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二十岁 夏

糟孩纸 2017-08-12

3.30

(一)

动心忍性

逃避动物本能

孤僻活泼

讲的笑话都带有涩涩的腥味

戛然而止总能恰到好处地接续沉默

“铛铛”撞击发声的金属

和慢慢僵化的尸体 一样的温度

窗上结的冰花

和云流泪凝成的雪花 到底哪一朵更美

斑驳的笑容,冷漠的脸 遗弃它最后一点温存

肌肉撕裂,皮肤灼伤 留下眼见的伤疤

我知道我想要 只是平常人的交流

而人,却终于不言不说,不想不要。

下午在机场,以为做好了准备去迎接一种新的喜悦的生活——台湾,一个同样是以中国人为主体的社会却有着直接接触外国文化和商品的机会,并且,它终于不是可以被泛滥称之为“家”的地方,它距离我出生的城市有1400多公里之遥远,不过,应该就像导演李安的电影《喜宴》里那样的吧,婚礼上打打闹闹却喜乐融融,面对生活中巨大的隔阂,父亲虽然难以理解儿子但仍然选择了接受。未知的那边却有一种比家还要亲切的感觉,《听说》里像彭于晏那样又帅又天真还会手语的男生、《我可能不会爱你》里会耐心陪伴彼此的程又青李大仁,还有可爱的程爸爸程妈妈,他们那么爱自己的女儿,也那么认真地经营着婆婆妈妈唠唠叨叨的家。出发那天是2月14日情人节,距离第一次分手刚好一整年的日子,值机柜前,当排在前面的人离开时,脑子它过电影式地飞快回忆了一遍,颤抖的心确定箱子里没有违禁品哪怕一粒扣子电池,祈祷不要被暴力开箱使它能平安抵达。在飞机上胡思乱想,并提前确信了台湾报警电话居然和这边一样,若一不小心搞得一辈子流落异乡孤苦无依,困在深山或葬身大海,或者被人贩子打晕带到大山里囚禁起来……虽然说也是因为没见过世面顾虑重重,依着这小心翼翼的性子,一般不会轻易脱离组织,但是因为身处很多人的地方会她紧张,所以独来独往的习惯还是没办法轻易改掉。另一方面,此去她是想寻回一些东西,比如,轻松和人交谈的感觉。

4.8 17:52

“I can't go on,I'll go on.”《等待戈多》

身处彼岸。

这里很好,空气不干燥不潮湿,想看蓝天只要抬起头,人工“设计”的樱花木道反而不比僻静路旁肆意生长的植被更使校园显得绿意盎然;一样匆忙的面孔,这点倒是全世界的学校没什么差别。相比于那些不停考考考的日子,这里的生活太热闹、太开心、太安逸,是一次突如其来的假期,偷得的清闲。那些不想说话的日子里,心一直在天空下的各个角落游荡:宫崎骏大师坐镇的吉卜力美术馆,坐标东京,日本;《逃离》描写的加拿大森林乡村深处,普通人们逃离着,生活表的面毫无波澜;Jack与Rose诀别在黑色大西洋……至于对清闲的恐惧,给出一剂强效药,直接触到最深处的顽疾,要是判断错误,恐怕就会伤了身体其他什么部件。整日的嘻嘻哈哈,算一算有那么几个星期甚至一个多月的光景好像在逛夜市、周末游景区的日程上消磨。像一只狗一样,只要能欢腾地游荡在大街上就会幸福的想要撒娇!没有按部就班的作息表,没有一双一双眼睛盯着的猜疑、没有失望、没有诱惑、没有浮躁,只有吃吃玩玩打打闹闹,这不就是理想中一群朋友在一起的样子吗?可突然一天心空空的只剩下失眠,头枕着学校教堂的祈颂,整夜整夜开始等待,一抹鱼肚白醒来。

这些被喂出来的安静和失眠,将会酿成一切不快的后遗症都周而复始再一次出现,没有了语言沟通的渴望,心里失去了索求快乐的想法。当谁问起……哦算了,我也不知道;她自己又想讲些什么呢?算了。

两人目光相对。终于窥见了一张纸的另一面,那如同警探笹垣润三的眼睛,想要解开“夜行”少年的秘密;又带有不屑,鄙视着那只狗一样会讨欢心的小了七岁的同寝生,对于眼前时而表现如同死侍时而又天真无邪,在解读在猜测。随着公车摆动的手紧紧攥着公车吊环,隐隐有勒出的红印,眼睛直视窗外,逼视着那些擦身而过的树木、街道、车辆,掠影。眼球偶尔有转动,移转过来又快速扭回去,一瞬间看到瞳孔里放大的黑色,空洞和不安。

