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做梦的那一个晚上

Spring~ 2017-08-13

1 从来就没有什么烦恼,因为可以操纵自己的梦境。 当然我在此处所说的操纵梦境,并不是指全盘的把控,以电影为例的话,我就正如导演,剧本却是从日常生活中抽取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古人诚不欺我,大多的梦,都是日常生活中没有得到满足的欲望的延伸。我曾在梦中毫无忌口地吞下过整块芝士蛋糕;也曾在公共场合赤裸行走过。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真实的饱腹感、真实的羞耻感。 后悔的感觉么?从来没有过。如果我和某人邂逅,我能在梦里和她延续我们的故事,甚至能发挥自己的充沛的想象力,将我们用餐时的每一道菜肴都呈现在眼前。愿望都得到满足之后,自然也不会有相应的梦再度出现了,欲望的山谷,又有新的沟壑等待梦境去填充。 “你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伴随着这句话的情绪,往往是惊奇、愤怒。稍微与我建立了亲密关系的人,都被我对任何事“无所谓”的态度感到不可理解,当这种不可理喻达到了峰巅之后,类似的话语总是会现出,之后便是关系的破裂,往往如此。 2 “结束吧。”当米告诉我时,一切都是那么在意料之中,她对于我的忍耐甚至有些出乎我意料。没有丝毫情绪的调动,我只是简单告诉她了一个“恩”字,她转身走开了。又是一个,千篇一律。我对她是否还存有思恋呢?我不知道。 连续几个晚上的梦,都与米毫无干系。一个星期以后,无名状感觉的突然袭来,让我有了平生的第一次焦虑:我想见到她。米在科甲巷的一家咖啡厅上班,那也是我第一次遇见她的地方。我有一个习惯,一旦微信零钱积累到了30块钱,便会去“挥霍”一番,那天走进的,便是一家名为“YMCA”的咖啡厅。藏在小巷里,木质的横匾招牌并不起眼,青藤蔓延在墙面,门外的小黑板只是简单写了几个咖啡的种类,因为没有标价,逡巡。“欢迎光临!”米对我微笑着,这也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没有办法,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请问,有拿铁吗?” “有。” “多少钱?” “35一杯。” “我只有30块。” “包在我身上了。” “哦?” “因为你是我上班第一天的第一个顾客。” “所以,是免费的?” “不,减免5元而已,而且这5元还是我垫付的。” 我坐在吧台。因为是工作日的上午,因此只有我一个客人。大约5分钟后她端上了咖啡,我观察了她做咖啡的整个过程。因为没有其他顾客,我们便攀谈起来。我告诉了她我微信钱包的积满30元便花掉的习惯,她报之一笑。 “让你担当了这5元,实在是对不住呢。” “……”(沉默时间大约5秒) “不如有空请你吃顿饭吧,作为补偿。” “可以。” 经过了一系列的标准化约会过程之后,我们共同打造的产品“恋爱关系”,顺理成章地“出厂”了。八个月后,她对我说出了“结束吧。” 3 焦虑一天天地堆积,先是破天荒出现了失眠的状况,尔后又是连夜的无梦。怎么会无梦,我现今的欲望再单一、清晰不过:在梦中继续和米的故事。没有办法,只有去找沙男了。沙男是我梦境的质检员与制定维护员。我拨通了他的电话。 “喂喂,是沙男吗?” “是的,请讲。” “我是柠,最近没有梦。” “那很好啊,说明你最近没有特别的欲望。” “症结所在,明明有一个欲望需要得到特别的满足。” “不妨说说?” “关于一个女生的,和她分开之后,有继续的念头,但是梦里迟迟没有出现。” “恩……你这种情况,等我翻翻《梦境维修疑难杂症》之后再给你答复吧,请你稍等。” 20分钟之后,沙男来电。 “你这种情况,很不好办呢。” “具体是怎样的呢?” “具体是,具体是我翻遍了《梦境维修疑难杂症》也没有找到相应的案例,后来我打电话问了问我的师傅,他说这种情况他只在一本古老的书籍上见过。” “什么书呢?” “《天工开梦》,很古的书籍了。” 