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水

劉璇竟 2017-08-13

每晚泡一杯蜂蜜水。温热的开水兑上一勺冠生园蜂蜜,琥珀色的蜂蜜躺在玻璃杯底,像极了融化的琥珀。用勺子搅匀,白水变得乳白,通过厨房的窗户眺望望不到头的各种楼顶,和着夜色一口喝下。举起空杯,敬天地,敬苍生。

一开始喝蜂蜜水的时候,并不喜欢。因为不喜欢吃甜的,自然也不会喜欢喝糖水。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晚一杯蜂蜜水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每天不喝一杯温温热热的蜂蜜水,浑身不舒服。即便现在到了另一个城市,这也是我重要的习惯,不然,连最后一点家的余韵都没有了。自此,也逐渐地喜欢上了蜂蜜水的滋味。甜甜的,但不过分地腻。恰到好处的甜和温水的暖一股脑流进唇齿、喉咙,胃,整个人都舒爽了。

再无聊的日子里,蜂蜜水是我每天的情感寄托之一。每天晚上烧水、兑水、兑蜂蜜,再喝水、洗杯子这一系列过程,是短暂的小忙碌。喝完水总是喜欢举杯遥敬,其实根本没有人陪我一起喝,我面对的也是茫茫夜色和各式黑漆漆的楼顶,厨房的窗户外面,连马路都见不到。我这是在和谁祝酒呢,或是故乡的亲朋,或是未知而挑战的未来,或是天上一轮明月,或是这天下人,又或者,只不过是自己相邀自己,取得一些安慰罢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劉璇竟
作者劉璇竟
1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劉璇竟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