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孤独恐惧患者

柚子味的小甜甜 2017-08-12

因为某些原因,今天做完咨询后,我翻了一遍自己的微博。

微博应该已经删除了不少,我的状态反反复复。而我大致看到了这一年多接近两年来我的状态历程。这段关系,从2014年初,断断续续维持到现在,我也从23岁到了26岁,没有多少好转。而这中间,很多事件和伤害已经不可逆转,当然我也不想因此变成一个怨妇。

所以我动手写这个是因为今天和咨询师谈到,我是一个对男女关系比较紧张,或者说有一点洁癖的人。而我妈妈是一个活的相对比较松弛的人,尤其是在男女关系上。我爸爸有很多异性朋友,用他的话讲是“一群老女人”,我妈几乎从未干涉过,对此她一向没有表达过什么不满。倒不是她不敢表达,只是她真的很放松,也不担心,我很羡慕她这种松弛的状态。她自己也没有什么异性朋友,但她很享受她的状态。

而她的状态的可能的一个来由是,她从小的生活是非常热闹的,小时候有我大姨和舅舅,后来有我三姨和小舅。她作为中间的女儿,虽然未得到过多的关照,但总归生活在热闹欢腾的气氛里。她的姐姐会打她,她的妹妹和弟弟会一直缠着她,她没有多少时间和空间用来感受孤独或者恐惧。她的焦虑总是关于“能不能赶上车”,“大舅来了吃不上饭怎么办”这类非常务实的问题上。对于想象中的恐惧,她向来没有多少。比如我爸爸的某个异性朋友会不会和他发生点什么,类似的担忧,她完全没有。所以她也不向往很多朋友,大概她的时间,用来热闹的小时候已经很长了,她不再有更多需要了。

而我不同,我从小是一个人。爸爸妈妈上班,没有人陪我,我也不去爷爷奶奶家。每到放假,院子里的小朋友们都会回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里去,很多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守着一个大院子。我脑海里时常浮现的场景,就是冬天我一个人,手冻得红红的肿肿的,靠着墙无助的走着。我有太多的时间和空间,用来感受孤独、恐惧,用来想象一些没有发生的事情。我时常觉得我的屁股不安全,时常觉得我的脑袋不安全,甚至在邻居家里看完鬼片之后(因为那个房间通常会很热闹,所以总是会凑过去),我出门会分不清想象与现实。最夸张的一次,我从邻居家里出来,家中一片黑暗,我恍惚觉得自己在鬼片中,到处喊爸爸妈妈喊不到,最后在外面马路上的一个小屋子里找到了我爸妈。那是我对想象中的恐惧最为深刻的一次,每一个细节直到现在都还清晰的刻在我脑袋里。而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独自一个人坐在公司的办公室,又开始对此展开想象和恐惧。

我有太多的想象,太多自己的空间,太能体会很多其他人没有体会的情绪、感受。我不知道我的多愁善感、些许的敏感是不是与此有关,我不能确定。甚至关于对分离和孤独的恐惧,也大多与此相关。

我妈妈上班的地方,就在我家隔壁,走路过去不过10分钟,但每次送别她的时候,我都是泪眼汪汪,孤独又来袭,而我担心她再也不回来。就算是和邻居小朋友分离也是一样。其他的小朋友都是一放假就去乡下了,只有个比我小2岁的小姑娘,寒暑假的时候她外公会过来陪她一阵子,然后把她带回乡下。她外公来带她玩的时候,我都是蹭着一起的,也是我最珍惜的时候。但是每当她外公要带她走的时候,我就会非常舍不得,那种恐惧和孤独感,现在想起来都可以哭出来。

我的害怕孤独,大概从无数的那些孤独的白天中,就已经初现端倪了。我很喜欢上学,很不喜欢放假,只有上学的时候我周围是充满了人的,是热闹的,欢腾的。我妈妈用来威胁我的话通常是“你不听话就不让你去上学了”,这也许可以解释小时候我是一个学霸的事实。

我真的害怕孤独,这和经济独立没有多少关系,当然经济独立之后多少多了一些安全感,但对于孤独的恐惧一点也没有减少。哪怕不幸福,哪怕痛苦,总好过一个人吧,我经常会这么想。我赚钱不少,因为父母帮不上忙,所以暂时买不起房,这也让我很忧心,但我总归还是可以活下来的,不用依靠什么别的人。但我仍然害怕分离,害怕孤独,害怕再也没有人陪着我。

有的时候我觉得我很像松子,我当然不想成为她。但我很多特质很像她。

我想象中的自己是袁泉扮演的唐晶那样的,坚不可摧。但太难了,跨出每一步都非常的艰辛。艰难到我想抓住和我有过深刻的连接的人,什么都不做,就那么陪着我。但这,也太难了。

是的,我非常害怕分离和孤独,却对现在发生的一切无能为力。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柚子味的小甜甜
作者柚子味的小甜甜
7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柚子味的小甜甜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