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故事

芍药 2017-08-13

我以前发过誓再也不捡动物回家。上大学时捡过一只小奶猫。猫瘟。结局显而易见。我眼见着它挣扎在永远都擦不干净的自己的屎尿呕吐物里,歇斯底里的惨叫声让我这辈子都印象深刻。后来看到小动物,我也只是看看,从来没有抱回家的冲动。责任太重,我承担不起。

后来我家来过一只名叫麦兜的喜马拉雅猫。血统纯正,挑食脾弱,性子傲娇。如果没有意外,它应该过着贵族的生活傲娇一辈子。然而在它不到一岁时主人去了英国,临时找到了我。把它抱回家后它不吃不睡不叫不闹,但焦虑到斑秃。每天只是冷冷地瞅着我给它换猫粮,换猫窝,换零食。只要不是以前吃的那种。就一口都不迁就。有时候我总觉得好像猫粮是它维持自己残存骄傲的一根底线。

既然不肯迁就,那就只好迁就它。然而北京房价太贵,我这一亩三分地,它老人家着实看不上,每天过得相当忧郁。有一年过年回老家,我把它带回了三层楼的老家宅院,有花,有鸡鸭,还有风吹影动的小竹林。它突然间就放飞了自我,跟着我妈屁股后头喵喵地溜须拍马。瞬间夺得了我妈的喜爱,成功留在了乡下。现在再去看它,壮硕,粗野,横行霸道,偶尔巡视院里的鸡笼鸭笼,兴致来了还伸爪子拍拍公鸡的鸡冠子以示友好,把鸡吓到屎尿横飞。总而言之,麦兜同志虽然没有成功变回贵族,却意外当了地主。也算不错。

在北京,我继续孤家寡人的咸淡生活。上个周五。下班,跟公司两个小姑娘边扯闲篇边往宋家庄地铁站走。宋家庄在浩大的北京城里,是一处城中村的所在。小商贩横行,烤串与尘土齐飞,人流穿梭,车马横行。在地铁站进站口的铁栅栏下,我看到了一只瞎猫。小小瘦瘦,虚弱无力。瞎着一只眼,慢慢往前探着路。

同事小红家里养猫,对猫有着莫名的亲切。我买了根肠,她试着喂了喂。猫大概已经虚弱到极限,一只眼睛流着脓水,全身毛无一处不脏乱,即使作为一只野猫,它也算很惨的那种了。肠没吃几口,就蹲在一边倒气。我说看样子活不久了。

猫是种很奇妙的动物,野猫尤其。一般来说,野猫会跟你要食物,但如果你想靠近,它必定油一般滑走,保证你一根毛都碰不到。但这只猫对小红很亲近,挠它几下,就亮了肚皮,各种亲近。小红起了恻隐之心。想抱回家,又怕家里猫主子不容。于是问我。我说倒也无妨,但麦兜同志的家当我早已送的送,扔的扔。抱回家没地方安置。于是和小红商量先抱回她家一个周末,待我添置了猫砂猫盆猫粮等物,周一再接过来。于是跟旁边商铺老板要了纸箱,装了猫,各自回家。

小红在路上跟我说,给它起个名字吧。我犹豫了一会。名字这事其实挺奇怪的。自己的名字,好像只是为了分辨自己和别人的区别代号。但某种意义来说,人给了一只动物名字,就等于宣示了对它的主权,也等于给了它很多期待。对于这只看起来很难活下来的猫。我是不希望自己有所期待的。后来想了想我说:今天星期五,就叫星期五吧。如果活下来,今天,就值得纪念。

那天半夜12点,小红给我微信语音,星期五看起来有些严重,她带去了宠物医院。原本我们以为它只有两三个月大,医生说猫龄大概5、6个月大了。一看就是纯野生猫,从来没过过一天好日子那种。关于病情,医院高度怀疑猫鼻支爆发,右眼严重溃烂。身上很多跳蚤。小红家里的猫很健康,星期五不能去她家了,一会带上猫砂猫粮给我送来。我说好,顺便给它全身体检吧。我付了医药费,坐在家里忐忑不安地等着他们回来。

凌晨两点。小红大包小包地带着星期五来了。医生没有用药,说猫鼻支爆发起来很快,先观察一周吧。没死再说。只是针对溃烂开了4、5只眼药水。做了体外驱虫。带着伊丽莎白脖套的星期五就像张可笑的抹布。全身的皮毛贴着细细的骨头,一副随你处置的丧模样。

体外驱虫之后,星期五全身噼里啪啦往下掉着跳蚤。我把它关在了阳台,猫砂猫粮,干净的水,全部安置好。它就爬在阳台中央的地板上,眯着眼睛,任由跳蚤在眼睛鼻子上横行无阻,毫无知觉。我当时想的是,如果它死了,我把它埋在哪呢?

第二天早上是个周末,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它。依旧生死未卜地趴在原地。粮食和水一口没动。我微信小红说:怕是不行了。

小红说昨晚它在医院好乖的。关在纸箱里原本一声不吭。后来叫了几声,我猜它是不是想尿尿,就把它抱了出来,把猫砂盆放在旁边。它竟然自己爬进猫砂盆尿了尿。小红还说医生给它上药的时候它就一直呼噜噜地发抖。小红说它到底是舒服还是不舒服啊?医生说它是在安慰自己不要怕。

想起它在地铁站摸索着向前走的模样,突然有些悲从中来。楼下有家宠物店,我问猫不吃东西怎么办。店主听了它的情况,也有些无奈。说这种情况,你只能试试看。给了包妙鲜包,说你拌在猫粮里试试看。

蹲在阳台上,我拿着妙鲜包心想行吧试试看撕开了包装袋。在撕开包装袋的一瞬间,星期五蹭就站起来了,疯狂地找弥散在空气里的那股味道(诱导剂吗哈哈)没顾上我去拌猫粮,或者说压根没等我明白怎么回事,一整包妙鲜包就被星期五干掉了🌚

老话说:能吃就死不了(瞎编的)。从那以后,什么猫鼻支都去TMD,每天一百遍(夸张)眼药水,各种罐头主食布丁妙鲜包。星期五在一周之内迅速康复之余,成了一只活生生的吃货喵。

现在的星期五,生活惬意,岁月安好。只有那只右眼还未痊愈。下周去复查。

这是个星期五的故事,时间对了,地点对了,猫也对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芍药
作者芍药
3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芍药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