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市区及盐官镇旅游攻略(步行攻略、古迹、路线图、大运河)

Immanuel 2017-08-12

关键词:南湖、梅湾街、故居、紫阳街、子城、天主教堂、瓶山、大运河、月河、席芦汇、杉青闸、文生修道院

嘉兴地区的历史可上溯到新石器的马家浜文化(遗址今在嘉兴市郊西南),但唐代之前不曾扮演重要角色,仅安于在分裂时代作为东南小国的腹地。自隋代大运河修造、吴越及南宋后对江南的经营,人口日益增多,始成为东南地区几与苏、杭、湖相提并论的富庶之地。


嘉兴周边,建议寻访的城镇尚有位于辖区东北西塘、西面的乌镇、钱塘江畔的盐官古镇等,前两者大家定有所耳闻。最值得一提的是盐官镇,盐官城内小东门直街构成了老城的核心,保留了晚清历史景观。,城内尚有众多清静佳处,观潮时节(每逢十五最大,农历八月十五为观潮节)尤其受到本地人的喜爱:

- 海神庙(全国文物保护单位,清代)

- 安国寺经幢(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唐)

- 王国维故居(全国文物保护单位,清代)

- 陈阁老宅 (全国文物保护单位,晚明)

友邻@司图博行在游记中特别提及了盐官的国保存量,致以特别的感谢!


话题回到嘉兴。实际上,在经历了清咸丰年间的天国之乱后,嘉兴城内所遗留的主要人造景观就主要是晚清的了。与其他沿海城市类似,城区遍布近代文化的痕迹,如嘉兴文生修道院与天主教堂、沈钧儒故居、沈曾植旧居、南湖一大会址、金九避难处等地。

大运河的标志性图像,三塔。与后面一张不同,三塔都没有了塔刹

当然南湖、大运河、旧街巷还主导着环城一带的景观,但总体上已经与旧时大为不同了。记得九十年代中期,环城还是破旧的屋舍连成一片,教人只能从小桥上瞥见运河上来往船只的繁忙情形。于今,虽然运河在绿地映衬下好看起来了,却实在寂静了些。再者,南湖早期已是城外,记得尚有些田园野趣,有养菱角的农民会坐着似船似盆的工具进到南湖的水里,现在则全然是没有了。

游人对于嘉兴早期历史的兴趣,就只能在嘉兴博物馆得到满足了。嘉博位于高铁站和城区之间,在南湖以南,南湖本已属城外,可知博物馆早已不在老城区的概念之内了。

嘉兴郊区运河,当知环城运河也曾如此繁忙

今日城内,除月河、席芦汇、梅湾街等属于“旅游景区”概念下的景观外,其他古迹基本上是碎片化的。幸而嘉兴不大,老城南北门距离两公里而已,似乎通过双脚还能串联起来,不算太支离破碎。建议的路线是这样的:

- 南湖

不必多说,但作为本地人,对南岸一线的新公园并无兴趣,北望的天际线也大大地受到了城中高楼的侵凌,难以与苏州、杭州的严格管控相比。

若非细雨朦胧,则湖心岛及烟雨楼也大可省去。

湖北岸揽秀园荷花、伍相祠塔一片看完,就转到西边环城运河处,往梅湾街去。

- 梅湾街

城南外的民居,早在90年代就拆除众多。

小时候对此地最南端的埠头印象是,自城外熙熙攘攘的市街,倏然面对极为开阔的水面,如梦似幻,好似古画中留白的所在。现在,此类中国古城的戏剧性,在江南地区大概都消失殆尽了。

这一带,城内城外、从北到南尚还留有沈钧儒故居,法学家在近代可谓举步维艰;朱生豪故居,莎士比亚的汉语译者;金九避难处,这个韩国人全然是近代东亚诡谲格局的见证人;褚辅成陈列室,褚是政治家、金九的老朋友、本地实业家。

在这些故居的西北,中学的墙外金明寺据传是西施妆台。遇到雨天,树下亭中的景象是最好的。

梅湾街旧影,约90年代

- 紫阳街区域

城内老街,近年的街景却不如名字般诗意,暂时一片萧索和残破。

道路两侧、从南到北分别有高家洋房、沈曾植故居、子城和嘉兴天主堂。曾经,能在上学路上观赏天主堂的旧貌,可谓一大乐事。

转到紫阳街东边,子城则是嘉兴自三国黄龙三年(231年)以来的衙署,原是地区行政机构的所在,目前城楼基址约建于宋代,城上谯楼是少见的晚清遗物,城内尚有民国建筑若干。目前子城处于封闭状态。嘉兴在唐代(888年)所建的罗城在民国即拆除,只留护城河和地名而已。

【释义】

子城:指月城、翁城等这类附着于大城的小城

罗城:城墙外另修的环墙

此种昨日之景致特别适合摄影爱好者,何况明日不见得更好。

十年动乱后后一直毁弃的教堂,高度在60米左右

规划示意图。据说其他方案甚至有150米以上的超高建筑,完全是不知高度控制为何物的SB设计

- 瓶山以北

穿过中山路,所谓的瓶山据传竟是由酒瓶堆砌而成。小山东侧是五芳斋总店的所在,北侧还有开在老房子里的嘉兴美术馆。

过了热闹依旧的勤俭路,秀州中学和辅成小学两处近代学堂保留至今。秀州中学修建于1899年,为教会学校;辅成小学中建筑应为民国时期,传为1937年修筑,文保牌未置一词。校园中央有西汉严助(?~公元前122)之墓,略有中西比照的园林趣味。

小学,两栋老建筑修葺一新

- 月河、席芦汇

月河、席芦汇在环城运河之北,还是在夜间参观更有趣味。席芦汇中秀城桥可能是市内最早的建筑之一,建于明代(1450年),历经修缮保存至今,2015年左右还“落架”大修,允许人行。席芦汇还连接处于运河当中的分水墩。没错,大运河世界遗产的标牌也很快上线。只希望联通城内的遗迹,能做一个通盘的考虑,否则即使就这90年代的城市史来说,也是内外有别了。

席芦汇 秀城桥

- 杉青闸、文生修道院

如果你是从城南而来,穿越城区直线距离仅有1.7公里左右,东看西看,大概会走两个小时。

自秀城桥沿运河北行600米,经过国保双魁巷,一座复建的园林与东岸的修道院隔岸相望,运河上存留的杉青闸和近旁的文生修道院就是此行的重点了。杉青闸也是运河的标志之一,下图中有落帆亭在墙内。然目前园中仅以假山和部分建筑构件为旧物。

落帆亭旧影,约民国初

三塔最著名的图像,1920年代美国国家地理刊登。今日所见之塔为复建

修道院建于1903年,在建国后早已废弃,其整修工作自多年前一直进行,据报道会在今后开放。在此之前,游人只能在墙外赞叹这一片古木成林的昨日世界。

文生修道院内古木

如有错谬或建议请留言,不胜感谢!

(部分图片转载自新浪博主思泉、蛋包飯,在此致以感谢!)

【转发请事先征得我的同意并注明出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Immanuel
作者Immanuel
20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Immanuel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