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承受的亲情之重

…… 2017-08-12

聒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一场聚会的形容,只能用这样一个词。

在座的每个人,清晰地想表明自己的态度,尽管是圆桌,却丝毫没有觉得和谐,一点都没有。

听妈妈说,姥姥年轻时,一边要教学,一边要照顾着家里的三个孩子,还要照顾每天回来很晚的姥爷,对这繁忙的一切毫无怨言。姥爷也爱家里的孩子,在物资不丰富的年代,每次从市里开会回到小县城,都会带回来那时候很高级的奶味糖。听妈妈说,奶味的糖是2分钱一个,大约还有1分钱的吧。作为家里独子的舅舅,除了能分得糖,还能有各种各样的烟盒玩。那样的日子,虽然辛苦,艰苦,想必也很充实、幸福,子女成人,仕途平稳。

我是家里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分得宠爱最多的小孩,刚好赶上姥姥退休前的几年,姥姥一手把我带大,常跟姥姥跑到大院里去摘无花果,挖野菜。我读小学时,姥姥刚好退休,之后就是二妹妹上幼儿园,小妹妹出生。这之间,看似无常的家庭,却隐隐含着些不稳定,那时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忘了是哪一年,有一次进到大屋,看到姥姥侧躺在床上,独生闷气,后来才知道,检查出了糖尿病。妈妈说,这是气出来的。长大以后,心思便得越发细腻、敏感,察觉到了从小到大家中的不稳定,所有的片段,都在读大四那年,让我串联在了一起。

那年,二妹妹该读大学,小妹妹该读初中。一趟随车的自驾游我找到了所有的信息。那也是舅舅去世的第3个年头了。

我似乎找到了姥姥生病,并且变成现在这样孩子气的原因。年轻时,做家中最有力的女人,中年时,又要承担子女家庭变故的压力,子女还未能尽心尽孝,独子却又离去。

如今家中的姥姥,总要表现出什么都不会的样子,让姥爷为她做这做那,拖着妈妈,姨为她做饭买东西,家宴上的姥姥盯着甜点,故意拿起一块说,我尝尝它甜不甜,甜的,不能浪费。于是不顾在座所有人的阻拦,抢着把它吃下。心疼,却不知道该怎么陪伴已成孩子的姥姥。这几年,越来越觉得姥姥老了。

姥爷一辈子在机关谋职,管惯了人,退休这几年,家中大事小事总要插上几句,据理力争。无理的姥爷确实让人不想再开口,但每次想到失去舅舅冷静处理后事的姥爷,又会有些不忍与心疼。无论什么时候,这个家都离不开这个老头子。

写下这些文字后,我觉得我又能重新面对这样的聚会了。

家,始终是冲不散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
作者……
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