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狗 黑白

拉不毁匀均 2017-08-13

晚上浪完回家路上,照例经过每天必经过的小巷,手上提着一束刚从路上卖花阿姨那里买的带刺月季。为什么要买月季,其实一开始经过一小车花时,眼里闪过一个特别的花,平时市场的没见过有卖的。走过了二十多米,还在盘算着买还是不买,心里仿佛是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怀疑自己是纯正的射手座吗?时不时纠结像天秤座强迫症晚癌似处女座。最后还是买方打败了不买方,果断转身回去买了一大扎,阿姨说是月季还是小玫瑰,姑且叫月季吧!对,重点是狗,接着刚才,继续走,左边照旧趴着一条狗,估摸着是黑白的,没有仔细看,但脑海君早排除了黄色,那就是黑白吧,黑白狗。擦肩而过的是一对母女,小女孩突然换了一边,跑到妈妈的左边去了,脸上是惊慌失措的表情。噢😯,那女孩怕狗,和我一样,心里竟然涌起一股有人和自己在一个阵营的喜悦。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拉不毁匀均
作者拉不毁匀均
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拉不毁匀均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