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七年。

酷比 2017-08-12

2010年到14年,深夜里跟室友嘴馋到不行,穿着睡衣跑去南园村里烫粉爷爷的麻辣烫,也常常因为美钰烧鸭饭里的鸭腿惊喜不已。

大排档里永远只点三样,椒盐鸡脆骨,炒细粉和椒盐九肚鱼。永远记得第一次吃到九肚鱼时惊艳到只会点头的感觉。

再后来,烫粉爷爷老两口回四川了,配方锅碗留给了下一个老板,味道却变了。

美钰也变成了川菜,换了又换,成了茶餐厅。

14年至今,我依旧在南新路上混,搬去了南头。

小区外各色的快餐基本都吃了个遍。

潮汕汤粉店的女老板烫细粉时间掌握得最好。

三及第的猪杂汤不要粉肠配腌面,蘸蒜蓉辣椒口感最佳。

隆江猪脚饭的煲仔饭锅巴多,十块钱一份的猪脚饭软烂入味。

汕头鱼粥十五块一碗的牛丸粉,次次都会忍不住多喝几口味精汤。店员清一色男性,老板像大佬,跟黑社会似的。每次去买单都脑洞大开,担心被打。

常德米粉店的老板总是在默默抽烟。

便利店的老板换了三波,最新的还没混个脸熟,我就要先离开了。

在这个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

实在太习惯周末的早上后面巷子里小油条蘸肠粉汁。

虽然15年我常常走一公里去欢乐颂对面巷子里的米磨肠粉,固执的认为花生油和酱油比蚝油汁更合适吃肠粉。

夜里十二点走五分钟去牛肉火锅,五分钟到烧烤店的日子。要结束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酷比
作者酷比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