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2

-蒋羊- 2017-08-12
仔细算来,今天已经是爸爸过世的第八天了。
上个礼拜周五,应该是全家面临的最黑暗的一天,爸爸是在那天晚上9点半多的时候离开的,我只能让自己尽量只记得,他临终前对我们说了BYEBYE,那是非常突然的一声,像是有人临时叫他有事,暂时的告别。那天晚上的细节我是不大愿意去仔细想的,如果一定要一点一点的扒开那天的细节,全家人估计都会崩溃。
周二是葬礼的最后一天,周三就又回深圳,只记得回深圳的车上又哭了一回,大概是想起了一个多月前,爸爸还没检查出肝癌晚期,来深圳中转到广州的那次。那天他是一大早去的家乡的火车站,买的到深圳的动车票。我代入了那天的他,我看到的一路风景,一定也是那天他一路所见,我不知道那天他是怎样的心情,是否一路的惆怅。
那次去广州应该是爸爸这一生最后一次回到自己曾经奋斗生活了十来年的城市,为的只是收回之前所剩不多的别人欠他的债务。无奈的是债务已经有人替他收回,没有告知他,爸爸只得尽快返回家乡。而这时爸爸此行到广州的所剩已经不多,要不是我不放心,打电话给他,估计他身上剩下70多块钱,没钱买票的窘境,是不会让我得知的。记得当时立马给他买了到深圳的票,在他过来深圳的途中定好酒店,到达之后让他立马来我的住处,当时爸爸只是坐了10来分钟,要了...
仔细算来,今天已经是爸爸过世的第八天了。
上个礼拜周五,应该是全家面临的最黑暗的一天,爸爸是在那天晚上9点半多的时候离开的,我只能让自己尽量只记得,他临终前对我们说了BYEBYE,那是非常突然的一声,像是有人临时叫他有事,暂时的告别。那天晚上的细节我是不大愿意去仔细想的,如果一定要一点一点的扒开那天的细节,全家人估计都会崩溃。
周二是葬礼的最后一天,周三就又回深圳,只记得回深圳的车上又哭了一回,大概是想起了一个多月前,爸爸还没检查出肝癌晚期,来深圳中转到广州的那次。那天他是一大早去的家乡的火车站,买的到深圳的动车票。我代入了那天的他,我看到的一路风景,一定也是那天他一路所见,我不知道那天他是怎样的心情,是否一路的惆怅。
那次去广州应该是爸爸这一生最后一次回到自己曾经奋斗生活了十来年的城市,为的只是收回之前所剩不多的别人欠他的债务。无奈的是债务已经有人替他收回,没有告知他,爸爸只得尽快返回家乡。而这时爸爸此行到广州的所剩已经不多,要不是我不放心,打电话给他,估计他身上剩下70多块钱,没钱买票的窘境,是不会让我得知的。记得当时立马给他买了到深圳的票,在他过来深圳的途中定好酒店,到达之后让他立马来我的住处,当时爸爸只是坐了10来分钟,要了杯水,服下强胃散,当时爸爸的肝区已经很痛了,但是我们都不知道,爸爸也一直以为是胃痛。服药过后,给他定了第二天回家乡的动车票,带着他去酒店,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在等电梯的间隙塞给他几百块,到酒店之前,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行李都放好之后,爸爸提议自己去找吃的,道别之后我独自回到住处。
第二天,睡的有点过,主要是没有正职工作的我,对于早起并不那么自律。睡睡醒醒中,有人大声的敲门,跑过去一开,爸爸只是轻轻一说,我先走了。就消失在走道里了。
从那以后,加上妹妹有时微信反应一些家里情况给我,我默默的心里有一点慌张,这是没有稳定工作怕的,也是担心家人万一出个好歹怕的,我开始把我的想法告诉AARON,我会开始问他,你有没有担心过,万一哪天自己最亲爱的人,出了什么事,你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怎么办?那时的我大概是有预感,家里可能要出事了。
今天打了电话给妈妈,聊吃饭,聊妹妹,聊工作,我内心依旧罪恶着,因为想起,爸爸走的那天早上还在跟我聊天,说起我的工作,说起他对我的担心,我不敢告诉他的我的窘境,那时的我只是希望他不要操心,不要因为生病痛着。
以前,总自诩我是不需要爸妈操心的孩子,很少主动给家里打电话,除非节日祝福的时候。爸爸葬礼结束那天家里大扫除,一层到三层,开始想着我们都不在家了,妈妈应该会孤单吧,家里万般的冷清和空落呢。
从家乡回深圳之后,开始跟妈妈频繁的微信联系,就算是没事晒个饺子什么的也要说,毕竟我自己常常也会感到孤单,感到孤单会侵蚀人的心性,我不想妈妈也这样。
现在对于家里来讲,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爸爸虽然走了,但是他生前留下的要处理的摊子也并不少,希望一直保持比较好的心态,早点找到工作,经常回家看看妈妈。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蒋羊-
作者-蒋羊-
2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蒋羊-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