挂断电话,记下书名之后,我便去了C市的图书馆。经过问询发现,是一本中世纪的西方古书,明朝介绍到中国来被翻译为“天工开梦”,原书的作者是一个都灵的修道士,名为圣古斯丁。我将原文的书名键入了Google搜索,发现这本书有英文的译本。词典式的书籍,根据分类,我很快在“梦境缺失”的大门类中找到了自己的症状,圣古斯丁称之为“涟漪”。 以下为引用: “有一类人,似乎生就拥有一种没有烦恼的能力,经过探究发现,产生他们烦恼的根源——欲求不满的状况,在他们的梦境中得到了良好地稀释。欲望好比一块石头,他们的梦境就是一个大池塘,欲望投掷,激起涟漪,涟漪消散,欲望满足。当然,也有一种极为特殊的状况,当投掷进去的石块激起的不是涟漪而是巨大的水花时,会对梦境的平衡性造成极大的破坏,梦者在现实生活中会出现不安、焦虑的状况。” 原来如此。可是这位博学的修道士,并没有在书中给出相应的解决办法。 4 没有办法,于是我在一个早上,几乎是冲进了“YMCA”。幸运的是,没有顾客,米也是唯一的招待员。 “我没有梦到你。” “为此特意来告诉我?” “这是问题所在。” “所在何处?没有在你生活中留下足够的镶嵌,让你好记起我?” “刚好相反。” 于是我对她解释了关于我的梦的种种,从起源,到近来所遇见的麻烦。她若有所思,似乎并不买账。 “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如何你才会相信我呢?” “你长出六个手指头的时候。” 没有办法。 5 出人意料,当天晚上我做梦了。白色的大厅,周围是大理石雕塑的阶梯状的台阶兼座位,正对着的高台,空无一人,原来是上法庭了。我发现了沙男,他坐在旁听席,他招手示意我过去。 “你有麻烦了。” “怎么?” “有人对你提出了一个你无法满足的要求。” “是这样的。” “请记住,这里是梦境,是你的世界,你雕塑你自己。” “什么意思?” 话音未落,莫名出现的法警将我拉到了审判区。一同莫名出现的,还有高台上的法官,戴着假发,黑黢黢的一团脸,黄色的大法袍。 “你触犯了梦境的条例。” “什么条例?” “你想要寻找答案。 “什么答案?” “六根手指头的答案。” 定罪之后,便是量刑。沙男之前的话,突然从耳边响起。 “经本法庭裁定,被告人,柠,触犯梦境条例的事实成立,因此本法庭宣布……” “法官大人,请等等,可以给自己量刑吗?” “理由?” “我的梦境,我自己雕塑自己。” “理由批准。你对自己的量刑是?” “双手长出第六根手指头。” 6 醒来是凌晨,看了看手机,3:27分。打开台灯,发现自己有了十二根指头。之后未眠,到9点钟披上外衣,径直去了“YMCA”。米正在打扫门口,我告诉她我有了十二根指头,也就是一只手有六根指头,并展示了出来。奇怪的是,她并不吃惊。她让我待她晚上下班时,再去找她。 那一天晚上我们玩得很尽心,从第三家酒吧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已略有醉意。我们一起开了房间,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倒头就睡。那一天晚上,我梦到米了。她笑着走向我,双手举在身前用力挥舞着,十二根手指头,没错,左手六根,右手六根。 一觉醒来,发现米不见了踪影,另外,我的手指头,又变成了一只手五根。赶忙去“YMCA”也没有发现她,四处打听,发现她当天早上通过手机向老板发送了自己的辞职讯息。我在微信上找她,她很快回复了。 “去哪里了?” “一个全是有六根手指头的人的地方。” “我还能见到你吗?” “梦里我们再相见吧。” 接着再发讯息便是红色的感叹号了。简而言之,她消失了。生活一切照旧,我的梦的功能也恢复了正常。 只是再也没有在梦里见到过米。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Spring~
作者Spring~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Spring~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