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伯龙根的指环之女武神——神圣的困境

空山 2017-08-13

     第一幕是齐格蒙德逃到齐格琳德的家里,可以看出,两人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已一见钟情 。两人的感情随着齐格蒙德的身世揭晓和洪丁的归来,逐步升级。彼此认出是兄妹之后,这无节制的爱情也没有使他们逃到爱情之外。瓦格纳对乱伦的理解很深,知道这不过只是伦理——只是人们为了维持社会而采取的契约。伦理就是分对错的,但是伦理如果脱离契约,仅仅从个人来说,伦理根本不存在。贯穿尼伯龙根指环整部乐剧的是对爱情的阐释。我猜,也许在瓦格纳的思想体系里,爱情大于伦理。

    这爱情的炽烈促使两人私奔。当时深深被这豪不迟疑的爱情所震撼,似乎他们并不陷于乱伦私奔和遵守婚姻契约的困境之中。与此同时,洪丁也向弗利卡透露了此事,去追击私奔的两人。
    
    然后就是女武神伯伦希尔的出场。当时第一眼的感觉是:这女武神比较猥琐。甚至我还笑了一下。现在想想,也许是瓦格纳或者乐剧导演对当时伯伦希尔情感站位的一种隐含的讥讽。那时的女武神还在为沃坦的瓦哈拉收集英灵,完全尊崇沃坦的意志,是沃坦所代表的神的威严、机制。可以说,那时的伯伦希尔,只是沃坦的分身。

    沃坦同时也在场。令人惊讶的是,沃坦得知该消息后的态度是拯救他的两个乱伦子女。

    我猜想,沃坦也曾经是个策马扬...

     第一幕是齐格蒙德逃到齐格琳德的家里,可以看出,两人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已一见钟情 。两人的感情随着齐格蒙德的身世揭晓和洪丁的归来,逐步升级。彼此认出是兄妹之后,这无节制的爱情也没有使他们逃到爱情之外。瓦格纳对乱伦的理解很深,知道这不过只是伦理——只是人们为了维持社会而采取的契约。伦理就是分对错的,但是伦理如果脱离契约,仅仅从个人来说,伦理根本不存在。贯穿尼伯龙根指环整部乐剧的是对爱情的阐释。我猜,也许在瓦格纳的思想体系里,爱情大于伦理。

    这爱情的炽烈促使两人私奔。当时深深被这豪不迟疑的爱情所震撼,似乎他们并不陷于乱伦私奔和遵守婚姻契约的困境之中。与此同时,洪丁也向弗利卡透露了此事,去追击私奔的两人。
    
    然后就是女武神伯伦希尔的出场。当时第一眼的感觉是:这女武神比较猥琐。甚至我还笑了一下。现在想想,也许是瓦格纳或者乐剧导演对当时伯伦希尔情感站位的一种隐含的讥讽。那时的女武神还在为沃坦的瓦哈拉收集英灵,完全尊崇沃坦的意志,是沃坦所代表的神的威严、机制。可以说,那时的伯伦希尔,只是沃坦的分身。

    沃坦同时也在场。令人惊讶的是,沃坦得知该消息后的态度是拯救他的两个乱伦子女。

    我猜想,沃坦也曾经是个策马扬鞭、快意恩仇的少年。

    可是沃坦现在是神。神不是万能的,甚至不是自由的。所以当弗利卡出现的时候,以沃坦建立世界缔造的婚姻契约,和神不可冒犯的威严为名,强迫沃坦杀死这两个人。对处于金字塔顶尖,并且亲手建立这座金字塔的沃坦来说,他的选择不再是个人情感的选择,而是他所代表的这个世界的选择。可以想象,个人意愿是拯救,世界意愿是杀死,沃坦陷落在自己构造的罗网当中。他是这个世界、这个体制的象征。这是权利的巅峰,也是沃坦自我的泯灭。

