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磊 音乐文学

慢芽儿 2017-08-13

似水年华

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很恐惧死亡,大概每个人在少年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时间,对死亡有一种恐惧感,我以前有一个很老式的闹钟,是那种上发条的,它走起来声音很响,就“ke ka ke ka ke ka”.那年我大概九岁,我就躺在家里的床上听到“ke ka ke ka”.的声音的时候,我从床上跳下来,就开始写,一小时等于六十分,一分钟等于六十秒,一天有二十四小时,一年有多少个小时?我就算,这一辈子有多少秒?然后开始心里就很害怕,我在那个暗夜里面开始哭泣,我觉得我如果把这些数字数完了,我就死了,于是我对生命是恐惧的,我觉得它会失去。

1999年我拍了[人间四月天之后,我就得了心脏病,我第一次住进医院的时候,医生跟我讲的话我现在记得还很清楚,医生说:你现在就得住院,因为你随时有猝死的可能。那年我28岁,我没有想到那个生与死那个概念对于我来讲忽然变的很近。那个时候我的心跳在睡眠的时候一分钟只有三十三次,后来经常有人问我说:现在心跳怎么样?我说还在跳!就是慢了点。于是我想起徐志摩以前讲过一句话说:只要心还跳。

【年华似水(钢琴)】

我住进(安贞医院),夜晚我就睡不着觉,我忽然想,在这样一个二十八岁的年纪,,忽然在考虑明天是不是会再面对这一切?我跑到楼下,那个医院里面有个花园,有一个很小的人工的池塘,正好是暮秋,柿子上的叶子都变黄,结了些柿子,我就在那个柿子树下,坐在那个小的池塘边上,抽一根烟,我明知心脏病是不应该抽烟的,然后我就在想,也可能就结束,可是那时候就我还没有一个很确切的领悟觉得我自己应该怎么去再面对今后的生活。

【年华似水(竖琴)】

去得到的东西少一点,然后让自己的生命短一些。可能不再希冀的时候,避免不了的痛楚就相伴的离开。我没有讲那个时代有多糟糕,我觉得今天很美好,我也觉得我们能够活下来活下去,都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可是问题是什么方式去面对你的生活?我也是,以前都很希望自己得到的多一点再多一点,当然,对生命更有着那种很坚定的执着。

【年华似水(钢琴+双簧管)】

今天我特别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能够用些什么东西交换,去回到一个你特别想回到的地方。我希望有个魔法师跟我做一个交换,用我生命的最后十年或是二十年去换那一刻,我一定换,我会把我后面生命都换给他,换回一个时刻,和大家坐在一起,我希望他们都对我如次的宽爱,如次的体贴,每个人都是深爱着我,包括有些已经不在的人。

【四分之三的爱】

我在一个商场碰到我初恋的女朋友是在我们分开之后的差不多十年,我们在恋爱的时候都一直写情书,那时候我们两个人都会把信投在同一个邮筒里,然后邮递员把信交给对方,因为那是情书,情书一定要寄,一定要有邮票,要有邮戳,要有放进邮筒的一瞬间,十年之后我们在商店碰面的时候,都是在收款台付款,我们都是去买信纸。我跟我女朋友讲说,刚刚我碰到了我初恋的女朋友,她说是吗?我说我们都是去买信纸的,她说是吗?我说可是我们永远不会为对方写一封情书了!她没讲话,我也没讲话。

以前我有她家的电话号码,我以前坚信这个号码是我一生不会忘记的,我现在一个号码都记不住,我以前觉得我们会一生厮守,我们在一起共处还不到一年,我们把一生想的太简单了,那时候我每天都可以不睡觉,每天可以不吃饭,每天可以不做功课,可是我不能一刻不想到她,今天,我每天都要吃,要睡,都要工作,偏偏就是这个事情有点不见了。

