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One Nigh

安迈兮 2017-08-13

我曾经天真的以为,只要发生关系,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对于女生而言,好像发生关系以后,对那个男人的情愫,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会对他有期待,有幻想,会把未来和他联系在一起。幻想出无数种可能。   和L相识在一个社交平台上,茜茜觉得他是少有的几个可以走近她灵魂的人。L很有文化,喜欢读书,跟他聊天,总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读的懂茜茜的文章,也读的懂茜茜的情绪,更能接住茜茜抛出的梗。隔着冰冷的屏幕,茜茜总能感受到他的温暖。对茜茜而言,他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   无聊了,迷茫了,心情不好了,需要灵感了。茜茜就会找他。   大多的社交软件,太多的人只会聊一次,共同打发过一小会的寂寞时光。然后,就没有联系了。很少有能遇到臭味相投的。   L就是茜茜的那个臭味相投。他总是很积极的回复,点赞,评论。他对茜茜的关心,提点,总是恰到好处。不会频繁的让人压抑,也不会少到让人忘记。这也让茜茜格外珍惜和L的感情。   “叔有婶吗?”   “大爷没大娘”   “你是社区派来查户口的吗?”   “我是社区派来给孤寡老人送温暖的小仙女。”   茜茜一直不确定,那么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一直单身,茜茜一直觉得,他的身份应该是丈夫,爹地,而他的表现,好像只是一个叔叔。茜茜偶尔旁敲侧击的问他,他的回答总是模棱两可。很多时候茜茜笑自己,单身与否,跟自己也没有关系,但心里总有不知名的小情绪在悸动。   “叔要是哪天喜欢我了,一定要追我。”   “这句话不错,可以用在小说里。”   茜茜一直把写随笔当成自己的爱好。L说这是挺好的,可以一直坚持下去。   “叔,我写的东西怎么样啊”   “一般,比百分之九十的人好”   很少有人鼓励过茜茜写文章,或者茜茜也很少把自己写的东西给别人看过。所以L在兮兮心里,总是处于一个很特别的位置。像一种信仰,一种鼓励,一种依赖。   “我要撩汉啊,我要勾搭小帅哥。”   “勾搭小帅哥还逗你叔。”   “我就是看到蜀黍第一眼就觉得会和你有故事。我觉得你会喜欢我”   “你就调戏你叔”   “你很不解风情”   “哈哈,你不缺解风情的,你缺的是叔叔。”   茜茜撩汉的本事,大概是跟那群靠脸和嘴吃饭的小哥哥们相处久了,耳濡目染,无师自通。嗯,炉火纯青,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德行,花痴一般,不能淡定点,处乱不惊,得之淡然,失之泰然”   “不不,花痴才能掩饰失落,微笑才能忘记难过。”   “牙还没长全,还难过”   “叔,你不爱我,我很不开心。”   “爱死你啦!”   “叔喜欢我!”   “你是复读机呀?”   “不!我是再给你洗脑,有一天你会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喜欢我。”   “哈哈,希望你成功”   “叔叔挺好的,仅限于叔叔对大侄女的好,而不是男人对女人的好”   “你是小朋友。”   茜茜觉得这样的相处模式挺好的。偶尔斗斗嘴,撩个汉,丰富一下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的是,那个男人比一般人懂你。   茜茜并不了解他,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工作。但这些都不重要。茜茜喜欢的,是和他聊天的感觉。   也许是寂寞了。有段时间,茜茜总是有去见L的冲动,茜茜也幻想过无数种可能,最后还是放弃了。保持神秘感挺好的,随缘吧。   茜茜写了一篇文章给L看,L说是包养,床戏要细腻。茜茜觉得不是包养,是爱情。L说,开始是包养,结束还是包养,这是情色文,床戏不够细腻。   茜茜觉得自己写的挺好的,她想表达的,是少女在不成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下,面对生活压力所做的选择,以及经历的那段时光。   床戏,茜茜并不擅长。绞尽脑汁一下午,编出来两千字,忘记保存了,然后断电了。   “叔,我不擅长这个,太费脑子了”   “源于生活,你都没有***的吗?