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为何物

横舟锁月 2017-08-12

大清早,阳光灿烂,墨行兮在街边绿道上兼职派单,“阿姨您好,看看……谢谢!”感觉兜里手机振动了下,打开一看——月晗分手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墨行兮愣住了,不知如何回复,好一会他才缓过神来,一迭声问了好几个问题:为什么,怎么会这样,是因为相隔两地,谁先提出来的,是子庭? “很多原因吧,突然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很快决定的事” ”相处好难(两个难过表情)” “我” “因为感觉到我们都没有用心了吧” 柳月晗如是回复。 稍作犹豫,墨行兮回应“分手会很伤心,哭出来吧,那样会好过一点”“我先忙会工作,有空聊”熄掉手机,怔怔看着前方,心中所想尽是刚刚的对白,怎么说分就分?这可是脱胎于友情的爱情!根基非同一般。更何况相处也一年多了,怎能轻易言弃?难道这两个家伙不知道分手是件多么痛苦的事?岁月能将眼泪蒸发,抹去一切痕迹,却不能愈合被泪水侵蚀的心。这点我可是体会深切!不行,我等劝劝他们…… 墨行兮当即给柳月晗打电话,约她今晚出来走走散散心,柳月晗答应了,没怎么犹豫,让他暗暗松了口气,还好。 当晚,十点二十分左右,墨行兮来到约定的地点——黄埔商业城门口,提前了近十分钟。没一会,柳月晗出现了,抿着嘴,眼睛略见红肿,黑色套装,双手插袋,像高贵傲气的黑天鹅,身边跟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一身睡衣,神色平静,观之如莲。时间不是已经荒凉了热切吗?为何我的心还会痛!瞬间,墨行兮心起波澜,脑子乱成一团,刻意加密设限的记忆一一闪过眼眸,似平湖掠影,如此迅捷,却又那般清晰。眼前那人也变得虚实难辨,明明近在咫尺,却予人渺不可触之感。 十一月五日晚,校门口,一个穿着随便的男孩子一脸不自然,“喏,给你,小茹,女生节快乐!”那女孩愣了一下,意外,惊喜,羞涩,紧张等神色变脸般展现,伸手接过,“是……是……好啊,谢谢小兮。” 十一月十二日下午,足球场,男孩一身中山装,女孩复古打扮,在损友们起哄下轻轻搂着合影留念。 十一月十三日晚,饭堂二楼,男孩试探着说:“我兄弟问我合影里面的美女是谁,是不是我女朋友什么的。”女孩有点小迷糊,“那你怎么答?”“我能不能说那是我女朋友啊”“啊!?随你……”“哈!我兄弟说我眼光不错,女朋友很漂亮!” 十二月十三日晚,跑道上,男孩为了给女孩一个完美的表白,吩咐朋友宣读“爱的宣言”,自己单膝跪地,双手捧着毕业照时的熊娃娃,“小茹,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莫名其妙的整天想着你,梦见你,你是我梦境中出现次数的人,没有之一……我以为此生都不会爱上别人,也不会为人所喜欢,但……小茹,我爱你!”女孩子哭了,点了点头。 …… 回忆,荡气如歌,曼妙似舞。 然则现实,终究选择了分手,不明所以。上天开的无厘头玩笑毁灭了正在相融的两个世界。他和她,从此陌路,天各一方…… “小兮,我还以为你在那边等我们。”柳月晗打破沉默。 墨行兮一惊,缓过神来,喃喃地问,“怎么会这样?究竟怎么了?” “聊着聊着就很突然分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月晗有点哽咽。 墨行兮道:“那你们的情况跟当初我们的相似,也是聊着聊着就莫名其妙提出分手的,而聊天前双方都没想过分手。” 许忆茹道:“像吗?咦……听起来还真是。” 墨行兮看了许忆茹一眼,继续道:“下这样的决定其实有点冲动,事后你们应该都挺后悔伤心的吧,其实……” 柳月晗接着道:“不是的,分手的话就我比较伤心,子庭他不会伤心的,他和你不一样,我知道你是很喜欢小茹的。” 墨行兮深吸口气,把目光从许忆茹身上移开,道:“那说真心话,你们有没有想过以后会复合?” 