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好每一个真实的人——专访《心理罪》万茜

Mr. Infamous 2017-08-12
(6月18日,在上海同时采访万茜与李纯,都一直笑。万茜那种杠铃般的笑声,至今难忘,李纯也很有意思。按《看电影》策划要求,只整理了万茜的采访内容,下次有空,补上李纯的,这两个人啊,相互之间可多笑料了。)

都知道万茜不仅擅长演戏,还擅长发出她自嘲过的杠铃式笑声。如此爽朗的演员,倒演过不少压抑的角色,这次在《心理罪》中,挑战的则是高冷法医乔兰。不管怎样,她对表演的拿捏,没有担心的必要。


辛苦一回嘴皮子

这部是犯罪悬疑片,这类片子看得多吗?
万茜:我看犯罪片不是那么多,但是烧脑的比较多(笑)——那个也算是犯罪了吧。

那这个也有点烧脑吧?
万茜:烧,这个烧(笑)。

是什么契机促成这次出演?
万茜:我后来跟导演聊天,他说第一次见我还是我在学校的时候,那时他是张艺谋导演的团队,好像专门拍一个广告,到我们学校来选角,那时就有点印象了。十几年了,暴露年龄了(笑)。

之前读过原著吗?
万茜:要做功课。

看完后觉得哪个角色更符合自己?
万茜: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书里就没有我(笑)。

电影改动得比较大?
万茜:对,但本来女性角色就不多,主要以方木和邰伟他们为主。我是助攻吧。

之前没挑战过法医,你说在专业术语上背得比较辛...
(6月18日,在上海同时采访万茜与李纯,都一直笑。万茜那种杠铃般的笑声,至今难忘,李纯也很有意思。按《看电影》策划要求,只整理了万茜的采访内容,下次有空,补上李纯的,这两个人啊,相互之间可多笑料了。)

都知道万茜不仅擅长演戏,还擅长发出她自嘲过的杠铃式笑声。如此爽朗的演员,倒演过不少压抑的角色,这次在《心理罪》中,挑战的则是高冷法医乔兰。不管怎样,她对表演的拿捏,没有担心的必要。


辛苦一回嘴皮子

这部是犯罪悬疑片,这类片子看得多吗?
万茜:我看犯罪片不是那么多,但是烧脑的比较多(笑)——那个也算是犯罪了吧。

那这个也有点烧脑吧?
万茜:烧,这个烧(笑)。

是什么契机促成这次出演?
万茜:我后来跟导演聊天,他说第一次见我还是我在学校的时候,那时他是张艺谋导演的团队,好像专门拍一个广告,到我们学校来选角,那时就有点印象了。十几年了,暴露年龄了(笑)。

之前读过原著吗?
万茜:要做功课。

看完后觉得哪个角色更符合自己?
万茜: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书里就没有我(笑)。

电影改动得比较大?
万茜:对,但本来女性角色就不多,主要以方木和邰伟他们为主。我是助攻吧。

之前没挑战过法医,你说在专业术语上背得比较辛苦?
万茜:哈哈开玩笑(笑)。那个确实是挺难背的,我后面还去配了个音,几乎把这些专业术语全部重新捋出来,然后说的语速还特别快。我当时想,我(之前)怎么把这些词儿说出来的呀(笑)!一直说个不停,我还挺佩服自己的记性。太专业了,很多东西是以前完全不可能说的,再就是,咱们的道具师做的道具也挺逼真的,有很多解剖戏,搞得跟真的在面前,还是会有点不舒服。

要怎么克服这种感觉?
万茜:就是告诉自己,这是假的。没关系,这是假的,然后一摸,呃(笑),还是会这样。

会有很多血淋淋的场面吧?
万茜:很多这种渲染。但是那血嘛,还好有一点,虽然它看上去是真的,但是你摸上去它是粘的。有蜂蜜、止咳糖浆、色素,就是隐隐之间还能闻到空气中有一种香甜的味道(笑)。

演之前有没参考一些法医角色?
万茜:我采访了很多法医。也去法医鉴定所看过了。没有能看到真实的场景,因为纪律不允许。但是他们给我看了很多资料,很多很不舒服的图片,跟我描述了很多不同的法医,在面对什么情况时曾经发生过什么事。采访各种性格不一样的法医,跟他们聊天。会做这样的功课,有了基础之后,其他就好说了,毕竟不管是什么工作,都是一个活生生的真实的人,一定拥有自己性格的一套逻辑。

哪场戏拍得最辛苦?
万茜:我嘴皮子很辛苦,专业术语说一百遍(笑)。

念的时候是硬背还是先理解?
万茜:理解完了再背。但你就算理解透了,也没那么容易,因为我不太擅长说这些东西,毕竟不是自己真正的专业。你现在让我说表演的专业术语,我可能跟你说一大段,然后都不见得你能跟上我的思维,但是法医毕竟不是我的强项。

但演戏好玩的地方正好是挑战不太熟悉的。
万茜:好玩是真的挺好玩的,也挺涨知识的(笑)。


再战一种犯罪片

你说过很期待和老乡廖凡合作?
万茜:因为他是我师哥,在学校时就听过他。我进校的时候他已经毕业了。我毕业后在国话(国家话剧院)演话剧,那时就认识他,就知道师哥戏特别好,还蛮期待跟他合作。所以我知道这部戏有他的时候,特别开心。

作为老乡,有没有特别默契?
万茜:我们只有说家乡话的时候才能感受到那种默契吧(笑)。还是师哥师妹那种感觉多一些。

对廖凡印象怎样?
万茜:他对自己挺狠的。

李易峰呢?
万茜:挺用功的。

廖凡拍戏时受了不少伤,你有吗?
万茜:戏里廖凡跟峰峰(李易峰)两个人打戏特别多,伤还不少,就是一直在打,然后在泥里滚,全身从头到尾,鼻腔里都是泥。我相对来说还是以文为主,没有他们那么辛苦。

乔兰有没有遇到危险的处境?
万茜:有啊,差点被浪卷走(笑)。也没有人来关心,哎呀,万茜你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浪拍到?现在冷不冷啊?所有的人都去镜头前看回放。“哈哈哈哈,好好笑!”这就是我们剧组的人(笑)。

你之前也拍过水戏,挺难的。
万茜:尤其在水里的时间跟在岸上的时间是不一样的(笑)。我原来拍水里戏的时候,下去之后,“好了没有?”才两秒钟(笑)。在水里就是这样,以为过去很久,但实际上外面才过了几秒钟。

如果比较《你好,疯子!》,心理戏上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万茜:这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因为《你好!疯子》是针对、研究一个角色的心理状况、心理变化,或剖析她的心理性格,但《心理罪》是分析城市里不同的一些人群——可能是边缘人物——他们的心理状况,以及这种心理状况给他们或给社会带来的某些影响。研究方向是不一样的。《心理罪》其实算是一个犯罪悬疑片,会有很多破案的东西和动作戏在里面。

参与《你好,疯子!》对《心理罪》的表演有没有帮助?
万茜:还好,因为我这个戏里面,并没有再演一个神经病(笑)。

接下来还有什么角色要挑战?
万茜:我啊?哎哟,我已经连拍两年戏了,有点累了,我决定先给自己放个假,哈哈哈。休息一下。

(简版载于《看电影》)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Mr. Infamous
作者Mr. Infamous
1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Mr. Infamous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