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顾

岑客 2017-08-13

每次离开散场前,夜里和几人来了大半碗鸡汤,一个人后莫名又贼几把酷。灭烟后,喷上毒药的香水,果真,香到死里去才选择躺在床上……

算不上自虐倾向,只是觉得白色的谎言可笑得怕落得可怜可悲下场。明明没碰一滴酒,却头脑发热,导致敏感,紧张兮兮。好奇心害死猫,这话不假,可一问,就把几个月来的却深深记住的名字给从此抹去了。我给卷毛说,好想你。心碎的滋味,真的很矫情,不适合外冷内冷的本性,可泪痕怎么回事,又做了次矛盾体。 感情在不断减少,头发却在疯长,没有心情搭理,或者说选择性的屏蔽。只要没踏进家里,随时都跳出戏。我依旧丢掉小说里的拖沓故事情节,倔得像头牛,不,牛偶尔会吼叫回头,而我,沉默,沉默看着黑夜里熟悉的一切,微笑结束了,真的好害怕,一低头,整个人就泣不成声。那种低到尘埃里的滋味,真可以让一个人用上几年时间才知自尊怎么写。如果是傲娇害了的,那就害吧,再害多次也无妨,毕竟很多人事定义都是有保质期

真希望酷起来,做个不动声色的小大人,就狠狠地乖一次,不随心地走一次,两次,多次……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岑客
作者岑客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岑客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