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3先生 2017-08-12

这么一个习以为常地对我好的人,脾气不好的人,重病缠身却犟的要命的人。她走了,连一缕青烟都没能留得住。身边只有她第一次恢复期强撑着做的布包。在一切都以为欣欣向荣的表象之中,她就这么坍塌了。没想到,这是基环。之后,一切滚落,破碎,颠倒。

然后新人降生,外人迁入,我的性情大变,不再是巴巴讨好大人的小傻白甜。真正意义上的思考能力从我13年以来空洞的躯壳外归来。这应该是我人生的第一个一夜长大。

我从来都没想过,一个和寻常人家里毫无二致的,做饭好吃针线活拿手的,一直黑着一张脸,手头却从来没停下来过的普通老妪,会是科研站的成员,会是地主家的女儿。从雨夜的洪水中救出来两个只有几岁的孩子和家里的几乎所有财物,瘫倒了半年,落下了风湿。

用言语说这些真的是不能再俗气了。可是我的内疚。我的没能和你好好道别。我的一生的遗憾。

前两天怎么都想不起你的名字。觉得又要开始想你。老家那么大又空荡荡的房子,光线不好的时候是很恐怖的。可是我在想,哪怕是鬼魂,也定是你。你在,我就安心。我们一家人就不会经历这些年的苦楚和变故。

抱歉以前轻视你无视你,可是你的爱,让我更惭愧了。年轻时候的奋不顾身,让你年迈的时候重病连连,一点点风吹都受不住。而我却觉得你娇气。太悲哀了,太悲哀了。我连关于你的梦,也不能够正面见你。这一定是惩罚。是对我不知爱的傲,一生的鞭打。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633先生
作者633先生
23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633先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