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八月和《我爱xxx》

拟人的拟 2017-08-12

从先锋剧场出来的时候,已经不下雨了,晚上十点,地面湿滑,车流不息,和小朋友,小朋友的小朋友坐地铁回家,边走边聊,因为对于刚刚结束的话剧观感还算美妙,所以总有一些词语在胸口堆积,我想说,我喜欢这剧的段落式构成,我喜欢它诞生于94年却生衍于今时今日,我喜欢它批判的语气,声嘶力竭的呐喊,我喜欢一些诡谲的小幽默,笑过之后其实会有想哭的冲动。到底因为有刚认识的朋友在,我只在心里默念,我怕一开口,说的太多,变成倾诉。而我默念,王府井地铁口的灯光开始变得光怪陆离起来。

我爱这光,因为我爱,于是便有了光。

我还是爱着舞台,我想。

一过立秋,北京的天就高了。到了晚上,凉气会冲人砸过来。演完一场酣畅淋漓的话剧,男孩女孩们顶着浓妆,嘻嘻哈哈的三两走出来,高跟鞋啪啪作响,笑声跟着发烫,听到的声音全部来自于青春和欲望,可想起来有人又把所有欲望当作爱的时候,心里默哀三分钟。岁月长,衣裳薄,而我看到的剧和姑娘,又有多少人会记住她们的模样呢,那些简单直给的热情,被日子遗忘的名字,也只是留在了两个小时的舞台上。我给的掌声和她们的眷恋,又有几个能抵得过微薄的收入和肿胀的生活呢。市井里的仙鹤我是见过的,柴米油盐度日,眼里只有人间草木,心里只有山水,再没了江湖,辗转于剧组之间,再想起来往昔舞台上的模样,低头看看自己,突然觉得寡淡无趣。

市井里的仙鹤,因为太多,所以我是见过的。

这样想的多了,铁轨轰隆隆的,就像开在心上,竟然有些难过。

我开始掰着手指头算我看过的话剧,竟然睡着的居多,醒来,昏暗的灯光里也不脸红,朦朦胧胧接着看,能从头到尾圆睁双目,鼓掌憨笑的,五个指头数将过来,今晚看的算是一个,来自孟京辉早年的反思维先锋话剧《我爱xxx》,跟郭涛那一版相比,台词改动很多,思维漫天乱飞,我知道每个人说的是60年代,我也知道表述来自于60年代生人经历的社会背景,我看的欣喜又慌张,这些词语嫁接,繁殖,出轨,想示好又怕轻薄,想摆酷又怕僵硬,我跟着笑,也想哭,全场结束的时候,我看见那些年轻的模样,可是我不知道她们的名字。

过去的整个七月,好像都在听别人的故事,有人抱着幻想去爱,有人又抱着幻想去恨所托非人,纠纠结结,全是虚妄。一个人唱久了独角戏,心里垒起一座长城,又哭成一片废墟。想起以前看《2046》,不太喜欢白小姐,觉得风尘味重了,再看,倒是想起《一代宗师》里一句,风尘之中必有性情中人,而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总在别人的故事里找人生讲师的冲动感,到最后,也只是剩下一句重复几遍:时间会带走一切。

观点可以抄袭,抒情越来越少,于是到了八月,越发不爱聊天了。

以前觉得安全感来自于精打细算,未雨绸缪,先于日子前,忧于未来后,精算以执局,可现在觉得执局者好累,执局者何欢?

安全感是门玄学。现在信这个。

八月快过半,难和心烦也逐渐散去,心里生的老茧,脸上长的风霜,九月的风应该能吹走一些。生活给的盐,日子会再给一些糖,祈祷诸事平衡,顺意,不委屈……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拟人的拟
作者拟人的拟
4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拟人的拟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