那三年,活塞运动?”   “也不是,就是写不出来”   “妹,你真棒。嗯,爸也这么说。这是我看过最短的情色小说,至今记忆犹新。你要写成这样。给你四个字描写,让我看了欲望”   “额,大不大,爽不爽,叫爸爸?”   “你太菜了”   “在网上看到的。这个我真不行。”   茜茜一直不懂,为什么所有的小说都要有性,有就有嘛,为什么要刻画的那么细腻,无论哪种类型的小说,床戏总是必不可少的。   茜茜放弃了。干嘛非要写自己不擅长的。还是写自己喜欢的吧。   “叔要去上海出差,来看看你啊。”   “好呀,求之不得。”   “可晚上要应酬,大概要晚点才能到。”   “嗯,没事,我睡了两天啦,特别有精神。”   “叔睡你家啊?”   “不不不,你只能睡宾馆,我家附近好几个呢。”   他到的时候,已经凌晨1点。茜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冲动,就答应了他。也没有想,他是不是坏人,他会不会对自己有图谋。也许,在茜茜心里,觉得他是好人。内心是激动的,雀跃的,紧张的。她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怎样的,也不知道那个人会怎样看她。   高瘦,斯文。这是茜茜对他的第一印象。进了酒店房间,L就去洗澡,也没有过多关注茜茜。   “去酒店你陪睡嘛?”   “上床嘛?”   “不。”   “好。”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段微信。其实茜茜也想过,如果睡了会怎样,但内心还是对他有不一样的期待。   上床,各躺一边,相安无事。两人聊着有的没的的话题。L说,喝醉了,头疼,要睡觉。茜茜说,睡吧。   “过来,来我怀里。”   “干嘛,我不要。”   瞬间,L趴在茜茜身上,对视,两人不到5公分的距离,茜茜裹紧被子,警惕的看着他,你干嘛,L戏谑的大笑。   “我又不碰你,哈哈。”   L钻进茜茜的被子里,从背后抱着她,轻轻摸着她的小腹,肚脐,捏着她的胸部,茜茜惊呼。   “我不要,你干嘛,我不要。”   与此同时,L离开了茜茜的被子,又是一阵大笑,“你真好玩,不禁逗啊。”   反复几次,茜茜便放纵了他的毛毛手。他从她的耳朵,吻到脖颈,一路向下,火热,强烈,不可抗拒,他吻到下面的时候,茜茜全身是僵硬的,他做了什么,他做了什么。密密麻麻的吻,手指不断的抽插,细碎的呻吟,茜茜想,是喜欢他的吧,至少身体是喜欢的。   “叔,轻点,我疼。”   “乖,从后面进,屁股抬起来。”   “叔,嗯,你,啊,你喜欢我吗?”迷离中,茜茜问到。   “不喜欢。”L回答到。   “记住这种感觉,这叫做爱。嗯?叔叔举不举?举不举?”他边说,边惩罚似得用力深入,茜茜痛并快乐着,“嗯,叔叔举,啊,叔叔举。”   肉体的碰撞,抽插的水声,男女的呻吟,一夜春光,一室旖旎。早上醒来,茜茜是懵的,她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对待这件事。是潇洒的穿衣服走人,表现出是老娘睡了你,你才是傻叉的样子。还是哭哭啼啼,一副被强的样子装柔弱装可怜。   思考了很久,自然的起床,穿衣服,走人。内心是失落的。也嘲笑自己是个傻叉。   “叔,我走了,你要给我一个拥抱嘛?”   “嗯,再见。”   “叔,我们还会再见嘛?”   “不知道,或许吧。”   “再见。”   “再见。”   其实踏进房间的那一刻,很多东西都改变了,而且无法回头。如果,没有发生关系,或许还是朋友,还可以天南海北,肆无忌惮的谈天说地。   离开之后,猝不及防的大雨把茜茜淋成狗。她走在雨里,想着自己做的蠢事。嗯,是该淋个雨,清醒一下。   然后,茜茜感冒了。浑浑噩噩的睡了两天。手机再也没有那个人的消息,好多次,茜茜把输好的文字,又默默的删掉。看着那段熟悉发呆,最终还是没有按下拨号键。算了,不属于我的,终究强求不来。茜茜删掉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就荒唐这一次吧,以后,好好生活。   ***,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热情来的快,去的也快。玩不起,就不要碰。   原来,性和爱是可以分开的。这还真是一个上了床都没有结果的年代呢,茜茜想。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安迈兮
作者安迈兮
1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安迈兮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