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徒日记 其之一 2017/2/20-22

OrangeLau身不在 2017-08-12

2017/2/20

昨天号称头等舱的布艺单人沙发到了,在和客服磨叽了半天组装问题后还是靠自己把后背装上了。这个比我想象里要轻巧不少的沙发,躺上去倒是十分厚实。昨天晚上和那位女同学吃完饭回到家后,就迫不及待地试验了沙发的舒适程度,当然只有我自己一个人。

相比起在机场碰上这种低概率的事情能够引发出的“命运是不是应该在这里发生点什么”的感慨,昨天在一个叫鸟州力的日式烤串居酒屋的晚饭倒是吃的轻松有趣,就像两个闺蜜一样,这个形容有点过分娘气了,但这确实并不像两个期待彼此生命里有火花的男女的约会。饭后我们还一起看了《爱乐之城》——看来人类对彼此间的幻想都拍到电影里了,没剩下多少可能性留给现实——她对电影的评价并不很高,这是一个出彩的类型片,但不像它宣传的那么神乎其神。对我来说,相比起今年其他的颁奖季电影,它太过耽于幻想,把梦想挂在嘴边的片子,看起来总是稍显幼稚,因为对电影来说,不管人造的世界有多么自成一体,和现实比较起来总会相形见绌。但好莱坞就是喜欢对它们自己的黄金时代这么歌功颂德的东西。

躺在这个“头等舱”慢慢悠悠的睡到了四点多,这确实是个舒服的单人座。因为室友回来的声音把我吵醒之后,才爬到床上接着睡觉。本来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却在九点多被两个快递吵醒,这简直让人对拆快递兴致全无。但总有一段时间

会这样,因为杂七杂八无关紧要的小事被摧毁了睡眠。

迷迷糊糊间,脑子里像是泛起一个女人的幻象,她不断地在舞蹈,在若大的舞台上,一直旋转,一直跳跃。

我分不清是不是芭蕾舞的动作,甚至分不清是不是回忆里那个女人,但是她身姿矫健,脚尖每一次跳跃和落地都踩着优美的悲伤。

忽然间,只有她的脸映在脑海上,就像在慢镜头里突然坠落,这时我才看清她脸上的青筋和隐忍的汗水,眼神决绝,仿佛引人沉入黑暗。然后她的脸,她的身体,慢慢下落,直到我脑子里的焦点模糊······

本来睁着眼睛的我忽然惊醒,回味着脑子里的这一幕。

我并不明白我的脑海为什么会制造出这样的画面,难道是对《爱乐之城》里制造的虚幻爱情样本的挑衅?

到这时我才清醒,苦苦思索着,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或许原来已经藏好的爱,慢慢发酵成了另一些东西。

2017/2/21

“第一次看到你,是在四年前的时候,你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天上下着雪,树的叶子掉光了,我正往宿舍走,你就这么迎面走过来。当时就看到你的一双眼睛,洁白,空灵,把整个冬天都装在里面。然后,就再也没忘掉过”

“你这么早就注意我了~”她有些害羞,“然后呢?”

“然后一直到现在我看了你的朋友圈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你面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

这是我们在一起为数不多的十多天里,相爱正浓时的玩笑。今天外面毫无预兆地下起了雪,我呆坐在窗边看着挤挤簇簇的雪花粗粝地划过眼际时,又想起来当年对她眼睛的形容。我爱上一个人,总是因为看到了她身上某个莫名其妙的瞬间,打从我有严肃的记忆以来,都是这样:

小学时,因为看到坐在前面的女同学弯下身去捡起笔来的一瞬间,她的腰正好躬成了一个美好的弧度,腰线和紧实的背脊在衣服下若隐若现,就这样喜欢上了,不能自拔;

