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地鸡毛,还不是自己造的虐

屋顶上的猫 2017-08-12
大学三年,晃晃荡荡地过去,迷迷糊糊地赶着找工作,那段日子很落魄。第一份实习工作,三月份满怀期待地去了成都,六月份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被撵回了广州,分文不剩,且被欠债,公司还很人性的说,念在情分上,欠下钱就无须还了。那时年轻气盛,气不过一个月的辛苦钱打水漂,去学校让老师跟公司协商,协商不成,事情不了了之。
六月底参加完毕业典礼,无奈必须必须搬离学校,工作没有着落,终于明白什么是毕业即失业。跟前同事一起合租,在一个有点偏的小村子里,走十来分钟就到地铁站,房租很便宜,一房一厅,水电加房租一个月500,平均一人250,就是信号极差,我常常收不到电话和短信,而那时我正在找工作。从七月到八月中旬,面试了十多份工作(其中还有那些坑人的中介),结果毫无下文。专业技能不过硬,想转做文员,发现办公软件不熟悉,面试的时候支支吾吾,极其不自信。含泪问苍天,这大学三年,我都做了什么。
八月中旬,转机来了,大学校友所在公司的老板要在东莞开工厂,需要一名化验员。那时候没有收入,早欠债累累,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什么都没想就随他去了。工厂还没正式投入运营,工作很清闲,就是跟着老板一起研发添加剂,检测一下成品,收收快递,整理一下文件。但是我很矫情,我说我要抑郁...
大学三年,晃晃荡荡地过去,迷迷糊糊地赶着找工作,那段日子很落魄。第一份实习工作,三月份满怀期待地去了成都,六月份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被撵回了广州,分文不剩,且被欠债,公司还很人性的说,念在情分上,欠下钱就无须还了。那时年轻气盛,气不过一个月的辛苦钱打水漂,去学校让老师跟公司协商,协商不成,事情不了了之。
六月底参加完毕业典礼,无奈必须必须搬离学校,工作没有着落,终于明白什么是毕业即失业。跟前同事一起合租,在一个有点偏的小村子里,走十来分钟就到地铁站,房租很便宜,一房一厅,水电加房租一个月500,平均一人250,就是信号极差,我常常收不到电话和短信,而那时我正在找工作。从七月到八月中旬,面试了十多份工作(其中还有那些坑人的中介),结果毫无下文。专业技能不过硬,想转做文员,发现办公软件不熟悉,面试的时候支支吾吾,极其不自信。含泪问苍天,这大学三年,我都做了什么。
八月中旬,转机来了,大学校友所在公司的老板要在东莞开工厂,需要一名化验员。那时候没有收入,早欠债累累,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什么都没想就随他去了。工厂还没正式投入运营,工作很清闲,就是跟着老板一起研发添加剂,检测一下成品,收收快递,整理一下文件。但是我很矫情,我说我要抑郁了。心情莫名烦躁,摔东西,反应迟钝,对周围一切失去兴趣,只因为没有同龄人跟我说话。那里不愁吃穿,可在那时候的我看来,就像是一个鸟笼,眼睛巴巴地望着外面的天空,时刻都想着逃离。
十月底,我把自己给炒了,眼泪汪汪地跟老板辞职,老板苦口婆心地劝说,少不经事,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我铁了心要离开这个笼子,义无反顾地又回到了广州。
回到广州,好友F收留了我。那是一个在城中村的房子,不远处的街道就是烧烤档,从晚上八点到凌晨三点,烤炉烧得旺,冲天的大风扇把热辣辣的烟气送上天空,不时有刺鼻的味道从阳台上飘进来。我躺在两人大的床上,开着灯,盯着发黄的天花板对生活发出沉重的叹息。
这是我的2016年,在2016年将要过去的日子,我匆忙地投入了下一份工作,在那里黑夜才是主场,而我又盯着天上的星星发出了沉重的叹息。
现在2017已经过了一大半,不管工作还是生活,都少不了鸡毛,在努力,在怀疑,在挣扎。偶尔还是会感叹生活不易,个人的力量在社会太微不足道,懂得了该珍惜当下,少点空无实际的幻想。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屋顶上的猫
作者屋顶上的猫
1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