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小说的女人的儿子

I 甜老虎 2017-08-12
我被绑架了。绑架我的声称是我的粉丝。
他浑身被糖纸包裹着,关键处还包着保鲜膜。这些糖纸,有一些是超市货,有些是进口的,还有一些是巧克力包装,我对吃糖兴趣不大,所以一时分辨不出是什么牌子。
当我知道我是被我的粉丝捆住了手脚以后,我镇定多了。
这当然是一种毫无智商的镇定。和不知道从何说起的自信。
我只是,确定了我并非遇上了一个不懂我的变态。
目前站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异常懂得我的变态。
二者有区别吗?还是有的吧。
既然是我的粉丝,我应当有被他释放的可能性的吧。就算不会,同样是想弄死我,与自己的粉丝斗智斗勇,至少也会多一点线索的吧?
还有,若是死在懂自己的一个变态手中,总比被一个胡来的人乱刀砍死要强吧。
哎,我都在想什么啊。
集中精力,我想问这位粉丝朋友几个问题。
看着他那张冒着锡纸光芒的脸,我实在是问不出口。
难道要问他,你最喜欢我哪个小说吗?
我对粉丝一向冷酷。我要不要酷一点呢?
万一我不像他想象的那么酷,因此招来他的杀心呢?
哦,对了,他到底是谁啊?

你是谁啊?
我得硬气一点。
我是你的粉丝。
我知道啊,你在哪里看的我的文的。
我想看自然能看得到。
你喜欢哪篇啊?
写爱情的。
完蛋了,我写的爱情都是虐恋。
请问,你为什么...
我被绑架了。绑架我的声称是我的粉丝。
他浑身被糖纸包裹着,关键处还包着保鲜膜。这些糖纸,有一些是超市货,有些是进口的,还有一些是巧克力包装,我对吃糖兴趣不大,所以一时分辨不出是什么牌子。
当我知道我是被我的粉丝捆住了手脚以后,我镇定多了。
这当然是一种毫无智商的镇定。和不知道从何说起的自信。
我只是,确定了我并非遇上了一个不懂我的变态。
目前站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异常懂得我的变态。
二者有区别吗?还是有的吧。
既然是我的粉丝,我应当有被他释放的可能性的吧。就算不会,同样是想弄死我,与自己的粉丝斗智斗勇,至少也会多一点线索的吧?
还有,若是死在懂自己的一个变态手中,总比被一个胡来的人乱刀砍死要强吧。
哎,我都在想什么啊。
集中精力,我想问这位粉丝朋友几个问题。
看着他那张冒着锡纸光芒的脸,我实在是问不出口。
难道要问他,你最喜欢我哪个小说吗?
我对粉丝一向冷酷。我要不要酷一点呢?
万一我不像他想象的那么酷,因此招来他的杀心呢?
哦,对了,他到底是谁啊?

你是谁啊?
我得硬气一点。
我是你的粉丝。
我知道啊,你在哪里看的我的文的。
我想看自然能看得到。
你喜欢哪篇啊?
写爱情的。
完蛋了,我写的爱情都是虐恋。
请问,你为什么要把我捆起来啊?
我用软软的声线问他。
同时担心太软媚,他会强奸我。

果然,他开始剥掉脸上的糖纸。
天哪。我该怎么做。

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天滴了一辆车,上车以后我觉得不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车里空调开得很足,车里的气味,有点风油精用多了的感觉。
我说师傅,开开窗放放味好吗?
刚说完这句话,我就晕过去了。

现在我被绑在这里。手绑在后面,脚,两只并在一起。绑在沙发腿上。
还好我最近在练瑜伽,手肘比较灵活,没有发僵。
仔细思索,被滴滴打车软件里的粉丝碰见的几率也太小了,并且,车里有东西,让我昏过去的东西,说明对方有备而来。
嗯,他一定早就知道了我的住处,也晓得我打车的习惯,在住处附近蹲守,等待被打车软件选中。
我看了一地的糖纸,他得剥掉多少块糖,才能做成这一身装备啊。
而且,在捆完我以后,他还得穿好糖纸装。
我有点觉得他不会杀我了。

看着地上米老鼠头像的糖纸,我觉得我面前是一个柔软的孩子。
我的确是你的孩子。
他说。
嗯?
我来自未来。
他说。
我仔细看他的面容。好像是很像我儿子。
天哪。
我所有来自现实世界的感觉全都回来了,这简直要了我的命。
妈妈。
他说。
我很想逃。
妈妈,他说。
我咬着嘴唇,这一定是做梦。这是文学作品,这不可能是真的。
妈妈。
他一再叫我。
剥去了糖纸的他,穿着小孩子的内裤,我不敢看他,我把视线看向别处。
余光里他的身材尚好,面目端正,眼睛也没有邪气。
你,只是赶来跟我会面吗?
点头。
为什么?
我读了你的小说。
为什么要读我的小说?
偶然间读到的。
我信。点头。
裹满糖纸是为什么?
因为要回来,只能这样。
未来好吗?
还不错。
你怎样?
一般。
嗯。
对了,我忘记问,为什么要绑起我。
但我没问,我猜大概是怕我吓跑了,我猜外面是未来世界,外面一定到处都是飞行器,第五元素那样的女孩遍地都是。
我朝窗外望去。
他走到我身后。
妈妈。
他叫。
嗯?
回头。
一道白光,脖子上被勒住了什么。
咦,小明,你在做什么?
妈妈,对不起。
没关系,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嗯。
能告诉我原因吗?
他的泪水滴在我脸上。
我讨厌你写小说。
他说。

我懂。如果我妈妈写小说,我也会一样讨厌的。
门缝里有一点亮光,还有一丝机油味道。门外传来轰鸣声,听起来不像是飞行器。
门外是收割机对吧?
我问。
假装是我儿子的那个男人点了点头。
我再次看了看他,他穿了托马斯小火车图案的儿童内裤,他看上去真变态,他哭的特别伤心,他大概是真的想成为一个不写小说的女人的儿子。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I 甜老虎
作者I 甜老虎
58日记 6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I 甜老虎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