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参加我的葬礼

冷不冷在梦里 2017-08-12

平稳的不顺的日子里,不知道为何突增一些焦虑,无法安放的焦虑。

我最近一直在想,我的葬礼该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突然地今天死去了,我会对身边的人造成多大的故障。一想,我不是某个机器的螺丝钉,所以大概会一切如常。 昔日的旧友,关系还好的会不会红了眼眶,念往日交心的日常,然后感叹有多有少的悲伤。 关系不好的,惊得一句“哦?她? 和她的过节也姑且烟消云散,”然后感叹一丝世事无常。 现今的朋友,诅咒的赞赏的大概都会惊慌,除了惊慌会不会有不安和紧张。也许会丢掉我的日常, 也许会挑一两件珍藏。大概会发现我藏在箱子里的糖,大概会找到我没有带走或说故意留下的日记几张。 我最爱的人啊,可能会悲伤。 最爱到我的人啊,我都不敢想象他们的脸庞。

离开需要勇气,面对需要勇气,大多数人选择了所谓总会好起来的作为继续的理由,可是想象无止尽的,起码在能看见的未来里无止尽的绝望和焦虑,胆小又懦弱。 最后会有多少人出现在我的葬礼上。我尽情地想,止不住心里泛起的凉。最遗憾的,我不能数一数出现在葬礼上最意外的是谁在悲伤。

想来写下这些东西是多么不阳光,多么泛着矫情的姿势,但,没办法,这就是此时此刻所想。确实没有积极的情绪也没有灿烂的言语,就是想表达在自己现在有多丧,难道表达情绪也要思忖是否符合活着的期望? I am too young too late too young too find what I have been looking for.In this silly world.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冷不冷在梦里
作者冷不冷在梦里
15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冷不冷在梦里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