     无可奈何,神王做出的选择是不违背世界的意志,即使这是他亲手建立的世界。违背婚姻契约的齐格蒙德和齐格琳德,必将受到惩罚。

    沃坦命令伯伦希尔去杀死两人。这是伯伦希尔的第一次质疑。

    又回到兄妹俩私奔的情景。也许齐格琳德在奔跑中冷静了下来,对乱伦的恐惧让她疲于奔命,终于晕倒在山上。女武神也适时出现,奉劝齐格蒙德加入瓦哈拉神殿,还许诺能他能和他父亲永恒地在一起。这也是齐格蒙德梦寐以求的归宿!但是啊,但是,最令人感动,也是我迄今为止最喜欢的一幕,就是当齐格蒙德听到瓦哈拉没有他妹妹的位置,就断然拒绝瓦哈拉神殿的请求,并誓死保卫怀孕的妹妹,不惜和女武神一战。可以想象,齐格蒙德对爱情是多么坚定!他处于的这种困境,在伯伦希尔后来对沃坦的叙述中,用了一个形容词,神圣的。这是一种神圣的困境——得到即是失去,失去亦是得到。然而,在这外人看来无比艰难的抉择中,齐格蒙德却能如此果断!!!

    女武神的改变也是此处。她被兄妹俩坚定的爱情所感动,决定相助他们。只是当洪丁和齐格蒙德作战,沃坦发现女儿违抗自己命令,动用昆古尼尔击碎宝剑,让自己的儿子身死。伯伦希尔于是带着齐格琳德逃跑。

    女武神最后一幕,开头音乐就是女武神的骑行,大气磅礴,激情澎湃。

     随之的剧情却是伯伦希尔的坍塌,和沃坦的自我解构,暗含巅峰之后衰落的宿命。
  
     在沃坦一直以来的想法当中,伯伦希尔就是自己意志的化身。所以这次伯伦希尔对他命令的背叛,是他怒火的来源。这里又可以看出瓦格纳对乱伦的暗示。我相信沃坦对伯伦希尔有一种情人间爱情的倾向。起先他对伯伦希尔的诅咒太过严厉,让她任意沉睡在山间,懦弱之人即可娶她为妻。我认为这更像是情人的嫉妒在发飙,而不是主要由对权利威严不可侵犯的维护而产生。当伯伦希尔表明心迹,苦苦哀求他时,他自己也说,他沃坦曾经也是对爱情向往的潇洒少年,本意在于拯救乱伦的兄妹。只是在建功立业的过程中,封闭了爱情。他改变了对伯伦希尔的诅咒,只有像他自己一样纯洁英勇的人,才可以穿过火焰和怪石,吻醒伯伦希尔。随之,沃坦“以吻封缄”,此幕结束。

    自此,瓦格纳塑造了一个饱满,矛盾的个体——沃坦。他是瓦哈拉神殿的神王;他是齐格蒙德和齐格琳德的父亲;他是女武神的命令者;他是对伯伦希尔有乱伦情节的父亲神王;他是受权利约束和曾经追风少年的综合矛盾体。沃坦,也始终处于神圣的困境之中,只是他选择的是维护神权,而不是追求爱情。

    伯伦希尔,从一开始出场舞台上略显猥琐的亮相,到此时无论从外形还是精神内核,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被爱情感动的她英勇无比,心志坚定。这时我才明白,女武神的骑行如此大气,确实是对伯伦希尔的赞扬。她可以否定自己,否定过去,选择自己认为对的选择。这是对人性自主权的一种宣扬——人类,要勇于否定自我。

   但是,伯伦希尔这种完全出于自我情感倾向的自由,就代表着是对么?也许,有时候,妥协和放弃是对自己和世界一条更好的出路呢?答案无从得知。对尼伯龙根的指环熟悉的人都知道,诸神的黄昏正是由伯伦希尔所引导。从遵守这个世界的契约,到质疑掌权者的命令,到违背这个体制,再到完全释放自己得到自由,从而摧毁这个世界,伯伦希尔是对世界态度的变化。
  
    变化就是人性。

    我始终相信,人性是无穷多元的。善良邪恶,美丽丑陋,勤劳懒惰,遵守破坏等等所有所有特征在每个人身上都有。人,是这所有的综合体。正是因为如此,不管是凡人还是天神,无时无刻都不在这神圣的困境之中,做出令一半的自己满意,又让另一半的自己失望的选择。瓦格纳在尼伯龙根中不仅写明了诸神的黄昏,也写出了人类发展注定性的悲剧——人类无法超越这种神圣的困境。

    无比佩服瓦格纳。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空山
作者空山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空山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