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雷力放出的感想集与拾遗

le bien 2017-08-13

聊天好开心啊~

就这样写一下,这样聊天实在是很快乐的事。虽然命定会被任何的时代和人群都埋没了,但快乐是确实有着的心情。百年三万六千日,我就在这里书写着现在与目力所及的未来都只有我自己看的,献给尚还被雪藏的青金石的文字。雷姐姐再不出来我就要对着一切的深蓝色把持不住了,真的,这样真是不行啊……

我是不是不想见到别人呢,因为任何残酷的念头对我来说都是“只要没有活体出现”就全然无事情的。所以面对这个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令人坐而悲叹、不会有回光之日的世界,要保持着不至于这个擅于受到影响的自己彻底绝望而无憾而终,我选择了闭上眼睛。他们都是萝卜。

你还渴求着什么呢?虽然被批评、嘲讽过“只看去世已经二十五年以上的人的作品”,可是那些难道不够了吗?我可以活在那个世界里,若我没遇见レオクラ。至少在他们的世界里,在那个世界没有人来让我知道他如何看待レオクラ。——是的,只是レオクラ而已,就算爱国少女也无所谓。所以尤其是年轻女孩子这个群体真是我宁可错过三千也不想有任何让自己暴怒的风险。

枫叶青,关塞黑,妾梦越风波・没有雷姐姐还看个甚猎人

雷姐姐怎么还不来~

雷姐姐怎么还不来~

雷姐姐怎么还不来~

日子久了渐渐也就看淡了,心态并不再容易崩掉,而是转为自嘲。不愧是雷姐姐,粉丝想为你写维基,成果都极为大粉若黑。小马化的四马合影必须让你在最后,因为实在不知道你的可爱标记是什么。我觉得,可能是酷拉(=圣骑士太太)吧,爱妻如己的男人。为什么这时会特别想要和别人一起唧唧喳喳多喜欢你呢,为什么会。

要说的其实挺少的,gi篇我不敢看第二次(看到酷拉,心就已经碎了),蚂蚁篇我能说的很少,或者说富坚已经表现得很完全了。接下来还能说的大概就已经迈入同人品评或是培育レオクラちゃん(=祭物)的心得笔记而已。

稍微想起雷酷吧看到的一些说法(——因为太痛苦所以已经开始潜意识封印一些记忆了)。所谓的酷拉和阿尔托莉雅的相似,大概是:

年代早;

比起漫画和游戏的范式,更接近传统戏剧中引发矛盾的悲剧美的人物的设置(——待查:阿尔托莉雅在那个年代属于令人眼前一亮的gal女主?);

共同偏于中性的外表。

除此以外我就有些不想谈这种话题了。

稍微一说最近特别在意的是幼雷和幼酷。幼酷来找他要找的医生(=自己的命运之人),酷拉来拉他的老公,中间的雷姐姐自然完全不清楚状况;雷酷广播外的世界线里酷拉也见到了幼雷(声音肯定不是乡田先生那种配法),然后被雷姐姐飞速捂住眼睛“不要看啊!不要看啊喂!我从小就是只想要钱的不良啊!”这个感觉吧。你们真是天使啊,我永远也不会厌的。

至于奇杰,实在很难考虑他们的故事除了变着舞台让奇犽的小杰病发作得更厉害外还有什么创作的空间,还有我怎么都只能想成杰奇,虽然小杰本身是毫无用意只有“我想和这个男孩子做最最要好的朋友”……奇杰的悲剧感竟然来自“难道我只能和你做朋友”,真是腐男。我对这种感情是敬而远之,所以我一直没法编排出多么活灵活现的奇杰,好遗憾啊。

奇杰雷酷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之一。

追星星的安灼拉・抓星abc

一个标题里能一把就捏到三~四个梗也是寂寞穷酸文人的陋习,尤其是仔细一想发现捏偏了,是数星星不是追逐也非在抓,却还留着写下来用。至于抓心 curar 这种……雷姐姐真的只能变身 cure kurapika 了吧再这样下来!

格朗安灼未免太棒了,虽然看到安灼拉那么幸福地听着 counting stars 还是有些……嘴角抽搐?

虽然坐在这里看安灼拉被格朗泰公主抱的我从一开始就不该觉得哪里奇怪了。已经放弃了颜面了,在祈祷对他们来说的幸福。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的安灼拉,无论街垒伤亡与否都注定不会接受冉阿让的撤离;那么对他来说的、我们可以提供给他的幸福就是让他和喜欢的人共同度过自己的日子。在 abc 中他有一对翅膀,一只是友情的翅膀,一只是爱情的翅膀。

格朗泰是比雷酷更明显的、被设计出来与安灼拉照镜子的角色,类似“肌肉向头脑屈服了”这样的对比,且不说写明的“我不寻求思想,我只是相信你”,两人携手赴死更是如此。虽然要那么想的话,金发碧眼的瑜瑾之男去做类似 stk 的举动,就怎么想怎么眼熟。所以要说公白飞是安灼拉的好闺蜜,而格朗泰能给他的是心灵上的慰藉与近乎于爱所能给予的满足,这样是没问题的,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对女人和恋爱都没有兴趣的安灼拉,他虽然爱着的只有祖国,但作为安灼拉这个人的他自己的心却可以放在格朗泰那里,然后无限近乎于相爱。

这样,你就可以幸福了,我们的公民安灼拉。

虽然您的这篇文的结尾让我耳边直接响起的是……比名冢太太那首还……僕らは今のなかで……花京院以后又一个被强制染上百合动画的颜色的群体呢……星尘斗士中的 printemps 当然是花波布!

玛塔哈莉的甜酒

我先是古欢者,才是登月者。但在月球的环境下,与其说那些是英灵伟人,更像大哥哥大姐姐,所以那些本不出现于对真人身上的同情便溢发了。

我给玛塔小姐姐和莫扎特都点了结晶,感到了幸福。圣杯也会给玛塔的吧,也会给安徒生的吧,因为我已经如此寂寞,对那些寂寞终老的人——哪怕在这里的只是幻影……“我知道那个 garry 是幻影,但还是跟他走了。”——我想让他们至少不要再这么寂寞,至少我不允许因为我没有做能做到的事而让他们寂寞了。

也打算添置鲶鱼——真是的,说好的以后只一心一意水人的谜之蓝了吗——的玛塔姐姐的甜酒这款墨水。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预感到并不都是令人开心的,但总之前进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le bien
作者le bien
11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le bien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