中学时,因为替后桌的女生捡橡皮,一回头看到她漫画似的眼睛,就像当年阉野秀明的时代之作《EVA》里绫波丽的一样。自此之后每次总忍不住找话题回头同她聊天,不管上课下课,直到因为班主任发现苗头不对把我们调了位置,也总想办法偷偷看她,就是期待着她回头那一下的眼神。就这样纠纠缠缠六年,直到各自上了大学才断了念想;

甚至在幼儿园时,因为看到同班的小女孩挂在阳台栏杆上晃荡着,在那天刺眼的阳光下,感觉再也没有这样漂亮的小女孩了,也傻乎乎凑上去,生硬的搜刮脑子里的话题,然而最后却挤出一句:“你···你能吃辣吗?”当然这个回忆比较尴尬。

当时看到她的眼睛,就像是这些神秘时刻,我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忘记,也再不会有第二双盛得下冬天的双眼,但因为学校里不同的院系之别,当时的我并没有期待着能发生点什么,再说,当时的我,也还不是今天这样

如今,我就像一个在男女关系上无所顾忌的动物,把握了雄性在自然界求偶的方法,抛弃了心里的羞耻,甚至是自尊,知道了男女间的秘密,知道了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的需求,却再也没有遇上像过去一般的神秘时刻。

2017/2/22

2010年9月,我进入到这所被戏称为“蓟门桥北男女关系学院”的中国最好的电影学校。当时的我,还怀着对电影的满腔热爱,把学校当成实现理想的最高殿堂。然而在经历完学院报到宿舍报到食堂报到之后,我明白了本质上它和其他大学没什么两样,正常学校把一群普通的人集合在一起让他们折腾,这个号称“梦开始的地方”把一群自以为不普通的人集合在一起让他们做梦。

当然,它还是有它可爱的一面,比如24小时不间断的网路和电路,一周加起来不到三天的课,和其他自由的时间,以及,正如它在已经进入了这个“殿堂”的人里的名声一样,你有很多精力可以放在研究实践男女关系上。

更有甚者,有传言在新世纪出头的时候,这所学校的宿舍还是男女混住的,但后来因为某对学长学姐把男女关系研究得太过导致了一个学姐在宿舍楼上纵身一跃结束了这段过于深刻的学术研究之后,学校迫于压力才结束了男女混住的传统。

学校的风气开放自由,每个人,不管是天才还是鬼才还是怪咖或者只是玩票的爱好者,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每个人都能大声宣扬自己的理想,或者在某个角落安于自己的世界,只不过最后都逃不过被人评头品足的结局,“相比起被太多人谈论,真正可悲的是根本没有人谈论你。”

在这个名利场的预备学校,越早意识到这一点就离梦想越近一步,或者离悲剧更远。

至于这里有没有人真的关心电影这回事……这么说吧,如果你承认真正的电影是关于生活的,那这群刚刚二十出头对生活一无所知自己都没活明白的青年,怎么去告诉别人,人该怎么活——虽然有可能落下一个说教的骂名,但无论是谁,我们都需要一个样本,去参考别人的活法,你才能活成一个“自己”:或者是学校里教你的。或者是你父母教你的,或者是你看的书和电影教你的,没有了这些参考,人们将活的一无是处,电影总有提供这样生活样本的功能;

而学校里的老师,虽然他们真的以无比的真诚和热心在教授我们艺术的方方面面,但等跳出去再看时,电视剧的味道总大于电影;

至于纯粹做理论研究的人,至今没有为中国建立起在学术和商业之间行之有效的影评体系,而那些热心于行政系统的人则与天下其他乌鸦无异,游走在自导自演的幼稚政治剧中——因为真正的政治关系,可都危及生死。

而以上所有这些好坏的话,只有身在里面的人才有资格评论它,如果外界有人说了自己学校的一点坏话,大家会奋而团结一致对外。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自己的学校骂的再狠,都不允许外人说一点儿风言风语。

就是在这样一个学术开放风气自由的地方,我自得其乐享受了自己四年的大学生活。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OrangeLau身不在
作者OrangeLau身不在
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OrangeLau身不在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