柳月晗毫不犹豫:“不会的,而且……我向他提出了个有点过分的要求——远离我的所有朋友。” “这又是何苦……”墨行兮叹了口气,道:“我不是子庭,但我想他肯定也会很伤心,毕竟相处一年多了……拿我来说,当初……” 于是乎,墨行兮忍痛揭开自己尚未痊愈的伤口,将自己分手后是如何伤心难过,如何不近人情,又是如何破而后立的经过一一道来,希望能以惨痛经历镇住柳月晗飘飘荡荡的心。然而……并没什么效果,柳月晗态度依然坚决!自始至终,许忆茹在一边静静听着,没怎么插话。 墨行兮知道事不可为,没继续进逼,看了看手机,十一点十三分,道:“总之,给自己也给对方一点时间和空间吧,冷静冷静,不要因为一时冲动留有遗憾。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好!” “嗯!” “晚安!” “晚安!” “晚安!” …… 回去的路上,墨行兮给杨子庭打电话——关机,发微信——已被删除,摇了摇头,一声长叹,难免有点沮丧,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说客,只顾讲故事般陈述自己的种种不堪回首,却未能找到月晗和子庭分手的症结所在,也不是十分肯定将来两个人能复合,尽管柳月晗有说“以后不会复合了”“他的朋友我近乎一无所知”“一年多了,新鲜感已被消耗殆尽”“我和子庭性格不是很合得来”之类的话。 他,墨行兮,说到底还是一个主观性独裁者,认为自己的想当然就是客观事实,只顾着把自己意志强行灌输给别人,容易忽略别人的真实想法和感受,挽救失败也属必然。 只是,什么是爱情?墨行兮至今仍是懵懂,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翻开《北窗夜话》(墨行兮记录灵感的本子),首页用正楷写着“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所去兮何所踪。”字比较端正,也较大。旁边是行书“我一切都好,只是有点想你”相对随意,也略小。 正文从第二页开始……如何才能忘记你,彻底将你忘记,为此,我狠下心来不再联系,哪怕相思成疾……洒泪将斩不断的相思揉进了梦里,以回避不见粉饰自己的无力,纵使遇上,亦漠然置之,有谁——听闻我心中的窃喜……我没有放弃思念,以为这样就伤不到自己,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一起走过的路我独自走了千遍万遍……我参与的人生太潦草,唯有让心灰意冷荒芜你的等待……如果有一天我闭眼以后便从此黑暗,我希望你的身影能成为我瞳孔最后的眷恋……没有约定的等待只是一场自欺欺人的闹剧……某天,有所牵挂的一方看到你找到归宿,会如释重负,尽管呼吸带着思念的味道,尽管泪光闪烁着不舍,但笑容——将绽放最美祝愿……恋爱是自由的,没有所属,如云之于湖,恋之则留,厌之则去,湖能映之,不能定之……爱情,说不清,道不明,因为——它就是一种感觉,夹杂着甜蜜,苦涩,憧憬,失望,理解,迁就……像一首来自九天之上的仙曲,在演绎浮生百态…… 合上本子,闭目沉思了半晌,再一次翻开,挥笔写道“究竟怎样才算真正的爱情,我不甚了了,但,我已把它视作禁忌,此后不再碰触。告别初恋的那一刹,我的魂里已经烙下悲戚,相伴一生。终于明白爱情是需要迁就的,各不相让只会闹得不欢而散。而缘分,既可造就爱情,也能将它毁掉。缘分当拆开说,缘归缘,分归分,缘是相遇,分是一方给予另一方的名分。纵使遇上,倘若不予名分,终究只是陌路。名分的定位将决定两个人的未来,定位友人,将收获友情,定位恋人,将收获爱情,定位亲人,将收获亲情。当然,名分的最终定位不能一见而定,尤其是缘比较深的人,但,名分更改不易,需要想当的时间和心力。如果说恋人没将名分定位在亲人那,一旦遇上矛盾,发生争执,就很容易被冲动控制,莫名其妙的分手。组建家庭极为不易,人们都不会轻易放弃,哪怕吵的再不可开交,打的再惨不忍睹……” 窗外,夜沉如水,月未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横舟锁月
作者横舟锁月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