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不烂,烂的是你。

列宁儿 2017-08-12

(权当一个刚成年的九零后不成熟的感悟看吧。)

最近一个月见了太多人,也听了太多的事情,诸如隐婚,出轨,约炮之事,甚至有一个人和我说了他的婚姻观,如下,

我不想评论。

是吧,你们是最酷的年轻人,前卫,与众不同,敢干,聪明人,呵呵。

可我不是,我以前也反感过婚姻,觉得婚姻就是一场交易,也查阅过很多诸如换妻俱乐部,open relationship ,orgy party之类的信息,想要提取并且解释它们之中的一些可取和优越之处,其实内心本质只是想用来论证我的有趣,作以谈资。让人觉得我不同,让人耳目一新。

可那是以前,那时候我16岁。

这让我想起两个人,他们是波伏娃和萨特,当然,还让我想起了他们这一对无婚姻恋人生命中出现的别人,也不知道该用情敌呢还是小三四五六七还是朋友来称呼他们,诸如奥尔加、比安卡、奥尔格伦、多罗莱斯等诸多同性和异性伴侣。很烦一些赶时髦的愚蠢自私鬼,只看到了他们这对佳人才子没有婚姻的美丽爱情,可却丝毫看不到他们生活中出现的问题,情人大战,压抑,醋意横生,谩骂,讥讽,等等。总有人拿萨特和波伏娃的契约式爱情来说事儿,拜托,让他们的爱情变得美丽的因素,是两个人高度的精神世界的契合和才华。不是“不结婚!”,更不是“多配偶制婚姻”。

其实说白,「文人」有时候真的是一个“镀金器” 若是把萨特和波伏娃换作常人,我觉得不会有什么“美丽的契约式爱情” 也不会丝毫觉得他们有任何值得颂扬的地方,说白了,没有他们的才华,换作常人,我觉得就只是两个人渣用一生来逃避责任的滥交圈游戏罢了。

你觉得你是波伏娃呢?还是萨特?

对,你说的没错,现实,社会,人性,哇塞,你说的头头是道,没错,我还小,我以后就会知道,嗯,我以后就会知道,so what? 就算我知道了我也不会变成像你们,他们一样,从来没人逼你结婚,也从来没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不准许你离婚。

烂的从来就不是婚姻,好吗。

烂的是你,是你这个不想明白就结婚,不尽责任就离婚,到头来还将一切罪过推给婚姻的烂人,好吗?权利和义务是不可分割的,你有什么资格不忿,有什么理由振振有词。

没错,如果你和一个人结婚,彼此都不是因为爱,那婚姻的确是一场交易,全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既然你已经将婚姻当作交易拿到了你想要的东西时,你是不是就应该在婚后别将你的以爱恋之名的贼手伸到别的人儿身上?(此处鄙视隐婚者,应该送去火葬场。)而现在突然冒出来一群抨击婚姻的人,呵呵,请不要用爱情和自由为理由来自私地索取和赢得脚踏铁索连环桥踏得更容易更无风险的机会。既然那么爱,为什么不结婚,你不是很爱他,她吗?谈到结婚你就怕了?什么是爱人,爱人不是你挥之即来招之即去,虚情假意无病呻吟,别有心机的幌子。开明开放先进的社会,意味着的是一个有不断完善的体制制度的社会,而不是「无制度」社会,开放不等同于滥,人的文明进步,从不在于去摆脱制度,一昧地去让我们的本性得到冠冕堂皇的满足,而是需要通过制度去约束和规范我们的人性,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人类社会上,而不是在河姆渡遗址。婚姻就像一些电热水壶里的那条最大注水量标尺,它让我们有据可依,让我们安心往里注水,同时也告诉了我们,不要超过那条标尺,否则,水沸腾了,就会外溢,外溢搞不好,就会烧毁电器,更糟的是,整个电网都会短路。婚姻扮演的角色,就是那条标尺,有些人不要傻乎乎地觉得,把标尺擦掉了,就可以无论怎样往里随意注水,都可以万事大吉了,水沸腾之后,后果只会更惨。

我妈妈和我爸爸的婚姻,某很多方面来说就挺失败的,这段婚姻让我,和我爸妈,三个人都很痛苦,我就和所有叛逆小孩一样,总是大吼着“你们为什么要结婚”然后再来一句标配“你们为什么要生我下来!”

