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廖的故事—1,本来

JINZE 2017-08-13

老廖出了车祸,似乎变了一个人。本来老廖身强体壮,精力旺盛,能够连续15个小时高强度工作,工作结束以后还能参加文艺活动,长达30个小时不睡觉。而车祸后的老廖则虚弱了很多,除了连续昏迷的几天以外,之后也是病殃殃。而领导上本来决定,让本来可以当做两个人用的老廖提前退休,彻底休息去。可是有些坏蛋却出主意让老廖下岗。对于一个五十多岁的工人来说,退休是提前完成了奉献,是荣誉加身。而下岗则是事业和尊严的双重毁灭。 虽然从年轻到现在,厂子的宣传中惯用家庭关系做比喻,老廖却不会天真到以为钢厂是他家,蒋厂长是他爸。蒋厂长心中想要的是进口颜色鲜艳的日本机器。不想要的,是已经掉了漆生了锈的老东西,最好是能用新机器直接熔掉。老廖现在已经无力给蒋厂长下咒,而是加倍担忧起自己的命运。

本来,病床上的老廖听说了这个消息,立刻恢复了精力。不仅可以下床走动,收集传播意见,还上书下岗再就业扶助与安顿委员会委员长蒋厂长,说明工作的意义,自己的贡献。这封信本来颇有说服力的,可是忍不住行文到了结尾,突然情绪激动起来,说了些威胁领导和消极厌世的话。领导感到担心,派出了苗秘书,要求组织慰问仪式,探查民意和老廖的具体情况。

为了验证老廖的精神的状况,慰问团好像是无意间提起了下岗这个话题。10号车间的朱副主任说,我们大家,都要体谅厂子,和国家。然后厂长秘书使了眼色,朱副主任说,当然了,厂子嘛,也是会,要,体谅,职工的。老廖表示这不是谁体谅谁的问题而是谁体谅不了谁的问题一小点钱买断工龄不是帮助职工而是要抛弃职工。他还不顾病痛,鼓起中气,企图增强身体内的音响效果而提高话语的力量。在这个话题里,老廖的固执并没有显示出疯癫的状况,而是头头是道地,条理清晰地痛陈利害。甚至都来得及在言语间撇清了自己,申明这样的立场是为了群众的利益。直到病床上的老廖讲到让功勋卓著的老职工们下岗,比打发掉年轻人更加影响钢厂未来的时候。谨慎的厂长秘书方才做出判断:老廖并没疯。于是他起身,因为他是代表厂长来探望与调查的,大家自然把他的肉身看做是厂长的降身,所以全体起立望着他。秘书同志推好眼镜,理好发鬓,才发话。老廖同志的状况厂子已经知道了。我们一定要研究决定,负责解决这件事情。然后又一次提到带来的慰问品,嘱咐老廖的儿子要好好照顾父亲和好好学习。好好好,就这样,我们走吧,好啦,我们自己走就好,让老廖同志好好休息。身体好怎么都会好的。于是大家逐个和老廖握手,嘴里一律说着好好好。只有老牛笨手笨脚,不下心踢翻了果篮。

老廖的身体本来就是劳动人民的本钱,跟他自己没什么关系。群众如今并不需要老廖,而是需要资金与技术。这是数学,也是哲学。于是老廖躺在床上,并不急着康复身体,而是在脑袋里运作数学与哲学。对于老廖和工厂来说,想要活下去就是哲学,活下去的方法就是数学。既然想活下去,就一定要想出办法。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JINZE
作者JINZE
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JINZE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