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

Jim Moriarty 2017-08-13

T被S带着,从底层的小门进入塔内,据S说,这样离她的宿舍更近一些。 T从来没走过这道门,他从来都是和大家一起走塔顶的户外楼梯,虽然他并没有去过S的宿舍,不过从外面走确实要绕很远的路,花费更多时间。 T是为了到S的宿舍确认一件事情的,他需要尽可能快地报告这件事的结果。 现场并没有很多干扰视听的多余痕迹,T一边看一边在心里草拟报告的内容,并在结束调查时几乎完成了报告的全部内容。 “拜托了。” 目前S只能说这么多,T点点头,并没有透露出报告对S有利的任何信息。

T从原路返回,又绕了一圈从户外楼梯朝塔顶走去。 虽然从塔内经过宿舍更近一些,不过为了有更多时间酝酿报告的内容,他还是选择了绕远。 情况很清楚,事件的真凶并不是S,她是被人陷害的,而陷害人的手段又很拙劣,虽然可以瞒过委员会的人,但是无法欺骗T。 当然,在委员会给出第一份报告的时候,T就对对这个结果有过怀疑,所以提出亲自去现场。而结果也证实了T的怀疑是正确的,S是被冤枉的。 至于真正的犯人是谁,那并不是T职权范围之内的事。他要做的只是为S洗清罪名。

T即将到达塔顶,报告已经整理好,只需要在见到指挥官时上交即可。 塔下的火车站传来列车即将进站的提示音,T想到今天是周五,是国内的商人团体每周三次抵达该地的日子。 如果不是为了这些商人,这个基地可能根本就建不起来。 感谢商人赐给我们工作,T虽然觉得自己的行为可笑,但还是在每次列车抵达时在心里默念这句话。 做人嘛,要懂得感恩。 一个人坐在楼梯最顶端,T认出是来基地视察的官员P,看样子应该是喝醉了。 每个来基地的官员都是这样,好像他们来基地不是来工作而是来度假的。 不过的确也是这样。 基地的工作很轻松,自成体系的运作不需要一个外来的官员多加干预,基地指挥官也不会因为有官员来而将自己的工作分配给他们,于是大多数被派到基地的官员都选择了用喝酒来填补这一周几近空闲的时间。 T考虑着是不是应该和P打个招呼,或者他已经醉到认不出自己所以干脆从边上偷溜过去也是没问题的吧。 P的女儿适时出现,带着歉意朝T点了点头,自己毫不费力地架着父亲朝入口走去。 T瞬间感觉轻松了许多,同时也放慢了脚步。

最先发现的是P。 虽然被女儿架着,可是他的眼睛还保持在工作状态。他朝着塔下低声惊呼。 没等T做出对P行为的响应,塔下便传来了枪声。 很多人,穿着睡袍拿着枪的人,正像蝗虫一样由火车站侵入基地,这一切在塔顶看得格外清楚。 在塔外各层作业的人们总是比在其它地方工作的人更容易绝望,随着枪声响起的还有他们的尖叫声,以及他们的肉体直接从塔身掉下摔在塔底的撞击声。 P和他的女儿都吓呆了,T上前一把架起了P,强行将两人带入了塔内。 外面的枪声更加密集了,T知道他的伙伴们正在抵抗,但同时也知道他们并不能抵抗太久。

睡袍武士是伪装成商人混过车站安检的。 本国商人在车没到站时就已经被他们处理掉了,那些睡袍武士们穿着商人的衣服混进基地,随即便换上了他们令人闻风丧胆的标志睡袍,开始了对基地的屠掠。 不过很快城中兵营的特殊部队就会出动,只要坚守到那个时刻,基地里剩余的人就会得救。 T这样想着,将P送回他们自己的房间,并叮嘱还存留一丝理智的P关好门等援兵。 现在这种情况下指挥官应该没时间也不在乎他的报告了,或许自己在被睡袍武士杀死前可以回自己的房间整理一下私人物品。 不过指挥官并不想让他闲着,T被命令进城联络特殊部队。

T坐在车后的货厢里,从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游逛的睡袍武士。 他们已经占领了除塔以外的基地,而T与司机则是在他们封锁塔之前离开的。 原本装着菜的车厢里还残存着菜叶,T抱着空的菜桶尽量避免与车外的睡袍武士对视。 “随便看他们几眼,不然他们会起疑的。” 好心的当地司机提醒T,于是他只能演成随便的样子,看了他们几眼。 果然敌视的感觉减轻了。 睡袍武士们好像完全不在意他们的车开往城里,可能是因为对自己切断通讯线路的行为很自信吧。 过于依赖这种通讯方式,反倒忘了最古老与传统方法。

