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不只能回味

朋友圈 2017-08-13

小黑今天发了一条状态,大概是说新同学很优秀,她很焦躁。我扫了一眼,断定是心态的问题, 但当时手头有别的东西在忙,就随便敷衍了一下,以示慰问。后来边忙边对此事牵肠挂肚,最后不堪其烦,决定索性认真地回应一下。 之所以被这个小事儿 搞得心神不宁 是因为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有点共鸣。 但是心路历程却不太一样。刚上高中的时候,班里都是很优秀的同学,宿舍也是 (学校只有一部分孩子住校,所以宿舍都是年级混住的)。但我并没有很焦虑,主要是因为 自己不算敏感,甚至有点迟钝。 好了,如果话题是 “如何不因为别人的成功而焦虑”, 那我不焦虑的另一个原因 就是我当时并不觉得上个重点高中算什么成功的事。 这话在那些削尖脑袋 踮着脚尖 伸长脖子 使劲儿想往里钻的考生听来,可能着实有点无耻和恶心,但我当时真不觉得,就像我的免责申明一样——我是个迟钝的人(至少曾经是),所以不能体会别人的疾苦。那些给小黑压力的新同学,很有可能从某种程度上讲 是 和我一样迟钝的。 但我想写的不是这个话题。我想写的是_________(待定,最好能找个话题,好显得我没 又写跑题)。 再迟钝,我也知道重点高中是好的呀。但是去那里的初心却不是为了炫耀上了一个好高中。我初中上的是一个不大好的私立,总的来说就是升学率个位数的那种,班里一天两次群架都是正常的,老师通常见到打群架也会绕道走。当然老师还是会悄悄地告诉班里稍微好一点的同学, 不要与差生为伍,考个好高中,上个好大学才是正经事。不要说老师们道貌岸然,毕竟都是为了养家糊口。我的班主任其实曾经是个国企的工程师,但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班里一共30个人左右,只有三四个上了高中的,其中还有靠特长的。当年真的是非常想要摆脱那个环境。 一上高中,到了一个新天地,都觉得自己脱胎换骨了。可是骨子里我还是明白 自己和周围的同学有点不一样的。他们是那种积极的,从小就被调教的很好的乖孩子,起码我眼所见是这样的。我喜欢这样的人,也愿意被他们的气息感染。十多年前 QQ刚刚开始流行,没什么人上网,可是我们班里就有用html的同学;印象中当时没有百度,一个同学教会了我用yahoo搜索;然后还有热情的同学在网易建了班级邮箱。听着他们说各种我不知道 没听过的东西,让人欢欣鼓舞。我们宿舍有个姑娘——她应该是以他们地级市第一名的成绩入校的(没进重点班,她也很绝望)——每天都在读我这辈子都不愿意读的东西:印象中有《时间简史》,《万物简史》各种。 可就是浸淫在这样的环境中,外人看来都是一天被虐几百遍,应该会不安 会焦虑,我却因为找到了人生的兴趣而自得其乐。长期以来 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平凡人,然后也觉得这辈子想要被历史记住 一定是因为和什么伟大的人 沾过亲 带过故,而这个伟大的人很有可能就来自我的高中同学。于是我开始认真地写日记,各种点名道姓的流水账,一边虔诚地写,一边狡猾地盘算着有朝一日 鸡犬升天。当然到现在我亲爱的同学和朋友也还只是社会机器上 勤勤恳恳的螺丝钉,没有一个有要得道的迹象,但我也很欣慰和他们一起的时光,因为雁过留声,要不是他们,我不会想要写日记;虽然 文体从没突破过流水账的境界,而且文笔直到高考还是很堪忧的状态,议论文跑题更是不在话下, 但是在潜移默化中 我竟然变得敏感了,或者说可以能够从一花一叶中体察生活的美好了。 当然还有诸多其他影响,比如还是会翘课,可是翘课以后会鬼使神差地去图书馆。因为被优秀的人围着,始终会有点不安和惭愧,读一读书,积累一点谈资 总是好的。后来才发现,其实在那个青涩的年纪,惭愧这件事上,大家都是势均力敌的。高中的一个暑假,有一个偷偷跑去学吉他的同学被撞见,他非常不好意思——在那个假期前的学期,时常有同学在班里把玩吉他。 除去青涩,带着我们向前的还有些许的倔强和很多的不服输。要是 犯罪学里的罗卡定律成立,我想应该也会有被我影响的人,不管我是否优秀。 想起来 茨威格 在 《昨日的世界》有一段类似的描述。 为了写这个回应,还专门又翻了一遍。原文如下: “起初,我们中间只有两三个人发现自己身上有这样一种对艺术、 文学、音乐的兴趣,接着是十几个人,到最后,几乎是全体。 因为在青年人中间热情从来就是一种互相感染的现象。 它在一个班级里就像麻疹或者猩红热一样会从一个人身上传到另一个人 身上。由于那些新参加的人都怀着天真的虚荣心,想尽快地使自己在知识方 面拔尖,所以他们往往是互相促进。 ”(最后这句很想加黑,可是不会,作罢。) 有的人有的事总是润物无声的——想想看,要不是为了安慰小黑,我可能不会想去翻十多年没碰的书,也不会因为在心底问候了好多故人而觉得这个下午阳光和暖。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朋友圈
作者朋友圈
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朋友圈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