在一片映像中,如同婴儿的啼哭或者惨如遭受了什么虐待似的发出的嚎叫,好像使出浑身气力要把有些深埋心底的东西释放出来。可不就是,一些冷清的梦。

在成长中,对某种东西的缺失造成的表面缺陷掩盖了人格的修行障碍和成长的缺憾。

6.14 17:28

她,可以沉溺于一段时间的幻想,所有的悲伤都是以内心拒绝了原始假设为前提,换一种说法即不管这件事的走向是什么她都宁愿执拗地认定她想要的才是发生的那一条未来轨迹,她从来不肯面对生命的真实。“够了”“不够,不够,不够”,想再一个拥抱。其实已经有过无数幻想,使劲想啊想不管脑袋多痛、在平时有多努力也记不住知识的脑袋里总在极力勾画出一些当时亲吻的感觉和轮廓,对没错,她真的可以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象出和另一个人回忆中做过的事和状态,那该是一种深度磕药时才会发生的放任沉沦。也可能是逼出了高潜能。

“一丘之貉”她终于为他的那些话找到了合理借口。法式舌吻,浪漫吗?他只是在教她,只要不是一头牛也都可以随便上,而这也不过是其中一次意料之外的事件。

可是,在那些告白与被告白里没有一个,没有任何开始他却解开她的纠结和问题。当探宝似的在家中那个又大又笨吱吱呀呀的书柜里找寻到一本满是尘埃的书,却发现书并没有怎么难以阅读,没有失落文明的语言或是用什么生僻的内容,反而字里行间稀稀落落满是空白,等待各种可能。Got have you那首歌在耳边响起,那种轻盈玲珑,落得自在的感觉,当拨动吉他琴弦时的清脆自由使我想起了守护的天使悄悄对我耳边说起的秘密,也许他可以和我的世界互不冲突,也许再次的笑容、泪水,我都笑着,拥抱。

说起吉他,天真的快乐总出现在当自己和吉他弦音产生共鸣时。曾经喜欢听朋友的声音在电话里不停的说啊说啊,可是慢慢地那些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荧幕前飞速闪现的嗯啊。为什么拥抱可以让她有回去对抗一切的勇气。可是这种依赖又可怕得令人发指,一次再一次,离开时做何种打算?用什么思路去面对再一次的拥抱,难道你需要开始要求别人、一个陌生人的负责了吗?

其实老早时候爸爸的调侃就说对了她的本性“一头白眼狼,但,谁有糖就会跟着谁走了。”

6.16 20:58

原來理論和書本不是束缚思想,而是讀書的人沒有繞開語言的陷阱,尋不到其中的真諦。

对知识的渴望有時也会变成浮士德的交易,但是誰又不是要追求那最高贵的以增加自己的附屬性質呢?没什么文学修养的演员会在艺术面前表演的目瞪口呆

可以承受厌弃和鄙夷,但我捍卫我的自由

6.14

“陈寅恪以为:“每当社会风气递嬗变革之际,士之沉浮即大受影响。其巧者奸者诈者,往往能投机取巧,致身通显。其拙者贤者,则往往固守气节,沉沦不遇。”

受宠若惊地回答一个一个问题,回应一句一句关心,老爹你死哪了这有个人要认我做干女儿。

事实证明,我们可能真的太投缘了。多少年已经听不到有人说,“你可以在卷土重来的”这样的豪气力挺我,多少年已经没人给我信任,再多少年也从没有人说,你真的可以不用为别人考虑。

想要守住心坚持做一些事,这是从那边回来后的收获,他们教会了我相信,相信自己,相信别人,相信大海和天空的力量,相信心有一岁一枯荣。

真的好想他,真的光荣如果一生一世都认真守护那么一个人。当知道人生中存在着看客时,人就慢慢明白“珍惜”的珍贵含义了。看女神费雯丽在《欲望号街车》里饰演一个女人耗尽气力表演的时候哭了,当身处人生末路韶华不再,生存的现实逼迫那女人发疯,那些不切实际的爱情、穷途末路的奢靡,哪一样曾真正属于过她?

6.15 11:52

雨後的校園空氣中逗留著靜謐,金色的葉落,一地安詳。

6.27 5:19(最后一章及后记)

我不知道怎样报答我遇见的人,只能用凌晨敲下这些字的方式来铭记。当上天送来一份礼物,我已经不想再考虑是否有资格去接受、如果太过炙热会不会烙伤手掌,现在即使有了烙印我也会把这当做守信的凭证,老天赏饭,一定好好吃。

人生没有那么多意义,当人被生活的绚丽填满或被炫丽迷惑,当不再沉浸于梦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糟孩纸
作者糟孩纸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糟孩纸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