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芸与小红的恋情

萌到了 2017-08-12

首发于知乎。

今天发现很久没发日记了,贴过来凑个数。

一家之言,撕X不约。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贾芸和小红之间的感情的确是一段美好的爱情佳话。但是放在当时,是相当不妥当的行为,违背了礼教和家规。 当时讲究男女大防,贾府这种侯门,还讲究“内言不出,外言不入”,未婚的女性和异性私下往来,并交换礼物——在当时算是定情信——是非常不妥当,甚至算作无耻的行为。

凤姐查抄大观园的时候,查出两桩私下传递物品的行为,都是丫鬟和异性之间。 一件是司棋和表弟潘又安私下交换定情信物,司棋和表弟在大观园私会的时候,还被鸳鸯撞见了。当时司棋的外婆就在查抄的队伍之中,众人对她的戏谑调侃,甚至是羞辱,相当明显。司棋的外婆也觉得十分惭愧,当场自己打自己的脸。之后司棋被赶出大观园。再后来司棋和表弟殉情而死。 一件是入画和哥哥私下传递贾珍赏赐的物品。这件事本无可厚非,如果入画的主人惜春愿意庇护遮掩,入画还是可以留在大观园的。惜春不愿意维护,因为入画的行为折了她的面子,加上她爱惜自己的名声。 总之,这两个丫鬟,虽然情况不同,最终都因为违反家规被赶出了大观园。司棋的行为性质更恶劣一些,被赶出了贾府。

贾芸和小红之间,一来有身份上的差距,贾芸家里穷,他姓贾,但不是贾府的公子哥,不是小红的主子。如果贾府不肯成全,贾芸毫无办法。而小红的父母是贾府的管家,还是非常得势的那种,但她毕竟是奴婢,还是家生奴婢,属于奴这个阶层。奴婢的婚姻大事、人身自由都被主人掌握。如鸳鸯被贾赦看中,如果不以死明志并发誓终身不嫁,根本无法拒绝。又如彩霞和贾环有感情,但来旺家要她做儿媳,贾环不肯开口讨要,她就无法拒绝这桩婚事。小红和贾芸来往,并有了感情,很明显僭越了等级,坏了家规。类似情况还有贾蔷和龄官。

二来他们私底下来往并交换信物的行为,和司棋事件的性质是一样的。如果被人察觉,小红会像司棋那样被赶出大观园。

至于为什么设计坠儿传递。这里不得不赞扬一下曹雪芹的笔法了。在他的笔下,形形色色的女子形象都是饱满复杂的,没有哪一个是完全彻底的坏人,都有那么一两个闪光点。上面提到的司棋,为了一碗蛋羹,闹出砸厨房的事。还在柳氏母女落难的时候落井下石。这些事情上,她很坏。但她和表弟的私情被查出来以后,她不慌不忙,连王熙凤都觉得纳罕。之后她又殉情,性烈如火,忠情如斯。她并不以自己的感情为耻,在那个时代是很罕见的。

回过头来说坠儿,盗窃案发之后,她被赶出了贾府,但她没有宣扬小红的私情,可见她是忠于友情的。也可见小红并没有信错人。

坠儿和小红在怡红院都是不得势的,加上两人都不是晴雯、麝月、袭人那种等级的大丫鬟,地位都很低下。两个地位相同、处境相似、没有利害冲突的姑娘,结成朋友并不奇怪,至少在曹雪芹的笔下并不奇怪。多说两句,曹雪芹笔下的女孩子都是纯真的,任何两个女孩几乎都有成为朋友的可能性,如黛玉和宝钗,一度关系不好,后来好得如同亲姐妹。

因为坠儿和小红关系好,所以她愿意为小红和贾芸传递。但这件事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只能偷偷地。坠儿和小红还避开众人在亭子里商议,不巧被薛宝钗听见了。薛宝钗为了免掉自己的嫌疑,假托自己是在追黛玉。有趣的是,坠儿和小红都认为被薛宝钗听见没有关系,但是被林黛玉听见就有问题,两人为此还惴惴不安了很久。

总结一下:贾芸和小红两人之间的爱情在当时并不是佳话,坠儿因为和小红关系好,做中间人进行传递最合适。所以曹雪芹才这样写。

当然,还有一种简单的解释,曹雪芹安排坠儿这个小偷作为中间人进行传递,实际上是在暗示贾芸和小红两人之间的感情是违背礼教、违反家规的。从曹雪芹的那些双关、谐音、伏笔等写作手法来看,很有可能。

曹雪芹的后四十回的回目中有贾芸在贾府败落之后的义行,大概是因为这个,所以在写作的时候,才没有对小红和贾芸的行为进行过多的批判,只小小地暗示了一下。考虑到曹雪芹经历家变,大起大落,对人间冷暖有了深刻的认识,因此对一些不那么合礼——注意是“礼”——的行为有了理解之同情,所以才暗示而不是明示。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萌到了
作者萌到了
3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萌到了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