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零度 2017-08-12

像生理反应一样,固定时间,白天有故事发生 那么在夜里 情绪就像一个个新陈代谢前旺盛的细胞拨动着神经。

寡人,在我家乡当地方言中还有另一种解释,不太愿意跟外人多打交道,不凑热闹,也不过分亲近。

我好像介于寡人和常人之间又偏向寡方。关于自己的性格定位我始终判断模糊。今天和段子、绸子一起吃饭,一个临时决定,11点半我还待在姑姑家,12点素面朝天相约而见。约见这个事情好像我很少发挥主动权,也是在约见后我才想到这次见面是我从6月底回到家后完成的第一次社交,严谨的说,这次都不能算做社交,比较能素面朝天相见的人都不是外人。

奇怪的是有时间自己会变得很神经质,渴望和他人倾诉,和陌生人交流。更奇怪现象是交流一半的时候,突然戛然而止,像大梦初醒一般,认为自己所做的行为很荒唐,为了顾及对方的感受我基本也会以走形式的方式完成上一段的话题,并结束当下。

既不是不想社交,也不是不会社交,见了半年不照面的段子、绸子也不会有距离感,经常喜欢粘在家里或者一个人与身边周围的环境产生关联。

关于我的性格,好奇怪,难琢磨。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零度
作者零度
10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零度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