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8.13

陈大床13 2017-08-13
突然发现,8月5号那天,我来北京整整6年了。

一、唐朝乐队

上初中那会儿,姥姥家边上有个网吧。现在大概还记得网吧的边上有个澡堂子,那时候喜欢的姑娘家也在附近,我常常放学后抄近路跑到姑娘家楼下,等着姑娘慢悠悠的走过来,佯装镇定的打个招呼。姑娘家旁边有家生意很火的狗肉馆,总能看见老板拉着极不情愿的大狗走向大树,那棵树每天都会吊死一条狗,所以大概狗们都能感知。

初中的后两年,我几乎没怎么上过课,大部分逃学的时间都耗在了那个网吧。网吧的网管很喜欢用店里的音箱大声的放歌,苏慧伦的《鸭子》、伍佰的《挪威的森林》,或许还有张信哲的《过火》。有些时候,网管的朋友们会来,一堆人凑在吧台的电脑前看演唱会的视频,那个视频的画面我记得很清楚:暗红色的舞台,几个长头发的哥们,拿着吉他晃来晃去,嘴里反复唱的“看到人们展示自己,恶心增强了我的困意,走进角落打开身躯,看看希望是否呼吸”。

网管的朋友们说,太牛逼了。那画面就和小学五年级在同学家第一次看到黄家驹光着膀子唱《喜欢你》的记忆一样深刻。

过了好多年,可能喜欢的姑娘都结婚生孩子了以后,我才猛然反应过来,那几个视频里拿着吉他的长发哥们是唐朝乐队,那首歌是《选择》,那个演唱会是1994年魔岩在红馆的...
突然发现,8月5号那天,我来北京整整6年了。

一、唐朝乐队

上初中那会儿,姥姥家边上有个网吧。现在大概还记得网吧的边上有个澡堂子,那时候喜欢的姑娘家也在附近,我常常放学后抄近路跑到姑娘家楼下,等着姑娘慢悠悠的走过来,佯装镇定的打个招呼。姑娘家旁边有家生意很火的狗肉馆,总能看见老板拉着极不情愿的大狗走向大树,那棵树每天都会吊死一条狗,所以大概狗们都能感知。

初中的后两年,我几乎没怎么上过课,大部分逃学的时间都耗在了那个网吧。网吧的网管很喜欢用店里的音箱大声的放歌,苏慧伦的《鸭子》、伍佰的《挪威的森林》,或许还有张信哲的《过火》。有些时候,网管的朋友们会来,一堆人凑在吧台的电脑前看演唱会的视频,那个视频的画面我记得很清楚:暗红色的舞台,几个长头发的哥们,拿着吉他晃来晃去,嘴里反复唱的“看到人们展示自己,恶心增强了我的困意,走进角落打开身躯,看看希望是否呼吸”。

网管的朋友们说,太牛逼了。那画面就和小学五年级在同学家第一次看到黄家驹光着膀子唱《喜欢你》的记忆一样深刻。

过了好多年,可能喜欢的姑娘都结婚生孩子了以后,我才猛然反应过来,那几个视频里拿着吉他的长发哥们是唐朝乐队,那首歌是《选择》,那个演唱会是1994年魔岩在红馆的演出。


二、流动的盛宴

我想我最喜欢的作家该是海明威了,毕竟读过得书里,他的数量最多。有一阵,闲得无聊,思考读过的最喜欢的书是什么,想来想去大概是《老人与海》,甚至读过4、5个译本。我不是那么积极乐观的人,那本书的动力简单而粗暴。

最近几个月,我总时不时的想起海明威的一段话,那是《流动的盛宴》里的一段:

斯坦因小姐对海明威说:“你们这些在大战中服役过的年轻人,你们是迷惘的一代,你们对什么都不尊重,你们总是喝得酩酊大醉……”海明威随后写道:我记得他们怎样装了一车的伤员从山路下来狠狠的踩住踩车,也记得最后那几辆空车驶过山腰。我想到是谁在说谁是迷惘的一代呢?我走进丁香园咖啡馆,灯光照在内伊元帅的雕像上,他孤零零地站在那,背后没有一个人,滑铁卢一役他打得一败涂地。

海明威说:我想起所有的一代代人都让一些事情给搞得迷惘了,历来如此,今后也将永远如此。

我太喜欢这本书,以至于当年在买了平装本以后,又千辛万苦淘到了印数很少的精装本,那里面有一些巴黎街头的黑白照片。


三、东四的老头

我总是能在东四西大街上看见很多的手工艺者,他们分散在每棵大树的下面,靠着被诅咒的隆福寺。借着附近美术馆的余温,生意看起来还不算冷淡。

要是我没记错,那些人里有两个是画像的,一个看着年轻些,画风泼辣,线条粗狂;另一个是个老头,画的柔和很多,看上去精致许多。大部分人对画画的理解,应该都停留在“像”或“不像”,对于脸部布满粗线条自然不会买账。所以那年轻的几乎没有生意,那老头则是常年兴旺,周围总是聚集一大群人,成为那一条街上的焦点。

上周我总算拿起手机,偷偷的拍了一张,拍了一张那老头在人群中画画的样子。我突然想到,到我老了的时候,能不能也拿着画纸画笔到街上去给别人画画呢,挣点小钱,更主要的是找点喜欢的事做。我这么想不是没有缘由,因为没有画纸画笔,我考不上大学也来不了北京。用画笔考大学实属侥幸,但是确实避免了我日后戴金链子穿貂。


四、卡比利亚之夜

费里尼那本书买了很久了,混乱的日子也过了很久,想想也该继续读下去。

第四篇文章,说的是构思《卡比利亚之夜》的过程,费里尼说他心里一直在想着那样一个妓女的形象,在《白酋长》里甚至安排了一个就叫做“卡比利亚”的妓女角色,后来他在拍摄《骗子》时遇到了一个真实的妓女,那是“卡比利亚”真正的原型,她住在自己破旧的房子里,担心房子被政府拆掉,熟络以后才敢与人聊天。

“她向我描述了一些她的故事,穿插着残忍和丑陋的事实,无足轻重的生命,以及其他一听就知道是她假借看过的电影和漫画捏造的情节。她顽固地坚持把两者混为一谈,是为了能心碎地相信,自己不幸的一生,正如同那个她用无知小女孩天真感性的梦幻所润饰和叙述的人生一样。”

我还记得茱莉艾塔·玛西娜在电影结尾那个微笑,那个微笑让我都舍不得电影结束,她的表演风格像卓别林,特别是每次跳舞的时候,滑稽又让人难过,可那个微笑可以治愈很久。


以上。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陈大床13
作者陈大床13
11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陈大床13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