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门口的那个人

昔我往兮 2017-08-12

摩托坏了,正午的太阳又热,我只好从林子山路绕回家。山中宽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铺上了些碎石,正午的马路上一片寂静,这里却热闹得很,形形色色的蝉声像一场盛大的交响乐,是一首催人快走的曲子。

转了个弯,突然看到了那座熟悉的墙房,只是它比记忆中略显旧显小了些。

而屋门口坐着个人,一看到我便笑了起来。我停下。

“陈友啊!还记得我吗? ”

“你是陈齐。”他说。他的笑竟还同年少那般灿烂。

陈友,我心中那个曾经最耀眼的少年。

我和陈友认识是在小学,也许是因为我一直想要他兜里的那颗弹珠,所以从六岁互通姓名的那天开始,我们在一群男孩子里成了最好的玩伴。

爬树偷瓜抓鱼割草,没有什么遭遇强匪两肋插刀的故事,有的只是田埂上演大侠、集小人书的童年。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一年里有三个季度被绿色包裹的乡村,在记忆里是金色的。

后来他上了高中,我外出打工,他眼里闪着光芒,我也觉得自己注定不平凡。

再一次见到他却是在十五年前。他高中毕业后在外面工作了半年,那时候有高中学历,足以找一份好工作。这半年,我不知道他过得怎样。只是家里在一次打电话时告诉我,他回家路上在火车站被人打劫伤了头。我说了个“哦”,没有在意便不再问。站在电话亭里,外面冷风大,不想动。

几天后我回去,顺带去看看他,便是那次见面。他妈妈面容憔悴却又感激地对我笑笑,也不多说什么。而他只是傻傻地看看我,再看看我提来的那只呜呜低叫的母鸡。我觉得喉咙有些堵,什么也不想去想。可是脑子里又总是想到以前一起割稻子休息时,我对他说:“我以后一定买大房子,一定特厉害。”但我总是想不起来他的梦想是什么了。那天的斜阳照在田埂上,我们一起大笑,生命在那一刻有着无限可能。

生命在每一刻都有着无限的可能,而我看着他,什么也做不了。我不过是一个走在城里都觉得自己寒碜的小人物,而他,原本可以不一样,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

从此我就没有走过这条山路,也没有见过他,我有我的生活。

有几次也在外面遇见过他的家人,寒暄着让我去他们家玩玩,别人说他有时挺清醒,可害怕见他。只是有一段时间不停地想起以前,明明也有过许多不开心或者难过的事,记忆里却只剩下那些单纯美好和对未来的无限热枕。这是人的奇怪之处,不想记起的那些不开心其实都无关紧要。

没想到十五年就这样过去了,他坐在那儿对我笑笑,神情和当年田埂上的男孩一模一样,正午的阳光似成斜阳。

我突然觉得轻松了。

碎石路上,大风吹过,树影摇曳,光影交错如同鳞鳞水纹。突然想到,人活在空气里,风从人的耳边吹过,擦过脸颊,不就是鱼儿越过重重阻力游行吗?

那么多斑斓故事缤纷光景,其实可能已经经历过了,以另一种方式。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昔我往兮
作者昔我往兮
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昔我往兮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