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墨西哥到加勒比海

HELLO-Frank 2017-08-12
论捷克小哥的拍照技术,上图就明白了,一个大屁股。

项目结束之后,我家host坚持让我各处看看。

“你一定要去Cancún啊!”

八月十日整整一天几乎是在准备去往Cancún,收拾一小包行李,与host和两只猫告别,匆匆赶往机场与智利小哥Cristian在机场会面。一切都很顺利,行程大部分都是Cristian规划的,因为他会西班牙语,比较方便。在飞机上我翻看了宋庆龄女士的文集,有告广大学生书,西安事变记录,美国往事回忆录等。在云端跨越半个墨西哥,窗外只能看到湛蓝的海和白色的岛屿,然而我心里却想的是书中宋女士和蒋委员长坐飞机时描绘的过去祖国贵州、云南、四川、重庆崇山峻岭山川河流的模样,大西南地域辽阔而又闭塞,却处处流淌着国人的鲜活的血脉。宋女士极力呼吁广大青年行动起来为祖国献出力量,学习西方先进技术,盼望着国强,盼望着民族的重新崛起。穿越到二零一七年,中国人的足迹早已踏遍了世界各个角落,中国各家科技品牌在海外各地落户发达,就在墨西哥,中国品牌随处可见,让我并没有感到祖国的遥远,这的确是因为以资本运作的收益为中心得来的成果,但资本与国力却早已相融相生。坐在飞机上,无一自家面孔,面容虽易,然心生欢喜,缘起中国。

走下飞机,从十六摄氏度均温的墨西哥城来到Cancún,只想一头扎进冰啤酒的桶里。按着Cristian的计划,我们顺利的坐上了前往Playa Del Carmen的巴士,窗外的碧海蓝天、椰树森林逐渐的失去了颜色,灯火阑珊,耳机中随机播放着音乐,乡村与流行,中文与英文,快与慢,动与静,巴士和风景与感触都会随着音乐风格的变化而跳不同的舞蹈,每一支都让我陶醉。望着车内隐隐的微光,一车人激动的在为一个小孩唱的采莲曲喝彩,大姨和大姨夫笑的最开心,那是在福州的观光巴士上;可是淑宁姐却又向我揭示着苏州寒山寺街景的静谧;不久我们堵在了北京五环外的高速公路上,卢迪拿给我一大包零食;最后我们终于从泰安回到了家,信哲非要下车,于是我们,包括晨琳决定一起下车,三个人的影子在橙黄的海洋里畅游,笑声传到了远处的山上...游与友谐音,是否有其中的道理?望着身边专注于巴士小电视的Cristian,答案应该是有的。可等我回过神来,望着周围阴森森的街道,我弱弱的问了Cristian我们下车的地方在哪,他也不清楚,这附近的安全指数很令人担忧,如果就在这下车,我想我们还没走到旅舍身上的东西就已经被抢光了,只是不知道是硬抢还是拿着枪威胁。Cristian说这安全系数可能有70%左右,而且我们应该会到城里下车。我仿佛又睡了过去。

进入市中心,城镇开始活了起来,街上的男人们穿着裤衩都感到多余,女人们挂着比基尼都感到遮掩的太多,小孩子跑来跑去,空气里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随着一个接一个商铺的热曲舞动,琳琅满目的商品为夜晚增添了光亮,Tacos的小店一个接一个,烟火通明,散发着墨西哥特色美食独有的魅力。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椰树也为你跳起热舞。我们到站了,车站就在海边。

可是旅舍并不在海边。夜里八点,我们沿着大道向回走,人群渐渐奚落,营业的商铺也渐渐少了许多,可是我们的旅舍好像还有一段距离。从城市主干道转入分道,路灯遥遥相望,我们不觉加快了脚步。

“是这吧?”

“走进去看看”

一大栋别墅靠着游泳池散发着幽蓝的光亮,热情的墨西哥小哥帮我们迅速办完了入住手续就带我们去了房子。内部精美,我们心满意足。简单的将行李收拾了一下,洗浴换衣。根据店主小哥的建议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家Pizza店,仅仅100比索就能吃到中等大小的pizza,我们一人也就分摊20块人民币,我们将pizza带回了家。墨西哥人吃饭就是主食加可口可乐,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可乐。几只小猫趴在房间的窗台上告诉我们他们也想吃,可是我比他们更饿。明天就能见到梦幻的加勒比海,我激动了一晚上。

屋顶是椰树三角状的,一张大床盖着美美的圆形吊帐,厨房、淋浴、衣柜、小餐桌,三张大窗,窗外就是那个幽蓝的游泳池。
海边的一家大型商品市场。

沙子很舒服,像软软的垫子。

“快下来!”

