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写字

HTK 2017-08-12

今天看一个写字先生的两张字,字体是个人风格的行书,我不是太会欣赏,只看出其中几个字的笔画顺序和日常练字不同,于是问应该怎样写更好,他说“顺手写”。

他是按照现代人笔顺写的,例如“有”,先写横再写撇。还有“若”,繁体下面是两横,先写两横再写撇。可是在古代这两个字的撇顺序都在长的那一横之前,这是来源于早期篆隶的笔顺。

还有一个字“维”,右边的“隹”字,他是先写单人旁,再写右边,可是这个字是鹳鸟的象形,演变到后来就是撇、点、竖的顺序,从象形字到行书看到的都是这样,而且这样写字更好看且字不易散。

写过一点篆隶或行书的对这几个字应该都不陌生,挺奇怪这位先生不知道,毕竟他的字价不菲,如按照他说的顺手写,那只能理解他日常都是这样书写,他平时都用繁体,还用繁体发微信,繁体里许多字笔顺都与简体不同,他这样不难受?

后来我觉得他大概不写楷书之外的其他,而他现在写的我且称为“潦草的现代繁体字‘’。

他可能也觉得我吹毛求疵,等我问第二句后就不大搭理了,这倒让我想要再来聊一下写字这件事。

几年前在幼儿成长中心教画画,有个老师让我给她孩子上书法家教,那时我已经知道单学楷书是有问题的,但是小学里都要写楷书,于是每次我会把要写的字的篆体写法找出来,当时参考了吴昌硕的帖子,吴的字比较有趣。课上我先讲一个字的象形起源,然后再对应楷书,小孩很听得进去。他的好朋友也一起学,那女孩写了几天后她妈妈说这是她写过的最好的字,这是言过了,我只希望他们不要对过于抽象的楷书感到茫然。

我也教他们简单的笔顺,以及一些和现代汉字写法不同的字,例如“左”和“右”的横撇笔顺看起来相同其实不同,他们都很惊讶,这也是象形字的变化,虽然我不知道这样教是否对写好字有用,但起码他们听到了一些新鲜的东西。

一个多月后女孩随父母出国定居,其实没教多少,欣慰的是临走前给了她不算乏味的书法启蒙。之后我也搬走不再教那男孩,几本旧字帖和两个小砚台都留给他了。

在教课时还有一件会强调的事,就是让他们站着写,悬肘。开始都抖,抖也要悬着,屏住气写完一个字,站着是要俯瞰整个字的结构布局。我不要他们很慢的描字,而是要让他们知道笔在行走提顿时自然产生的笔触效果,写的太慢笔画的气韵筋骨全没了。

我小时候写大字也悬过肘,后来刚写小楷那会儿没悬,写的看着整齐却总觉得蔫。有天坐在地板上拿了张生宣临芥子园画谱玩,临的是虞姬,临完顺手把后面的人物介绍也抄了一遍,当时手臂是悬空的,就像席地而坐写字的古人那样,那线条和字写的都有些不齐顺,但家人看到说比我在桌上写的那些都好,我也觉得那张字更挺拔有精神,此后就改悬肘,在桌上也是,写大小字或画白描都悬,一两个月就悬稳了。

小时候我爸管悬肘叫悬笔,后来我才发现被误导,悬也分悬腕和悬肘两种,写小字和画工笔大多是悬腕,那位写字先生也是,但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悬肘,也就这样写下去了。

网上关于写小楷要不要悬着的争论很多,其实也没有太多争的必要,练字时悬着当然能锻炼手力,真练好了悬不悬只是个习惯而已。我倒是提倡在写熟笔画后可以练习速写(加快写字速度),把毛笔字也当成一种日常的书写方式。常见有人说写字是一种修行,这说法太自作多情,毛笔能更好体现汉字的美感不假,但还不至于握了几天笔就能提升人的境界,倒是那位卖字谋生的先生要实际的多了。

其实我很想再坐地上写写画画,在桌上写久了脖颈酸,可惜现在房子铺的是地砖,又滑又冷。夏天有两次还坐在床上写过,纸笔帖子加枕头毛巾毯堆了一床,真想把席子拖下床,铺到地上去,但也没有地方可以铺了,客厅已经被沙发茶几餐桌椅占领,这些标配家具真的有必要吗?我又不看电视。但由不得我。

写字桌在卧室窗口,电脑桌在楼梯下的角落,书柜在客厅沙发对面,每次写字查资料要跑三个地方。现在只有一室,即使买了两室三室的房子,大多数家庭也会设计成主卧、次卧、客卧……人们觉得打地铺对客人不敬,睡床就平等了,现代人真比古人还要封建。

古时习以为常的事今天也都成了稀罕,就像过年写个对联还有人要打格子,某个书法家在冷门碑刻里捡半句话抄了裱起来就卖三四万,还是起拍价。慢说写字这样,别的也不差,传统爱好近年咸鱼翻身大众追捧,好事是好事,就是似乎总有些看不懂的书画,读不通的诗词,听不下去的古风流行曲,以及无数虚幻的点赞。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HTK
作者HTK
245日记 69相册

全部回应 23 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添加回应

HTK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