T很久没有进过城了。 虽然在基地工作的每个人都盼着能进城消耗少得可怜的假期,但T却把假期的每一分钟都留在了基地。 最多是在基地附近散步。 其他人也从不邀请他进城,只是好心地问他有什么东西需要代买,或者替他做一些别的需要进城代办的事,而T也都很自然地接受好意,交由他们代办,用自己的假期来还人情。 结果大家更加热情地想帮忙,搞得T不好意思拒绝,只能每次都假装托他们进城办一些可有可无的事,顺便也减少自己的休假时间。 留在基地的假期其实是很漫长又无聊和难过的。 可是那还是好过进城。

城里的环境和多年前的一样,没什么改进。 虽然有使馆和兵营建在这里,但是他们似乎无意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 其实是当地居民不想改变他们的生活。 司机将T放到城中的路口,祝他一切顺利,同时也不忘提醒他注意安全,之后便迅速离开。 基地已经建成多年,可是当地人对他们的态度仍然不那么友好,这些也是外来者应得的待遇。 T向城边一侧的兵营走去,本来他应该先去城中心的使馆,通知特殊部队,由他们来安排营救和抢回基地的任务。 不过T觉得只要到了兵营,将情况说明,就可以跳过这个步骤,行动效率也会更高。 T加快了脚步,有意不去看路上向自己抛来敌视的原住民。

兵营的指挥官代替T上报了使馆,但同时传来口信让T亲自去特殊部队报到。 T无法拒绝,人手不够,T只能自己行动,继续去城中心。 想逃的总也逃不掉。 T有些沮丧地想立即就走,被指挥官拦住,他给了T一身当地平民的衣服,虽然T的身上也是同样的衣服。 T有些不解,但很快就发现了两套衣服的区别,于是默默地换好,朝城中心赶去。

一路上,T理解了这么做的意图,同时也发现了睡袍武士们自信的原因。 城中的原住民因为服装的不同分成了两派,而其中一派已经成为了睡袍武士的支持者,他们公开地对另一派展示敌意,毫不担心这样做的后果。 应该是没有后果。 只要睡袍武士赶走我们这些外来者,重新占领城市,那么受苦的只能是那些平时对我们友好的人。 包括刚才送T回城的那位司机。 想明白了这一点,T将挡在脸上的面纱又向上紧了紧。

穿过通往使馆办公楼的那条城中小巷时,T已经感到周围气氛的紧张。 敌对派的人数明显增多了。 T装作去临街的办事处,骗过了这些监视者,在经过使馆门口时,迅速闯了进去。 这种行为加上他身上的衣服,令T险些死在守卫使馆的特殊部队成员手中。 T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特殊部队的人。 不过在T摘下面纱后,他们立即将T护送进去。 门外发现被骗的人一哄而上,又被赶走。

T被送进特殊部队指挥官的办公室。 一切如常,并没有变化,和几年前T离开时一样。 人们匆忙走过,这间办公室几乎就是一道走廊,还是无法有独立的隐私空间,特别是现在这种几乎可以说是战时状态下。 这是让T一直觉得不舒服的地方。 指挥官F穿着特殊部队特有的白色制服出现在T面前,T强打精神,平静地将情况报告给了F。 不等T说完,F便制止了他,表示这些情况已经了解,让他来的目的是有关T负责调查的案件。 “你需要跟我们一起行动,上面对S的案件很重视。” F给出了理由,T还想推脱,F上前一步,递上了一套特殊部队的白色制服。 T犹豫一下,接过了制服,F则在自己的白色制服外面套上了一件红色的马甲。 所有特殊部队的成员都要穿上这样的红马甲,T不是他们中的一员,所以只有一套白色制服。 雪一样白。 如果他们受伤,怎么能看得出来呢? 他们不会受伤。 办公室里的人一下子忽然都走光了。 F突然抱住了T,而T在震惊之余,回应了F的拥抱。 “不要死。” “你也是。” “我不会的。” F说完,便自然地松开了T。 T发现有人进来,也自然地后退一步,让F可以直接面对来人。

在特殊部队的协助下,很快就夺回了基地。 但是城市却如毫无悬念地沦陷了。 好在基地扩建的计划及时通过并开始进行,基地可以通过火车站与周边的农田,不再依赖城市自给自足。 T负责的案子是促成这一结果的关键,S的扩建计划没有因为一次恶意栽脏而被迫中止。 虽然特殊部队的营地建在了扩建后的基地边缘,但特殊部队指挥官的办公室却留在了塔内。尽管保留了原来走廊一样便于人员和信息流动的空间,但有一半却是相对封闭的,作为F的宿舍。 唯一的出入口通向隔壁T的宿舍兼办公室。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Jim Moriarty
作者Jim Moriarty
330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Jim Moriarty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