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蛤蜊馄饨

沙仑 2017-08-12
来自话题 下厨房

文/沙仑

每个星期都盼望着周末,真正到了周末又极其无聊,甚至连日常作息都打乱了。今天是周六,我早晨煮了方便面,上午躺着刷手机,看了50页《斯通纳》,下午睡了一下午,傍晚去超市买了些河粉炒着吃,难以下咽。我怀念起婆婆的韭菜蛤蜊馄饨来。 说实话,我婆婆的厨艺很糟糕,称之为“黑暗料理”毫不为过。 第一次去大羊老家是在一个夏天。我婆婆(那会儿还不算是“婆婆”)站在村头迎接我们,引我们至家中,给我们一人做了一碗糖水荷包蛋(就是把水烧开,把鸡蛋磕进去,鸡蛋白凝固把蛋黄包起来的那种),我发现糖水荷包蛋上还漂浮着黄色的橘子瓣。大羊问婆婆为什么要加橘子,婆婆说:“夏天嘛,荷包蛋里得加点水果才好。”这是我见识到她的第一样黑暗料理——橘子糖水荷包蛋。我不在意它好不好吃,而是疑惑:这样不会食物相克吗? 我婆婆后来又让我大开眼界:苹果丝炒扁豆米,苹果块炒肉片,冰冻草莓蒸汤(就是把夏天冷冻起来的草莓加点水放锅里蒸熟),腌知了(没错,就是夏天爬在树上吱吱叫的“知了”),鲅鱼汤(鲅鱼切块,什么调料都不放,加水煮开,腥气逼人。)…… 看到新闻上说高校食堂里的厨师们做的各种奇葩料理,我想说,这些玩意儿我婆婆早就玩过了。我对大羊说:“要是让你妈去高校食堂当大厨,准保天天上微博头条。” 直到有一天婆婆给我们做韭菜蛤蜊馄饨时我才对她“黑暗料理达人”印象有所改观:原来我婆婆是个正经人! 我婆婆是老一辈的山东农村家庭妇女,包包子,包饺子,蒸馒头本来就是份内事。这些东西本就当主食吃,谈不上好吃也谈不上难吃,跟南方人吃米饭一样,总不至于非要分辨出谁家媳妇烧的米饭好吃之类的吧!但是馄饨不一样,馄饨不经常吃,不论是擀皮儿还是调馅儿,都比饺子精致得多,手艺和口感自然能分出个高下出来。你若要非跟我抬杠说饺子和馄饨差不多,那我也没办法。 我婆婆做的韭菜蛤蜊馄饨跟她的那些无厘头的黑暗料理比起来,真是人间美味。馄饨煮熟之后皮很有劲道,蛤蜊和韭菜的鲜美是纯天然的,汤汁的鲜更是味精之类的调味品无法调制出来的。 我们每年春节都是在大羊家度过。婆婆往往会在我们临走前一天为我们做韭菜蛤蜊馄饨。经常看她做,我也差不多学会了,后来在上海尝试着做过一次,味道还不错。 下面谈谈我所见识到的蛤蜊馄饨的做法。

第一步,买好蛤蜊。我婆婆买的是白皮蛤蜊。把蛤蜊泡在水里,可以加一些盐,让蛤蜊把泥吐出来,泡一段时间之后,洗干净,放清水里煮。一般是水烧开之后,蛤蜊张开壳就可以捞起来了。

第二步,煮过蛤蜊的开水不要倒掉,盛起来放在一个大碗或者盆子里,沉淀。 蛤蜊肉剥出来放在盘子里备用。

第三步,韭菜洗干净切碎,注意不要切得太碎,那样就容易出水了。

第四步,调馅儿。把蛤蜊肉一切两半和韭菜搅拌在一起,加盐,姜沫,花生油,香油,饺子料等,搅拌均匀。 第五步,调好馅之后就可以用事先准备好的馄饨皮来包馄饨了。包好之后就下锅煮。 下锅煮这一步很重要。煮过蛤蜊的开水沉淀差不多了,就把上面的清水轻轻地倒进锅里,若是不够可以再添一些清水,烧开,下馄饨。 注意:大羊老家(山东烟台某乡下)吃饺子是直接将饺子捞起来吃,汤可要可不要,偶尔有人吃过饺子后盛一碗汤,权当开水喝了。吃馄饨是将馄饨连同汤一起盛在碗里,边吃边喝,韭菜蛤蜊馄饨最美的就是汤。蛤蜊在煮熟的过程中释放了很多鲜美的汁液在水中,所以煮过蛤蜊的开水需要留下来备用。(我第一次去大羊家帮忙煮蛤蜊,煮好之后直接把煮蛤蜊的水倒掉了,因为我觉得那汤水看起来不干净。婆婆直叹息:可惜了,可惜了。我做的这件蠢事被大羊笑了很久。) 现在大多超市里可以买到馄饨皮,机器加工的,我觉得口感不是很好。我婆婆擀的馄饨皮很薄很软,煮熟的馄饨很有劲道,很鲜美。我不太会擀皮,这里不多说,免得误导大家。

吃货只能回想曾经的美味来打发现在乏味的晚上时光,就酱。我睡觉了。


2017年8月12日晚上10点。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沙仑
作者沙仑
99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76 条

查看更多回应(76) 添加回应

沙仑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