【四分之三的爱(钢琴)】

我记得那时候,北京的天特别冷,我们一起看过一场电影,那电影好长,是个台湾电影,名字我忘了,很不好看,而且完全不吓人,而她就故做被惊吓的把手放到我的手里,我也好象就若无其事的握住她手,然后她就说,你的手好凉,我说我冷,然后她在我的右脸颊用嘴唇碰了我一下,然后说一个吻等于三十卡的热量,我们在那个飘着雪花的北京的夜晚,路灯是惨白色的,可是远远的楼门口那个灯光是暖色的,她的衣服是白色的,她站在当中是金色的,她就回过头说你怎么还不走?我用我当时想象的出来的最帅的姿势,站在那个风雪的夜晚,一个脚站在地上,一个脚跨在脚踏车上面,然后头昂起来,我觉得很高傲,很像一个贵族,很像来蒙托夫或是普希金,我就说,我在等,她说等什么?我说热量。那个笑容是灿烂的,是你一生见过最灿烂的笑容,那个拥抱是你一生最紧促的一个拥抱,那个吻也是你一生中最美妙的一个吻。可是我就是忘了她家电话号码,对,就是这样。

【四分之三的爱(竖琴)】

我记得我们走进女生宿舍的那个楼道,我们荒唐不笃,我们像是一个疯癫的少年,夏天的风吹着所有的门的帘子,那些门帘有粉色,蓝色,红色,绿色,全部被吹了起来,像是一面面招摇的旗帜,在欢迎我的到来,你走过那个女生宿舍的的楼道,走向你爱人的身旁的时候,你什么也没有想,就是想爱,可是,就是失去了,年华就是会失去。

【邂逅】

北京的树叶落了满地的时候,都是杨树叶,清洁工把它堆成山,扫成一堆一堆的,在我童年记忆中,大概有三个我那么高,几十个我那么大的一片,我爸爸妈妈把我的家门的钥匙栓在一个鞋带,挂在我的脖子上,我下了课第一件事就是跟着我那群朋友,狐朋狗党,窜到那片树叶上面去摔交,拳击,打闹,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我打不开我家的门了,那串钥匙不见了。我爸就跟旁边的人家借了一台脚踏车,带着我,到那片树叶那边,我们父子二人把这堆树叶从这个位置挪到那边那个位置,没有找到那串钥匙,然后,我爸爸就毒打了我,因为我丢了很多把钥匙,家里锁换来换去,打完我之后,我一点都不觉得难过,反而觉得很开心,因为我第一次发现我爸爸会骑车,而且会带着我,我就一直幸福的坐在后面,抱着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又快要秋天了,树叶又快要掉了,我不知道哪片树叶是我记忆中的那片叶子,而且我也不知道那片铝做的钥匙是不是化成泥土了?我也不知道我还可不可以有一把钥匙去开我快乐的门?

【邂逅(钢琴)】

什么是我的快乐?童年是我的快乐。或者说,在我不会去了解我自己的时候,我是快乐的;在我曾去希望了解我自己的时候,我是快乐的;在我不曾对我自己有任何了解的时候,我是快乐的。我小的时候,那时候没有手表,我会用原子笔早上一起来,上学之前先画一个手表,有表盘,表针,刻度,表链,全部都有,然后就会写一个几点,画一个几点,然后会往学校走,背个书包,然后就会突然走着走着,跟神经病一样,就会停下来,然后一抬抽袖子一看,可那个分明就是我画的,然后我就继续往前走。这是我对快乐的回忆。

【邂逅〔竖琴〕】

我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少年,我在少年的时候从来不回忆也不幻想,我只是面对每一天奇妙的世界,任何事情对我都是新奇的,任何地方我都想要去,我那个时候大概也是能鐕要鐕一遍,能爬的地方爬一遍,那做坏事的事情就做一遍,就一定会去那些事情,我小时候常常让我的父母很担忧的地方是,我没有什么志向,人家说你要干嘛?我就说我不知道,今天我做了这些事情是我预料之外的,明天我要做的事情我今天还是不知道的,可是我今天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想的原因,大概是我的个性使然.今天我了解它像是一列火车,在很漫长的一个路程中去兴驶,我不想做在车头,我也不想在旁去看什么,我也不想站在车尾去看走过的路,我只想坐在车中,疑问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那个东西对于我来讲没有引力,我宁愿不去看风景,设置愿意作为风景存在在那里。

【邂逅〔深情〕】

我有点坚信我最好的已经过去了,虽然今天大家看到的是我的最好,其实不是,当它开到你身旁的时候你并不知道,你只是想到快点长大.我也没有准备好长大,这是关键,可是我就开始长,我现在开始有点准备好要面对长大的时候,有点长完了,剩下就是废话。

