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32934957/

上周末阿姆gay pride某荷兰师兄正好办bachelor party回来聊了一周。说到他们去的每一个酒吧都在放gaygay的歌,然而他们发现这些歌就是他们平时在休息室里放的,在那个时刻他们终于意识到他们放的歌有多gay2333
今天和一个美国小姐姐又聊到这个,小姐姐继续和我吐槽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过来,看到有一群人在休息室里听着这些歌然后身体微微晃动特别自在的时候,super wired!我脑补了一下笑到肚子疼。
小姐姐继续告诉我这个歌单很多年都是由星星眼小哥负责的(此处有口号:星星眼小哥最帅!),所以她一直以为小哥打心眼里喜欢听这类歌。然后当有一天他们出去玩小哥拿出自己手机放歌当背景音的时候她发现小哥居然有着特别好的听歌品味,和休息室里放的歌单完全不是一类23333感受到了小姐姐的嫌弃以及星星眼小哥的人格分裂(咦?)

附上super gay的歌单选集主页哈哈哈哈哈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Lca9H-RsDpYlQEQkfCRyyA

写完上面这段突然发现来了快一年没有像以前那样记录实验室的日常了,其实开心或奇葩的精彩事情还是挺多的,尤其是前阶段的戏精杀青兼回忆...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machlie(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32934957/

上周末阿姆gay pride某荷兰师兄正好办bachelor party回来聊了一周。说到他们去的每一个酒吧都在放gaygay的歌,然而他们发现这些歌就是他们平时在休息室里放的,在那个时刻他们终于意识到他们放的歌有多gay2333
今天和一个美国小姐姐又聊到这个,小姐姐继续和我吐槽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过来,看到有一群人在休息室里听着这些歌然后身体微微晃动特别自在的时候,super wired!我脑补了一下笑到肚子疼。
小姐姐继续告诉我这个歌单很多年都是由星星眼小哥负责的(此处有口号:星星眼小哥最帅!),所以她一直以为小哥打心眼里喜欢听这类歌。然后当有一天他们出去玩小哥拿出自己手机放歌当背景音的时候她发现小哥居然有着特别好的听歌品味,和休息室里放的歌单完全不是一类23333感受到了小姐姐的嫌弃以及星星眼小哥的人格分裂(咦?)

附上super gay的歌单选集主页哈哈哈哈哈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Lca9H-RsDpYlQEQkfCRyyA

写完上面这段突然发现来了快一年没有像以前那样记录实验室的日常了,其实开心或奇葩的精彩事情还是挺多的,尤其是前阶段的戏精杀青兼回忆杀事件,这个暂时按下不表,先让我回忆下别的。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如果你碰上一个外国人,然后他突然和你说中文,其实你的脑子一下子是转不过来的。之前去别的楼办事,然后顺理成章的迷路中……(咦?)碰上了一个热心的小哥哥,开口就是挺标准的中文:请问你要去哪里?我直接愣住,反应了两秒用英文回答:哦我要去XX。小哥丝毫不受我的影响,继续用中文回答:你先往左拐,然后右拐巴拉巴拉,我还是当机中继续用英文回复:谢谢。小哥微笑继续中文:不客气,再见。然后我终于重启成功了,也用中文和他说再见!
这也就算了,后面我去那幢楼办事大概有80%的概率都能遇上他!然后每次就是他继续笑眯眯地看我迷路(我真不是故意的小哥常驻办公室那段特别拐)然后继续用中文给我指路,但是后面终于!经过时间的锤炼!我可以用洋式中文!和他交流了!