“快下来啊!!”

“...”

沙子很舒服,像软软的垫子。

慢慢走进海,我想到了《肖申克的救赎》最后的台词:“我希望太平洋的海和我想象中的一样蓝”,这是虽然是大西洋的海,但海终于满足了我的想象。我一头扎进了大海。

“我希望太平洋的海和我想象中的一样蓝”

“Hey你好!”一位墨西哥小哥向我打招呼

“你好?”

“这水太冷了吧!”他远远望着水中的我。

“什么?不啊,快下来爽的很!”

他也慢慢走过来泡在了海里,而且把头也沉浸了。

“不冷吧!”

“很舒服,就是有点脏。”

“有吗?!”

“你是来度假的嘛?”

“算是吧,你也是?”

“不呀,我是半年前从墨西哥城搬到这里来的。”

“噢这么巧,我也是昨天刚从墨西哥城过来的!我来自中国!”

“哇哈哈哈那简直是这的另一边!这么远呐!”

我们互相介绍了自己的情况,他很喜欢这,他每天都会拿着摄像机来海里拍摄,寻找一些小鱼。

“如果你沉下来,这些小鱼就喜欢呆在你身上,吃你身上的一些东西,很奇妙的。”

“哈哈那是因为你身上比较脏吧!”

我们不禁大笑起来,他告诉我前几天有海啸,这几天的水不如以往的蓝,海里的一些东西都被翻了上来,他还让我看了过去的照片。

我不会那么背吧?我们一直向大海索取,丢弃废物,它也会有受不了的时候。他向我推荐了很多美丽的地方,不过我都已经记不住了,名字都是本地的名字,我怎么能记得住呢?但我们聊的很开心,因为我们在海里,用咸咸的海水干杯庆祝了。

“我爱墨西哥!这里的热情的人们,美味的食物...”我说了很多。

“祝你玩的开心!享受墨西哥!”

“没错的!Gracias!”

他向远处游去,突然在一个浪潮中反过头来大喊:“对了!我叫安德烈!”

“我叫弗兰克!”

坐在沙滩上,不知怎么的突然在沙子上画起了小人,一个是爸爸,一个是齐齐,一个是妈妈。可是我刚画完一个,海水就已经擦掉了一个,但是趁着海浪休息的空儿,我终于画完了三个人,这下我们一家人都来到了加勒比海的海滩上享受着无限风光,海浪尽力的打过来,想弄湿他们,海浪也如愿了。

爸爸,齐齐,和妈妈

不久我们就回去了。按计划我们只在Playa del Carmen一天,然后去Tulum四天,在Cancún一天。可惜兴致没有办法涂抹防晒霜,炎热的天气晒干了岸上我的兴致,逐渐的我们成了两只伸着舌头的癞皮狗。我们在一个主干道的马路停了下来,这是一个没有红绿灯的人行道。我们等了十分钟。可是仍然车水马龙。突然一位身边的爷爷用西班牙语嚷嚷着什么,Cristian突然拉着我过了马路,所有的车都停了下来。

“那大爷嚷嚷着让我们直接走,直接走!要不然就可能永远过不来了!”

我们俩都被震惊到了。其实在墨西哥过马路的时候,很少有车不让人的,即使在绿灯的时候,所有的车都示意人们先过马路。其实在这儿不管是墨西哥人还是外国人都会出现“中国式过马路”的状况,只不过他们不集群,随便两三个人就过了,而且司机好像也并不在意,一切都让着行人。

我们在宽大的马路上顶着炎炎烈日,终于拦到了由Playa del Carmen到Tulum去的小型巴士。在Tulum,新的旅舍也有游泳池,我们跳进了游泳池,一切都和着蓝色的水和白色的银光,渐渐散去了。

Encanto Cantina
我们跳进了游泳池,一切都和着蓝色的水和白色的银光,渐渐散去了。

2017.8.11 Tulum Encanto Cantina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HELLO-Frank
作者HELLO-Frank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HELLO-Frank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