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餐

K 2017-08-13
1.
荡麦的公路被熄灭延长
风经过汽车后备箱
人们在木楼里行歌坐月
机器伴随着机器的光
我花了很长时间分辨出痛苦不同于汽油
它可以沉入河流底部
但我希望痛苦能够挥发
花香无法加重花香潜入水底
记忆却覆盖记忆飘在身体表面
人类代替人类掌管家园
地狱颠覆地狱成为天堂

2.
今天的太阳像瘫痪的卡车
沉重的运走整个下午
白醋 春梦 野柚子
把回忆塞进手掌的血管里
手电的光透过掌背
仿佛看见跌入云端的海豚

3.
忍耐,被困花心和尚的胸口
执着盘腿的上方
投下蜿蜒数千公里的眩晕感
焦虑,女人的胡须长满山坡
蜡染鲜花,捂住流水的微笑
声音当作圈养的白兔关进竹笼
痛苦,举着鲜艳的误会赶赴行程
同路人畏惧毒蛇摆动的尾巴
冷血的体温将它融化

虚脱,水井与月光的交欢
又是孤独的败军撤退水蒸气
野外的时钟修炼成了摆渡人
混乱,观看结果的树子和夏夜
降落了许多故事无法挑选
深色的梦飞过或者没来
死亡,黑暗犹如掉落的速度
阅读周围斑斓的石头
娴熟的盛满毒酒
消失,凭着比鸟儿更轻巧的骨骼
追赶一条痉挛的公路

4.
四面八方的旋转
照着一朵纸风车
折叠空间
壁虎跌进梦里
传来潮汐失灵的混音
醒来之前就清醒了
省略穿衣幅度和行走的喘息
肺腑感染氢气
升起,...
1.
荡麦的公路被熄灭延长
风经过汽车后备箱
人们在木楼里行歌坐月
机器伴随着机器的光
我花了很长时间分辨出痛苦不同于汽油
它可以沉入河流底部
但我希望痛苦能够挥发
花香无法加重花香潜入水底
记忆却覆盖记忆飘在身体表面
人类代替人类掌管家园
地狱颠覆地狱成为天堂

2.
今天的太阳像瘫痪的卡车
沉重的运走整个下午
白醋 春梦 野柚子
把回忆塞进手掌的血管里
手电的光透过掌背
仿佛看见跌入云端的海豚

3.
忍耐,被困花心和尚的胸口
执着盘腿的上方
投下蜿蜒数千公里的眩晕感
焦虑,女人的胡须长满山坡
蜡染鲜花,捂住流水的微笑
声音当作圈养的白兔关进竹笼
痛苦,举着鲜艳的误会赶赴行程
同路人畏惧毒蛇摆动的尾巴
冷血的体温将它融化

虚脱,水井与月光的交欢
又是孤独的败军撤退水蒸气
野外的时钟修炼成了摆渡人
混乱,观看结果的树子和夏夜
降落了许多故事无法挑选
深色的梦飞过或者没来
死亡,黑暗犹如掉落的速度
阅读周围斑斓的石头
娴熟的盛满毒酒
消失,凭着比鸟儿更轻巧的骨骼
追赶一条痉挛的公路

4.
四面八方的旋转
照着一朵纸风车
折叠空间
壁虎跌进梦里
传来潮汐失灵的混音
醒来之前就清醒了
省略穿衣幅度和行走的喘息
肺腑感染氢气
升起,一艘引诱灵魂的飞艇
愿望,痴迷,贪恋,童真
捕获失眠的渔夫
收割爱的农民
锯碎希望的木工
上膛仇恨的猎人

5.
我所了解的孤独
是一只黑白孔雀
我所了解的悲伤
被鲨鱼带上了岸
戴一戴纸船叠的帽子
戴上你贵重的宝石
梦里的大象很轻
过去的日子很沉

6.
铁锈的花
开往狂吠的狗的喉咙
包裹阴沉的频率
撞击我心底秘密的城门

7.
许多夜晚重叠
悄然形成黑暗
玫瑰吸收光芒
大地按捺清香
为了寻找你
我搬进鸟的眼睛
经常盯着路过的风

8.
所有的转折隐藏在密集的鸟群中
天空与海洋都无法察觉
怀着美梦却可以看见
搜索颠倒的一瞬间
所有的怀念隐藏在相似的日子里
心里的蜘蛛模仿人类张灯结彩
携带乐器的游民也无法传达
这对望的方式接近古人 接近星空

