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颜之瘾/暖男/你爱我吗?

李晓洁 2017-08-12


文:晓洁 | 编辑:晓洁 | 图:网络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授权

1、你爱我吗?
 

 
一般情况下,如果不是两个人正在蜜里调油、互相拥着、抱着、有一搭没一搭说情话,那么“你爱我吗?”这句话后面的潜台词基本就是:我觉得你不够爱我;或者:我觉得你根本不爱我:以及:你真的爱我?你确定?
 
其实,“你爱我吗?”这句话,人们轻易不会问的。
 
因为,如果真的被爱着,被狠狠爱着,被明确爱着,那么,完全不需要求证。
 
爱不是表演,也不是一个仪式接一个仪式,她是贯穿于日常生活无数琐碎细节里的柴米油盐与风花雪月。施与爱的一方,几乎是不假思索,几乎是身不由己,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在践行这件事;接受的一方也能轻而易举在寻常岁月的点点滴滴里感知到对方的心意和情分。
 
“你爱我吗?”,一旦问出口,说明感情基本就到了触底阶段,离圆寂已经不远。注意听的话,就会发现声音里隐约藏着哽咽和忍耐。
 
之所以发问、探寻,其实,与其说在邀宠调情,毋宁说是在做最后无可奈何的缘分打捞——万一有误解呢,给对方一个提醒和警示,也算给出挽回补救的余地。
 
对方心里若还残存有爱,自然会有不忍和愧疚,并着手及时修补关系;对方心里若然已如不系之舟自在漂泊,看得见,...


文:晓洁 | 编辑:晓洁 | 图:网络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授权

1、你爱我吗?
 

 
一般情况下,如果不是两个人正在蜜里调油、互相拥着、抱着、有一搭没一搭说情话,那么“你爱我吗?”这句话后面的潜台词基本就是:我觉得你不够爱我;或者:我觉得你根本不爱我:以及:你真的爱我?你确定?
 
其实,“你爱我吗?”这句话,人们轻易不会问的。
 
因为,如果真的被爱着,被狠狠爱着,被明确爱着,那么,完全不需要求证。
 
爱不是表演,也不是一个仪式接一个仪式,她是贯穿于日常生活无数琐碎细节里的柴米油盐与风花雪月。施与爱的一方,几乎是不假思索,几乎是身不由己,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在践行这件事;接受的一方也能轻而易举在寻常岁月的点点滴滴里感知到对方的心意和情分。
 
“你爱我吗?”,一旦问出口,说明感情基本就到了触底阶段,离圆寂已经不远。注意听的话,就会发现声音里隐约藏着哽咽和忍耐。
 
之所以发问、探寻,其实,与其说在邀宠调情,毋宁说是在做最后无可奈何的缘分打捞——万一有误解呢,给对方一个提醒和警示,也算给出挽回补救的余地。
 
对方心里若还残存有爱,自然会有不忍和愧疚,并着手及时修补关系;对方心里若然已如不系之舟自在漂泊,看得见,捉不住,目驰心空,那就问了也是白问,再怎样的婉转承欢也圈不住几分深情与眷恋,不过是问的人自己在自求心安——不爱啊?不爱我就放手了。
 
“正梨花落,杏花开。桃花谢,春已归。花谢春归郎不归。奴是梦绕长安千百回,一回欢笑一回悲…”
 
嗯呢,好一个"一回欢笑一回悲"。
 
 


 

2、男颜之瘾
 
 
 
看到一个新词儿——“男颜之瘾”。
 
有人感慨:这是一个男色消费可以转换成生产力的时代。女性的视觉消费,从遮遮掩掩的难言之隐到坦坦荡荡的“男颜之瘾”,已经渐成风气。比如在影院观影时,情侣档的消费选择,往往男性只有建议权,更多女性行使决定权——直奔男色颜值而去,不容置喙。
 
其实,这事吧,自古如是,于今为烈罢了。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说白了,不就是几千年前最早期的“男颜之瘾”直接导致的视觉消费么。跟男人心里奉为葵花宝典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异曲同工之妙。
 
女为悦己者容么,胭脂水粉都要花钱的,还有绫罗绸缎包包鞋子,以及鬓边的簪环腕上的水玉玛瑙,哪一样不需要真金白银做消费铺垫呢,而其最终目标,还不都是为了让自己喜欢的男人看着赏心悦目。说到底,消费的还不就是男色。如果不是为了喜欢的男色,女人们才懒得淡扫峨眉点绛唇。为自己?呵呵,你说的真对真好听,但是,关上门扪心自问,连自己都不信吧。


