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事后,我最怕的是过年

节奏的信徒 2017-08-13
在我们农村,像这种一直生儿子而生不出闺女的人家,采取的迷信办法有两种,一种是把儿子送一个给别人,一种是收养一个闺女做引窝蛋,送子娘娘就会给你送一个闺女来。

他们这两种办法都用上了,送走了我,等了两年还是没有生出闺女,就收养了一个,结果次年我那亲小妹就到来了。

懂事后,我最怕的是过年。因为平时走路我总是躲着他们,而过年时,年初一养父养母会逼着我去给他们拜年,单单拿着糖果瓜子送过去也罢,他们还要逼着我喊爹喊妈。

我是死活也不愿意喊的。

我记得就为拜年,养母曾经跪在我的面前哭着求我,养母说,你不去,他们会怎么说,别人会怎么想,肯定说是我们在背后教唆的啊!

为了养父养母不背负骂名,一年上刀山下火海般的一次,我鼓起勇气,噔噔噔拎着糖果瓜子一路小跑过去,然后憋足劲儿喊到“爹、妈,我给你们拜年了。”

再然后放下东西噔噔噔一路小跑回家。

我还记得,他曾经在没有人的时候,把我堵在半路里逼我喊爹,我不喊,他就脱了鞋子追着要打我。

我还记得,她曾经在没有人的时候,悄悄问我,长大了养活谁,养不养活她,我不肯说,她就告诉我是她生的,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娃娃,是她十月怀胎生了我。

那时候我觉得好生奇怪,心想,你们生我咋又不要我,你...
在我们农村,像这种一直生儿子而生不出闺女的人家,采取的迷信办法有两种,一种是把儿子送一个给别人,一种是收养一个闺女做引窝蛋,送子娘娘就会给你送一个闺女来。

他们这两种办法都用上了,送走了我,等了两年还是没有生出闺女,就收养了一个,结果次年我那亲小妹就到来了。

懂事后,我最怕的是过年。因为平时走路我总是躲着他们,而过年时,年初一养父养母会逼着我去给他们拜年,单单拿着糖果瓜子送过去也罢,他们还要逼着我喊爹喊妈。

我是死活也不愿意喊的。

我记得就为拜年,养母曾经跪在我的面前哭着求我,养母说,你不去,他们会怎么说,别人会怎么想,肯定说是我们在背后教唆的啊!

为了养父养母不背负骂名,一年上刀山下火海般的一次,我鼓起勇气,噔噔噔拎着糖果瓜子一路小跑过去,然后憋足劲儿喊到“爹、妈,我给你们拜年了。”

再然后放下东西噔噔噔一路小跑回家。

我还记得,他曾经在没有人的时候,把我堵在半路里逼我喊爹,我不喊,他就脱了鞋子追着要打我。

我还记得,她曾经在没有人的时候,悄悄问我,长大了养活谁,养不养活她,我不肯说,她就告诉我是她生的,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娃娃,是她十月怀胎生了我。

那时候我觉得好生奇怪,心想,你们生我咋又不要我,你们不要我咋又要我喊爹喊妈!

君子记人之恩,小人记人之过。这话肯定不是说父母与孩子之间关系的。

但是也许我不要说是君子,就是连小人也称不上,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人、不该来到这世间。因为我怎么对他们从小到大没有一丝一毫感情可言呢?

印象里养父养母从来没有讲过类似要我记恨他们的话,好像小时候还时不时教导我说,即使他们没有养你,可是他们生你一场啊。

心平气静而言,就算他们不要我,把我送了人,总归还是生了我吧,毕竟只是送人,比起那些拿被子捂死、扔尿罐淹死亲生孩子的父母来说,他们又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其实他们后半生过得很不好,也别是晚年过得特别差。

老大根本就是撒手不管、不给他们养老。用老大夫妻两个的话说,养他们不如养两头猪。其实也许他们晚年也是这样在想,养几个孩子真不如养几头猪。

他们与他们这样说或想的理由都一样,猪也能换几个钱花花,还不惹人生气呢。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节奏的信徒
作者节奏的信徒
7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节奏的信徒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