9.
小酒馆的打烊时间
还不够将失眠托付给野猫
不够八九四和两个老女人轮班

她告诉我冬天是秋天的孩子
被春天拐卖给夏天
她断定我是画家
参观我的视网膜

黑暗是巢穴隐藏的胃
八九四吞过许多蝙蝠

10.
没有了音乐就退化耳朵
没有了戒律就灭掉烛火
像回到误解照相术的年代
你摄取我的灵魂
没有了剃刀就封锁语言
没有了心脏却活了九年

11.
生活在平静的河水里
就像农夫安心醉于回家的马路
吊在树上的鞋是路人的捉弄
白天放生哀鸣的动物
夜晚将星空收入囊中
温顺的心脏经常被琐事击中

有时生活在草业里
听见魂魄之间的对话
巧妙的避开人们敞开的胸怀
如同站在汽车门口
看它四个轮子匀和的转动

生活在远远的山上
和相处的几户人家修建鱼塘
将回光转移到梦境里的酒杯
随着蝴蝶的频率起飞

生活在天上的一次停顿
世界依靠衰老维持平凡
目睹了一切的律动
经历了游荡的人群
我走在其中,以沉重的呼吸配合步调

12.
所有的房间关灯以后
行人扶着心走夜路

我要是很晚回来
就会喝很多酒水
增加一些热量
从恒温走向冰天雪地
看冷冷的汽车一路颠簸

我要是很晚回来
就会喝很多酒水
增加很多重量
踩碎影子,让夜晚变旧

如果很晚回来
门的暗号会被打乱
动物不再叫唤
梯子不再升空
管道逆流、电路瘫痪
灰尘下落越来越缓慢

13.
去年十二月底
你仗着月亮来贵阳
像失眠的梅花鹿
我拆掉窗台、不种梅花

现在城市失重、暗处起风
我搭了不眠的帐篷
向花盆里种下卫星
开心另一处的天气预报
找到废旧的地方就晒晒梅花

时间要是装满酒
没有夜车能赶上
只能换乘花架上的白葡萄
去酿

14.
风扇吹低告别的密度
就像吹凉一杯水
命里缺的水,海洋的洋

电器保修一年就坏了
冷水要和热水汇合
在失败的人生里,散步

口袋慢慢被衰落的树叶填满
一只手烤着微弱的恒星
空出一只手将迷雾挥散

15.
夏天的人夜晚进食
夏天的马回忆飞行

但有一个人
在马背上忍了三个月

最遗憾的地心引力
最遗憾的蜂蜜是水银

16.

是山的影子

懒得进化
夏天
人的酶很固执
灵魂的酶像荷花

17.
冬天是十一月、十二月
一月、二月、三曰、四月
当我的光曝在你身上
重逢就是一间暗室

18.
我有一个胆小的朋友
总爱抬头望天
好像眼睛会飞一样

后来他去混社会了
给我展览胸口的老鹰
好像纹身会飞一样

过了几年
我已经忘记他是我的朋友
有一次家里晚餐吃鱼
电视放着凯里的新闻

五个青少年
剪刀,石头,布
有次序的轮奸了一个女孩子

他们戴着黑头罩
铐着双手走过镜头
有个人像在拍电影

他衬衣前几枚扣子没系
胸口露出一只长大了的
老鹰的头
好像真的会飞一样

19.
命运布光的手
为我支起了二十四架风车
源源不断的自然

宇宙来自于平衡
附近的星球来自于回声
沼泽来自于地面的失眠
褶皱来自于海
冰来自于酒

通往岁月楼层的应急灯
通往我写诗的石缝

一定有人离开了会回来
腾空的竹篮装满爱
一定有某种破碎像泥土
某个谷底像手一样摊开

20.
背着手
在亚热带的酒馆
门前吹风

晚了就坐下
看柔和的闪电

背着城市
亚热带季风的河岸
淹没还不醉的桥

不醉的建筑
用静默解酒

明天,阴
摄氏三至十二度
修雨刷片,带伞

在戒酒的意识里
徒然下车
走路到天晴

照旧打开
身体的衣柜
水分子穿越纤维

21.
有一天
我去听你唱过的歌

再看看天空
云就把下雨的时间提前

22.
我晓得片刻之冬更寒冷
充满了氟利昂的胃

我晓得你想关上失落的冰箱
关上潮湿的电灯,避一避
月份和天数、人造雨

劣质环绕声,暂停
一去不回的直升机,返航

来我的阳台,没有墙和瓷砖
我抽烟时阳台是木质的
渡片刻苦厄的船

23.
外套随电梯上了九楼
租客和木凳上的狮子聊天

身心将在山间迷路
穿着旧衬衣回家
喂养的衣服认识缝纫机

九月是一个回旋音标
侧耳听风向,低头看落叶
不坐地铁也能离开五环
不识乐谱也能越过北京

心猿意马、易拉罐、万花筒
只要闻到凯里发香的方言
拿回输在扑克里的钱

或者睡半个钟头午觉
超时的惩罚就是归来
守时的奖励也是归来
有呼声是归来
一动不动是归来

24.
彗星打来的电话
听着像蓝调
它醉醺醺的说

现在
你的外婆
比你更了解宇宙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K
作者K
35日记 3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K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