【邂逅〔弦乐〕】

大概到大学之后,我觉得我失去了全部的童年和少年的记忆,我只活在当下,我只是去面对每一天的生活,然后去想我应该要学会的东西,我觉得我应该要长大,我应该要去得到什么东西,我应该要去挣到什么东西,我应该用一个什么方式做一个好儿子,做一个好学生,做一个好朋友,做一个好恋人,做一个好的什么,那个好已经变成了是一种约定,让你一定要去赴这个信约,好象我们注定要为“做好”赴一个约定。

【邂逅〔吉他〕】

三十之后要做什么,我有一天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这个设想其实特别容易实现,就是要赚多一点钱,然后就去种地.我们都在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因为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能想,而且我们很确定的知道,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答案没有,我每一天都是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可是我又是一个整体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我觉得比整体乐观的悲观主义者要好.

【邂逅〔吉他二〕】

我今年三十一岁,我经过很多的瞬间,到我见到我现在的女朋友,到我们在一起过这么多年,准备要过一辈子的时候,我去回头看,我觉得那每一段我都是美妙的,那每一段都是让我永远不会忘怀的,可是那每一段又都是模糊不清的,完全的记不住,可是我就相信那些东西都存在过,存在于我生命的某一个段落,我不是那个我,我是好多个我,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壳,里面换了好多个我,有小时候的我,有略微长大的我有稀罕字的我,有讨厌自己的我,有自以为是的我,也有那种开始看待自己的我。

【曾经】

柏拉图有一本书叫(理想国),它里面讲到说,人的思维,能有好几种东西去推动它,有三种,一种是依凭着欲望去行为,一种是依凭着情感去行为,一种依凭着智慧去行为。依凭着欲望的人是贪婪的人,依凭着情感的人是盲从的人,依凭着智慧的人是幸福的人。快乐与拥有不成正比也不成反比,因为根本就没关系。所以,拥有者也痛苦,不拥有者也痛苦,所以,拥有者也快乐,不拥有者也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它们之间,只在有一个时刻,有一个刹那存在过,然后它就变成叫是对快乐的回味和对快乐的向往。

【曾经(钢琴)】

其实,每个人的经历都很复杂,只是我们忽然多了一双眼睛,看到的不是我们现在的眼睛看到的世界,我们在看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你知识经历过的,可是被你的思想情感幻化了,你会用另外一双眼睛去看它,而且你会看的特别的着迷,看的特别的投入,你会看的特别的清晰,你会比每一个时刻看到的更快乐,更投入,你会忽然觉得,有时候你宁愿闭着眼睛看也不愿意睁着眼睛去想。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老人,很老,坐在他家的门口,天已经很暗,也许我就是其中之一,你哪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哪能知道他究竟经历过什么样的生活?我们的自以为是,我们的矫情造作,我们都以为是很了解很快乐的一群,我不觉得,而且我很不觉得,所以我更要感谢我的生活,我碰到的这些人,他们都可以去听或者懂彼此,我也试图用一种方式去了解他们。

【曾经(弦乐+长笛)】

我们不小心爱上初恋,我们不小心爱上一个很美妙的瞬间;不小心爱上有儿子,不小心爱上了有家庭,不小心爱上了稳定,不小心,全部都是不小心,全部都不是一个少年预设好的。我觉得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你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开始了,在你准备好的时候有结束了。

片尾经典对白

在这里停留了一辈子,真正熟知了这里的一切.

也终于了解了那一年,你为什么会来,又会走的原因.

这里的美,是令人迷失又令人绝望的美,

是年华逝去时留下的痕迹,

其实,我们的名字早就刻在了这乌镇的碑墙上,

仿佛这故事是注定要发生的,而且也注定,要这样结束.

我们爱过,

在青春过往的岁月中,我们珍惜那热爱,

并且尝试着去证实爱,是可以没有理由没有距离,没有答案的一种东西,

起码这一点我们做到了,而且不只是我们做到了,他们也一样.

有个诗人叫聂鲁达,

他说,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是不是我们的爱情,也要到霜染青丝时光逝去时,

才能像北方冬天的枝干一般,清晰勇敢坚强.