是婚姻,给了名正言顺地诞下我的扶手。

我的父母现在分开了,有种预感,爸爸应该会很快再组家庭。

我今年考上了大学,其实是逼不得已的,因为,如果我不考上好大学,我真的不知道该去哪儿。换言之,我要谢谢我父母的婚姻,不好,不好得逼我进取。

黄金时代里萧红说过一句话,

“我从一出生起,就开始了流浪。”

长沙有一个自作主张把我贵贵的安眠药扔了,连药盒都没给我留下的兔崽子就对我说过,

“你,就像一只流浪犬。”

对,我父母分开,我好像一无所有,可难倒你就不是流浪犬吗?

并不是说你占着父母给你的房子,那一亩三分地你就不是流浪了,相反,你比流浪犬更可悲,你就是一只看门狗,整日趴在家里沾沾自喜,超低他人,别人给你的东西,从来都不是你的。

婚姻,带来家庭,虽然这个婚姻不那么顺利,家庭可能也不那么美好,但是因为有了它,让我有念头和都斗志去延续我父辈家庭中的可取之处,或者修正上一代家庭中的不美好,以此来奋斗,或是组建自己的家庭。

家是什么?爱情?婚姻?

在此引用一段我十分敬佩的民人名言:

我可以毫不隐瞒地直说,我一直都在努力地让自己不去恨我的父母,可无论如何我都依旧会很爱他们,能让你无限度无次数地去选择原谅的,可能就只会发生在父母与子嗣之间了吧。

虽然我的家庭,我的父母婚姻,都似乎是那样的不尽人意。可婚姻是美好的,当两个人不顾阻挠地愿意去彼此承诺,彼此担当之时,就是弥足珍贵的,这一生,某个意义上,就已经实现了「不白活」的真谛。

我的父母当时结婚就挺坎坷的,家长都不同意,但还是选择了在一起。即使后来,大家都撕破脸,愤恨地分开,并发誓老死不相往来,可在我这个旁观者看来,真情是有的,虽短犹荣,怎么说呢,两个字吧

“爱过。”

只有腥腻又别有心机处心积虑的人才会将法律和婚姻说的一无是处,因为他们的内心自私又贪婪,他们想要肉体,想要新鲜,想要毫不付出,想要爱,想要永远疯狂,想要派对永不停止,想要有人久久地爱他不离开他。却同时又将一切责任,义务,担当,善,拒之于门外,是会让人毁灭的,人无趣不可交,但那些没有担当和责任感的人,更可怕。所以,不要被一些巧言令色惊鸿(虚假的,经不起推敲的)一现的言论和主义骗了,别人怎么说是要听一听,但是最后请自己想清楚。

虽然,我爸妈那不算美好的婚姻确实给我造成了影响,不管他们离婚,对骂,污言秽语,出轨,鼻涕眼泪,大打出手不要脸这些事儿那样的深刻。

但是这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人间事吗?

做什么都不是一帆风顺的,结婚婚后离婚……也是一样的啊,一个成熟的人,应该有去克服糟糕经历的能量,虽然很难,也可能失败,因为这毕竟是两个人的事儿,但不管怎么都好,不要将错归咎于别的事儿,例如,婚姻。

虽然如今我的爸妈,他们彼此之间一团糟吧,那些嘶吼,破碎的声音犹在耳边。

但我却十分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冬天,我去接下班的妈妈,回家之后两个人一块儿在火炉取暖,然后我和我妈妈说,

“老实说,你为什么要生我?而且,妈妈我和你说哦,我以后长大了绝对不会生孩子的哟,到那时你们不要逼我啊。”

然后我妈说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的话,她说

“你现在不会懂的,只有等你以后长大了,遇见了一个你很喜欢,让你很放心的男人的时候,那时候你就会特别想为他生一个孩子,特别想有一个家。”

而婚姻,就是这一切的证明。

然后我妈就给了我一掌,训斥我这么小不想学习整天想的什么鬼。

还记得有一次上课的时候,学到

“grave”

这个单词的时,我们老师就哼了一句:

Marriage is the grave of love.

我觉得尽然也不尽然吧,

剥离一下他的修饰语,

剩下的就是,

“婚姻是坟墓。”

看起来婚姻似乎真的好可怕,

可我觉得坟墓没有什么不好的,

坟墓很好,

因为我们每一个人

都是会死的啊!

前面那一部分废话我其实是想说

其实每一个人都在流浪,出生之后是流浪,成年,步入社会之后更是流浪,

过程在于「在路上」

圆满在于「有所归」

坟墓,一个人一生的归所。

婚姻,爱与爱相拥过的见证。

愿主让我与所爱之人长眠墓中。

end

不不不,我还想说一句我很喜欢的话:

“在这浮躁的世界中,只剩下两个相通的灵魂,懂得该如何惺惺相惜。”

图片来自年轻气盛里一对老去了的导演与女演员。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列宁儿
作者 列宁儿
1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列宁儿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