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看建筑

是喂饭不是wifi 2017-08-12

日本人真挺变态的,从不在路边吃东西,不在地铁上喝水。来日本的十来天,在路上走着走着口渴了,我就只能找临近的厕所,大大地灌一口水;或者用包挡着,偷偷摸摸地抿一口水。

当然他们的建筑,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袭了那种变态的干净与精致。比如这片东京大学工学部的红砖墙(1919年)——

比如这个美秀美术馆(贝聿铭,1997年)的桁架节点细部——

但是这种对于细节的极端严谨并没有扼杀他们的想象力。有一些看上去骨骼清奇的体块造型,居然被他们做的谜之好看。比如——

我能想象如果我自己倒腾出来这么一个玩意,我的老师看到之后会是个什么表情。

当然日本建筑的平面图也大都不走寻常路,比如这两个公共建筑——

大阪历史博物馆(1999年)
大阪梅田某商业大厦

精细与创造如左右两腿并行不悖,也许这就是他们能诞生安藤忠雄这种建筑师的原因吧——一位严谨到发现工人施工错误会亲自敲毁重来的建筑师,居然创造了如“住吉的长屋”那般有意思的空间。

————四座城市:大阪、奈良、京都与东京————

经济发展的高歌猛进,让我们把关注点全放在了城市的GDP上,而不是城市本身。于是我们的城市更加千人一面,几座商务楼和住宅区,再找个某某某故居修个售票口做为文化旅游点,这就是我对我们城市的最大印象。

日本在对城市的认识上走在了我们之前。城市空间在这里变得很好识别,也很方便记忆。它们中的大部分不仅有趣,而且有特色。

大阪是一个满是鲜艳色彩的城市。对于高饱和度的颜色,它们不仅敢用,而且保护得干净。

大阪城楼一抹绿
街边教堂一抹红
夜景一抹灯红酒绿

色彩丰富而且干净整洁,加上恰到好处的自然光和大阪湛蓝的天空一衬,看上去养眼得很。

大阪的街区非常有意思,走在那里的有趣程度不逊于东京秋叶原。看到巷子里那些好玩的建筑造型,回想起那些想方案想不出的日日夜夜,真的会觉得自己的创造力是假的,自己的脑子是混凝土做的。

这些都是在旅馆边上的巷子里随手拍的,这种有意思的建筑满街都是。

自从在大阪的梅田和我的小伙伴走散后,我就对日本马蜂窝一样的城市CBD怀有戒备之心。刚好,奈良这座城市让我马上放松了警惕。奈良是一座平静的小城,街道上几乎没有高于30米的建筑。

临近夜晚的时候,刚好在春日大社邂逅了今夏第一场灯火会,可爱。

京都和奈良同为日本的古城,可是又有许多不同。它的整个老城区呈严格的棋盘型布局,而且都按横向以“条”命名。这里已经发展为京都最繁华的商业区。

京都古城区
《名侦探柯南:迷宫的十字路口》
京都的古城区发展成了商业中心

而奈良的古城则还是一片古香古色,以最古朴的姿态示人。

奈良和京都都是某种意义上没有地铁的城市。奈良太小,去哪儿直接踱步走就行;京都则故意没建地铁,去哪儿都得坐巴士,沿途可欣赏京都的市内风光。

而东京,就是一个到处都是地铁和站台的地方了。地下交通掘地很深,恨不得把地壳都给钻通了。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大都市,建筑物太大,人太小,像个蚁穴。不把头抬成90度望不到天。在街上稍微停一会,就会挡住身后一堆人的去路。

涩谷夜景

这座1450万人口的城市,它的夜景的确分外地好看。大的小的圆的方的建筑物,共同成为了城市天际线的一部分。

东京铁塔上拍摄

(旅行才回来 累了 睡觉 明天再写)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是喂饭不是wifi
作者是喂饭不是wifi
3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是喂饭不是wifi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