 
要说也没什么。归根结底,这本来就是个男女互相取悦、互相消费的世界。
 
只不过,“男颜之瘾”这事,过去践行起来,传统观念禁锢之下,行为举止难免显得层峦叠嶂犹抱琵琶半遮面。现在则露骨直接得多,或者说冠冕堂皇得多。喜欢谁便张嘴闭嘴喊“老公”,更进一步的表达就是大庭广众之下以貌似玩笑实则半假半真地“想睡谁谁谁”......见过最赤裸裸的男色消费感受,文字如下:帅得人合不拢腿.......真是,惊呆了。画面这么美,也算"天翻地覆慨而慷"之一种吧,受教得很。
 
女人们在“男颜之瘾”的消费中,几乎每个人都在拼命将压箱底的各种镇阁(闺阁么)之宝祭献出来,比如风情、才华、气场、身高、颜值、阶层等等,千方百计配成不同剂量和功效的春药,精心调兑爱的幻觉,刻意为自己编织安全感,不停憧憬着一见钟情的童话、游龙戏凤的美梦、一生一世的期许。药香浓稠得窒息,拽着人不由分说入戏。
 
正如千百年来男人们在女色消费中一直秉持的姿态:我们负责砸钱听响,你们负责收钱争宠取悦——有的彬彬有礼,一般是坐坐就告辞,乔张做致,优雅而情薄;有的则是百转千回地呼应着配合着,双双缠绵缱绻,情越来越浓,浓到痴狂、到情伤。
 
真正的硬碰硬,实力派较量,相互碾压,荡气回肠。
 
都什么年代了,整个人类都已经集体作成这样了,谁还耽迷于庭院深深深几许、三从四德式的做派,休说性别,单说作为活人,也有点儿失职么。
 
好吧,这世界糜烂又芳香,正如每个人所愿。
 



不过,话说回来,男颜的判断标准未必整齐划一吧。
 
要我说的话,之前若无私交,那么,白衬衫应该算是检验男性表演者颜值气质的最高标准。很少有男人能把白衬衫穿得儒雅脱俗,凡五官、身材、姿态能跟白衬衫相得益彰者,不用多问,肯定属于当仁不让的男色极品——由内而外,不露痕迹的形象建构,让品味和修养不经意地外泄,出身血统立刻一览无遗。起码是可以稍微跳脱于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类型,消费起来不至于太膈应,也不至于太没品。
 
当然,也无非是各花入各眼罢了。
 
 

 

3、暖男
 
 

“暖男”越来越成为一个令人齿冷的词汇。因为贴了这样标签的男人的确随手一划拉一大把,基本都还是自封的,门槛之低常常令人怅然若失。
 
如果一无长处、仅有好脾气、就可称作暖男,那这份暖还真是够便宜的。
 
只不过,缺乏筋骨没有底蕴支撑的暖,不外是一星烛光或者焰火的温度,在这样天寒地冻的人世间,怕是连持续保存自己的热量都难,怎么会有多余的能力去照应别人。
 
真正的暖,应该不仅仅是指和颜悦色温情脉脉吧。
 


在我看来,真正的暖——
 
首先,性别属性一定要清晰。
 
2013的时候,有一回舒琪抱怨香港电影的演员问题,说“香港根本找不到一个可以演大学生的、干干净净的、像一个男人的男演员。”其实,何止香港,何止影视圈,应该说整个人类都在面临着这个问题。“像一个男人”的男人——这个要求看着不高,实则不低。他至少应拥有正常的雄性气质,有最基本的责任心和生活担当,能够承载起女性的凝望与仰视。
 
在雄性性别基础上的暖意,才有可能刚柔相济源源不断值得信赖。
 
不然的话,一个娘娘腔男人,就算再暖,武不能御敌,善解人意不如闺蜜,完全载不动具体的怨尤伤痛,有什么用呢?用来当摆设、自欺欺人么?
 
其次,物质基础是魂,凛凛生威打底,不避讳生活苦痛,不是单纯的花拳绣脚,它决定了生活的高度与格局,最起码的暖意自然而然如影随形。加菲猫都说了:情话都是虚的,惟有猪肉卷永恒。
 
否则,廉价情话留香,撩骚技艺流芳,过后女人仍旧难免心情如霜。
 
最后才是知情达意、怜香惜玉的君子风度,以及体贴入微的绅士品格。

三者合一,方可称为暖男。“暖”是建设在男人底色上的点缀,不可或缺的那种。



“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忘掉痛苦忘掉那地方,我们一起启程去流浪。虽然没有华厦美衣裳,但是心里充满著希望.....”
 
歌里净唱那没谱儿的事,谁真的敢信呢。人生到底不是一首《张三的歌》能糊弄得了的,睁大眼睛看一看吧,这世界依旧那么凄凉,一根火柴的暖,顶多够照亮片刻念头而已。所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不服么?不服憋着。
 


至于中央空调型暖男,呃,那根本不叫暖男好么,那是花心大萝卜。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李晓洁
作者李晓洁
17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李晓洁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