我们都曾醉在水乡,

任年华似水,似水年华

年华似水(配乐)口白:

我希望我得到的少一点再少一点,我也希望我的生命短一些再短一些

我从1995年到现在是7年,我大概所有的印象都是在每一件工作和那个工作的缝隙,比如说95年我在拍《新夜半歌声》,然后,空了几个月,我在排学校的舞台剧,然后我在拍电影《半生缘》,或者比如说我在拍电视剧《人间四月天》、《橘子红了》,你所有的记忆都是在你的工作日记本上,那日程表可以找到,可是在这个之前,或者是更早,在1990年,我拍第一部电影之前的记忆,是一个眼神,是一个味道;是一个表情,一种可以伸手就可以触碰到的那种温暖,那个记忆可能是你这一生都想回去。

我去年满了三十岁,在满三十岁的那天,我就拿一张纸写,我说三十岁是什么?有人说二十岁叫青年,十来岁叫少年,个把岁叫童年,四十来岁叫中年,壮年,然后就是老年,忽然没有人给我们三十来岁定个名字,我觉得我们有时候像青年,可是已经不青涩,我也觉得有时候我们像中年,又没那么中庸,没有到把生活看的那么透彻,可是又老觉得自己已经透的不得了,彻的不得了,常常会对生活胡乱发些感慨,对自己人生做个总结,可是转过头看到自己的时候,又觉得像今天看到自己二十岁一样,于是就冒出了《似水年华》这个故事。

关于《似水年华》这部戏的拍摄,我觉得是对我青春的一个纪念,我觉得我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我做了一个记忆,做了一个类似于结束的东西,是对一个时代的告别。

年华似水(钢琴版)口白:

在《似水年华》里面,我想要做到的是什么?我想,可能看不到黄磊的才华,也看不到我艺术上飞扬的激情,可能也看不到我对人生透彻的了解,可能都没有,但我觉得可以看到一些东西,就是我在面前我的青春过往岁月的时候,我有过的坚定,我有过的执著,我有过的那份爱。

北京的冬天,树叶会掉光,我在《似水年华》结尾的时候写了一段话,也在剧中的旁白里边讲到,有个诗人叫聂鲁达,他说:“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是不是我们的爱情也会像北方冬天的枝干一样,清晰、勇敢、坚强。

四分之三的爱(配乐)口白:

我们在乌镇拍戏,有一天,有一场戏是在墓地,我就有一天下午去选景,选到一个山叫“蠡山”,是范蠡的隐居的地方,大概范蠡有些人不知道,但西施大家一定都知道,就他们夫妻两人隐居的地方。那时候我们在那个“蠡山”上就找到了一个地方,修理了一个坟头,做了一个坟的外景。山上有个庙,叫范蠡祠,里面供着西施还有供着范蠡,还有一个唱经班在旁边念经,在唱大悲咒,我们一群人就躲雨躲在那个庙门口,我就坐在一个椅子上面,看雨会不会停,那大家在等我做决定,看是拍什么还是收工,我说大家等一等,也许雨就停了!可是雨就一直在下,我就拿起我的剧本,在那儿翻,接着我就拿起一支笔,那时候我好象好久没有在一张纸上写点和这个戏无关的事情,于是我写:到底我们在做什么?可以看到的是我每一个清晨四点站在我饭店的房间里面看着外面的雨,然后手里夹着一支咽,眼睛是肿的的时候;可以看到我每个夜晚拍完之后,回来之后,跟摄影师,灯光师一起看回放,喝啤酒开怀大笑的样子;可以看到我们在整个拍摄过程中,一群年轻人想要做的是什么,我觉得是个证明,证明了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美妙的爱。

四分之三的爱(钢琴版)口白:

“似水年华”是什么?是似水一样的年华,是你要去追忆的年华,可是毕竟是失去的年华。关于《似水年华》这个故事,其实最开始我们只有一个很奇妙的瞬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在完全对对方没有任何了解而认识的情况下,竟然会再一个清晨拥抱在一起,他们在渴求的是什么?我现在才了解,在我写完这个故事,拍完这个故事之后,他们不是要对方,他们是要自己。我们在所有经过的爱情当中,都不是看到了对方,只是看到了自己。

