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

坂田鸢琪 2017-08-13

久违地梦见了阿旭,梦见他来大理看我,我们去了很多地方游玩。可能因为太过于想念,总会对无法陪在自己身边的他生气,然后暗自神伤。又因为悲观主义,总会反正和他相见的日子永远不会到来。我害怕等待,有讨厌等待,却不得不陷入漫长等待的局面之中。

突然在凌晨四点醒过来,因为腹痛,位置比较诡异,不确定是因为昨天吃的外卖而不舒服还是小腹在隐隐作痛,出了一身虚汗而无法入眠。我对于身体的一点点异样都会担心得不行,尤其在确定病情和所谓医疗事故之后,我已经觉得自己每天都能活着就是值得感激的事情。虽然情况远没有自己所担心的那么糟,却也没有自己所祈祷的那么好,除了积极治疗、保持良好生活习惯、注意饮食和养生、锻炼身体之类的,我也没有更好的应对措施。嗯,保持乐观愉悦的心情也尤为重要,我也想开开心心地度过每一天啊,但是烦心事总那么多,能帮我调整好心态得也只有阿旭了。有时候觉得他一定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小天使,好爱好爱他,有时也会觉得这个傻逼一定是恶魔,很想分分钟弄死他。但无论如何,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存活最大的意义,就是想陪他一直一直走下去,直至白首,直至世界尽头。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坂田鸢琪
作者坂田鸢琪
87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坂田鸢琪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