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游戏] 3 [1874] 2 听雨不思眠

逛得极慢山海君 2017-08-12

“因为雨是最最原始的敲打乐从记忆的彼端敲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特别喜欢雨。 细雨温柔,看一会儿仿佛思绪也被晕开了,觉得松弛舒服。大雨痛快,拉开窗户或者站在阳台上瞪着宽又长的白线,莫名兴奋,就像看了一场了不得的热闹。最喜欢的是夜雨。也许是因为歌词里的“雨下整夜”或者它代表的初中欢乐故事。也许是因为看不清楚所以对声音更加敏感。

比如这个月初的某一晚。十点多躺下时还只是小雨,很稳很均匀的刷刷刷地响着。脑子照例自动调出那些有雨的片段。比如初二或者初一时期末考试第一天下午结束后的暴雨中一群人冲到篮球场上。比如高考最后一场结束后和释一起在潮湿水气中慢慢走过连廊走出教学楼走出学校大门。比如某个暑假阵雨骤起路面上水越来越多和敖帅妹匆匆上了出租车,下了火车后她在短信里说自己的行李箱轮子小水溅进去了。比如几个在雨里告别的模糊场景。比如不计其数次不知时刻甚至不知地点抬头看到发白天空或者乌云快速流走而它们各不相同。更多的记忆被新的数据覆盖。但雨确实提高了不被忘记的概率。所有清楚的和隐约的都被雨唤醒,混在一起,像逐渐升起的雾,把山中一切洗过一遍。

雨打在不知谁家的雨搭上,仿佛是交响乐(几乎不懂,只听过一次现场)某一章里特意被突出的那个部分,贴得很近,越过完美的混响,善解人意地为不懂行的观众提示出听不真切的节奏,这才能感受到那哒哒声逐渐加快,维持了一阵,又慢慢变小。

令人惊喜的是如此循环了几遍,然后突然加到很大,再恢复到最初微不可闻的淅淅沥沥。

不是编,而是真的遇到一场充满节奏感的雨。

“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或许那片土就在那里面。”

第一次读到余光中《听听那冷雨》是在初中语文读本里。总体的感受是声声慢,而且和我对雨的印象很是接近。那时读过很多遍,后来再没有时间沉下心细细通读。在这长长的文章印象最深的就是“杏花春雨江南”这句。那时在首都、市区、山中小城和周边小村之外没有去过别的地方,因此对江南的概念只能靠背过的诗词堆起。

直到这两年,去了南京,去了苏州,去了杭州,去了余光中提到的厦门,以及比狭义上的江南更往南的地方,细想起来,我没遇到几场江南的雨。而且都不像之前想象的江南的雨。

一场下在了建康路公交站浓密的梧桐树叶上。

一场下在了南京博物院被完美避开。

一场是刚到杭州放下行李临时起意叫了在青旅刚见一面的人到五百米外的西湖走走,在孤山岛上天已全黑,正在看南边远山上变幻的灯光,忽起大风大雨,浪几乎能拍到岸上。为了到最近的北山路站点坐公交回去,强行走上断桥,魔幻到觉得离法海小青的那个世界很近,就差一个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一场却是去江东门纪念馆时,从头至尾的大雨让所有心情沉重的人湿到膝盖以上,勉强撑着伞绕了很远走到公交站,一边等车一边望着路那边的灰色建筑——那真是传说中的“环境渲染了气氛”。

一直都没来得及跟谁说,毕业典礼奏国歌时,听得嗓子发紧。

这大好河山我还没怎么逛呢,就要去地广人稀交通基建都不给力的地方呆四年了。

“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听听那冷雨。”

从去年起总有一种跑偏了、不在正轨上的感觉。

如果说科学研究是沙里淘金,为了保证有人能淘到金所以需要有人灌水淘沙,那么我的时间没有花在模仿着学习淘沙上,而是花在了玩耍和为下一阶段的淘沙而要准备的考试和手续上。这种不好好修仙的体验非常糟糕。

副产物是一种近似失忆的难以名状的感觉。像没有根基的浮萍不知漂到了哪里,像快开到终点站时车上没几个人,新手公交司机等红灯时看着行人与车马那一瞬间的恍惚。

远人不可见。

此时的背景音乐是《前尘应念》。

“谁挥长剑/为断前尘旧年/谁道天上人间/应念”


2012年6月14日。

X X X X X,听雨不思眠。求上句。

白头搔更短,听雨不思眠。

挑灯夜苦战,听雨不思眠。

吃饱了撑得,听雨不思眠。

夜阑风满园,听雨不思眠。

凌风却觉寒,听雨不思眠。

离合总无情,点滴到天明。

望月念千里,听雨不思眠。

看雷不想睡,听雨不思眠。

赏雷无倦意,听雨不思眠。

闻风难下咽,听雨不思眠。

仲夏夜已短,听雨不思眠。

品茗难释卷,听雨不思眠。

举杯方称意,听雨不思眠。

闻雁一笑过,听雨不思眠。

那时一起玩的人里,很多都不知道近况了。

我自然是很想念的。

90分钟1700字。可以说是光速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逛得极慢山海君
作者逛得极慢山海君
2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逛得极慢山海君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