我们组里的荷兰师兄们也都特别热衷于学中文,当然是出于觉得好玩还是啥别的目的不重要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的学习能力也太强了,在我来之前他们已经会说除了基本打招呼以外还有我爱啤酒之类的简单词组。可怕的是,当他们学会了一个新的词后,就会尝试自己造句!根本拦不住。我们组里中国人也多,他们看见中国人就想和你说中文。
有天星星眼小哥吃着鸡肉片夹面包问我鸡怎么说,我教完他就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的重复说了两遍。我摇头赶紧说别,这个词不能连着说两遍。告诉他为啥以后就完蛋了,那天每个进休息室的荷兰人都学会了我爱XX以及XX聚会这些句子……(大概是super gay歌单的来源?(。
然后周五看他们玩荷兰语版的你画我猜。荷兰师兄按例调侃我:啊听说你的荷兰语真好,我按照老规矩回答呃没有你的中文好(后面果然被打脸)。然后他给自己取昵称fangpi,问我到底是fart还是piss off。我想也没想就说fart。然后!给自己取昵称chichi的星星眼小哥补充到:不止吧,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对方很生气然后会说fangpi,piss off的意思嘛。我……当时震惊了,小哥你中文真好,心悦诚服地。

荷兰师兄说他来自一个小地方基本上大家都互相认识,然后那些爸爸们就会有一个key club,基本上每个月一次爸爸们聚在一起,把大家的房门钥匙放在一起,选一个人拿钥匙,拿到哪家钥匙就去和那家的老婆度周末,大家都不希望拿到自家老婆或者长的不太好看老婆家的钥匙。当时听完整个休息室都安静了……

一直觉得星星眼小哥的眼睛好看,蓝蓝的闪闪的。然后有天在休息室没人的时候想着调戏他下,就夸他眼睛了,小哥害羞地笑了然后用中文和我说谢谢。他说他弟弟是一个蓝眼睛一个绿眼睛(真想看看啊)。结果中午刚调戏完,下午和小哥还有有的没的一堆老板一起开小组会的时候就尴尬了。以前开会无聊我走神的时候都喜欢盯着小哥眼睛看,好看嘛!我都挑他对面的位置坐。其实如果你不告诉别人你在看他眼睛别人一般也不知道你的视线焦点是啥所以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但是!后面那天下午小哥先是坐到了我旁边,然后每次我想转身就抬头也看着我,搞得我后面超级尴尬,只好盯着他的下半身看(咦?)两个半小时的会开完,恩肚子没毛……(咦??)然后因为星星眼小哥人高手掌也很大有点肉肉的,开会轮到他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盯着他的手我就脑海里一直在循环那个冷笑话:为什么哆啦a梦乐于助人,因为他会伸出圆手啊!伸出圆手!伸出圆手!伸出圆手!伸出圆手!(循环ing)

有个硕士生说他爸爸之前想用tinder交友,连着几个月都没有走运,最近终于好像放弃了的样子转战pokemon go。荷兰师兄犀利地吐槽:其实你爸是在用pokemon go在打掩护吧,说着我要出去抓小精灵啦,其实是去约会了。我也想吐槽:你看到你爸爸用tinder还是好的,要是他用grindr你就该担心你要有第二个爸爸了(。

对荷兰人擅长使用刀叉的深刻体会:上回让我爸妈寄了一波零食,分了一部分给当时带实验的硕士生,第二天他和我报告说:昨天我尝试吃了那个果子(他用手比划大小我知道了是青梅),我和家里人分着吃的,我们切成了五份,真好吃啊,我一个人吃了两份。我的脑子在听到那么小的青梅(而且带核)被切成五份以后就已经当机了……

同样是这个硕士小哥,走的时候留了一个装数据的U盘给我小老板,还带密码,我问小老板要拷数据的时候小老板完全忘了这回事就又写邮件去问。结果小哥回信到:Het watchwoord is als het goed is: xxx123! 老板转给我补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密码的一部分。不知道为啥觉得这个好好笑。大概因为脑补了小哥的开心脸和老板的无奈脸吧哈哈哈。

最后的最后,我终于吃过蘑菇了!好吃好玩!但是没吃够量因为和朋友分着吃了一份(穷),不尽兴,也发现了我的耐受度比我朋友们好多了。但是确实是一次特别的体验,如果比喻的话就是一次清醒的醉酒体验,并且没有后遗症,语言太苍白了,根本形容不了这种奇幻感觉,就算之前看了体验贴也是,下次想换个别的款吃。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machlie
作者machlie
33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machlie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