邂逅(配乐)口白:

你说经过的爱情,今天要问我,我会狡猾的讲,我只有一个爱情。我在剧本里写了一个这样的台词。那今天你爱情这么久了,是习惯还是爱?我说是习惯的爱,就是这样。我说我们不小心爱上了东西,其实,都过去了,我们之后还会碰到很多不小心的事情,可是我在《似水年华》这部戏里面是真心的,静静地去品,去怀念,去唤起,我曾经有过的那一段东西,可是我也是轻轻的跟它招手,说:再见。因为必须再见。

邂逅(深情版)口白:

《似水年华》是我的镜子,可是它照出来的不是一个清晰的我,是一个清晰的你,当然,我希望每个人看到的是自己,这个故事是我自己讲给我自己听的,每个演员是演给自己看的,每个观众也是给自己看,我觉得,可能有过情感的经历,甚至要有情感领悟的人,会在剧中有那一丝感动,而且那感动完全和剧中人的表演没有关系,只是他在那一集演完或是全剧演完的时候,他会在跟他身边的人坐在一起的时候,沉默了一下,脑中会突然闪过一瞬间,有没有过那样的一个背影,一个眼神,一个呼吸,一个坚定,一个忘却,会,我觉得大概年纪小一点的朋友会幻想,可是有一点年纪的人就会开始去回忆。那是我在北京拍的最后一天,那条胡同叫“小金丝胡同”,在《似水年华》当中,它的名字叫“北官房胡同”。我坐在那个地方准备开始喊预备开始,我还记得在那个胡同的靠墙的地方,然后刘若英面对着墙壁,面对着摄影机,手里拿着一朵红色的花,然后对着父亲住过的小院子讲说:爸爸,我该怎么办?然后眼泪流下来,然后我还记得很清楚,我钻在那个监视器面前,拿一个黑布盖着头,我在里面也掉眼泪。

曾经(配乐)口白:

很多人在看完《似水年华》后是一样的,就像你会想到你再也不会给你曾经有过的一段任何的一个痕迹,再也不会,你就是打开电视看电视,关掉电视去睡觉,就是这样。它只是一个电视剧,每个人去里面找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最想给观众看到的是每个人想要看到的东西,可能每个人都会在里面找到一些。它不是一个很完整的,很像电视的故事,可是它是一个很完整的,很像我们经历过的情感。在《似水年华》拍摄的时候,在我心中出现的东西可能都是跟现场无关的东西,跟拍摄无关,这像讲到情感一样,我自己更希望我今天,在往后,什么都空白的,我真的很希望,可是我知道不可能,它一定会沾染各种各样的颜色,那就沾染好了,因为我总有一天还要回头来看,我现在越来越容易感觉,就是,《似水年华》我们写到2050年,这个故事的结尾在2050年,2050年的时候,按照我现在应该的年龄的话,我应该是79岁,我那个故事写到我好老,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似水年华》那部戏其实当初拍的时候应该拍成今天这个样子,让我有很多理由很多愿望再活50年,也算是一件好事情。所以我说《似水年华》给我什么?刚刚我说给观众的,那给我更多的就是一个记忆,一个结束,我自己觉得开场白和结束语是一样的:我希望我得到的少一点再少一点,生命短一些再短一些,那个多像是一句结束语,好象把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要结束,可是这分明是我新的一段生命的开场,我们怎么能去怀疑生命是什么?或者是猜测生命是什么?只是再往前走,年华真的逝去,有天我们还会觉得年华老去,年华故去,可是,那就是我们真实经历过的,那些东西就是我们生命全部的华彩,你说我哪一个瞬间,或者哪一部戏,或者哪个东西给大家的印象最深?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看法,我自己觉得没有一件事情是不精彩的,也没有一件事情是精彩的,因为它只是我的经历而已。

曾经(吉他版)口白:

我们那天就开玩笑,一对夫妻一起看了这部戏,看到最后一集演完的时候,忽然妻子转了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那个丈夫好似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桌子,桌子反光,若无其事又看了一眼他的妻子,于是,妻子会说,你有没有过一个英?那丈夫说:没有,但是,你有没有文?然后妻子也笑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慢芽儿
作者慢芽儿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慢芽儿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