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侧记解颐之三

成一泓清水 2017-08-12

“五月份,我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手机显示是上海号码,自称是中国移动法务部的,告知我,去年五月份,有人利用我的身份证,在上海嘉定区移动公司办理了一张号码为188开头的电话卡,说是用这个手机号码安装了宽带,在网上发布垃圾信息,架设赌博网站,并利用我的银行账户‘洗黑钱’。然后问我身份证是不是遗失过,同时也报出我的住址,和我现在用的两个手机号码,以及其它个人信息,都是准确的。”大胖子极其仔细地讲述起被骗的前因,逻辑很严密,语言很准确,但显得较激动,情绪不稳定,“因为我的身份证曾经遗失过,我当时就相信了。” “停、停、停,你是通过银行账户转账?支付宝?微信?还是到ATM存现金?有被骗流水记录吗?”泓哥看着被诈骗的大胖子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急忙打断他,听故事可不是警察的工作重点。大胖子人长得比较着急,头上的地中海光亮着。大胖子语速很快,呼吸急促,满头大汗,身上已经湿透的黄色T恤紧紧地贴在身上,汗流浃背更显得他胸部鼓鼓的,肚皮圆突突的。 七月的深圳,南门派出所门外骄阳似火,可以想象,大胖子在烈日当空下,大汗淋漓的模样,特别是他那光秃秃的地中海,在阳光下亮晶晶的画面。如果不是他有黝黑的皮肤,也许会被路人错当成大白,萌神在逛街呢。 “昨天上午,我拔打了反诈骗中心81234567的电话,他们让我到银行打流水。昨天下午,我就去四家开户银行,把转账记录都打印出来啦。”大胖子从挎在肩上的包里,拿出的一大叠盖了银行印章的流水记录。用颤抖的双手,虔诚地递给泓哥,仿佛他递出流水记录,就能立刻挽回他的损失。“还有一些是通过支付宝和微信转账的。” “昨天有没打110?你昨天有来派出所吗?”泓哥一听到“昨天”,内心有点小激动,如果是昨天的警情,那便是昨天值班的俊哥来受理立案啦。 “昨天没有打110。反诈骗中心告知我,银行账户止付,只是针对24小时内的,才可能有效果。我是从五月份陆陆续续被骗的,要我尽快到派出所报案就好。”大胖子回答得很认真,思路很清晰。 泓哥很难相信,站在面前这位,如些理智的人竟然被犯罪分子诈骗,而且被骗人民币47万,这到底怎么啦? 大胖子为何挑今天来呢?为何昨天不打110呢?为何不是明天来呢?或者后天来呢?大胖子真会挑时间,天降大任于泓哥,受理、立案是跑不掉的事。这案子泓哥接定了,接得很忐忑、很不安。 “别急,别急。跟我到笔录室,慢慢说,做份笔录。”泓哥转身往笔录室方向走,示意大胖子跟上。笔录室外面的墙,下蓝上白,墙上就挂着六个大字:“忠诚、干净、担当”。泓哥边走边问,“身份证带了吗?你是将钱转账至‘资金安全账户’吗?” “身份证,带了、带了。”大胖子急忙跟上泓哥,边走边掏出身份证,递给泓哥,“你怎么知道骗子叫我把钱转到安全账户的?难道他们真的是警察?” 突然大胖子好像又看到了希望。 “你90年出生的,快30岁啦,这是很老的骗人伎俩,老弟。”泓哥接过身份证,看了看大胖子,还真不太敢相信,大胖子长得真的很急,“你从事职业?文化程度?”泓哥习惯地问,将要做笔录的几个必要问题问一遍,也猜测一下大胖子的家庭背景。 “大学毕业后,从事产品销售工作,现在是自己做,算是个体户。”大胖子叹了一口气,“这几年白干了!”大胖子一下子从希望掉到绝望里。 大胖子的语气显得特别悲凉,和无奈。大厅里的那片阳光已经退出派出所,不论阳光照耀,还是阳光不照耀,空气里飞舞的粒粒尘埃一直游荡着,但看不到,摸不着,就像那些电信诈骗分子,随时随地伺机而动。 “这也说明,你事业很成功,存了不少钱哪。”泓哥进入笔录室时,安慰了一下大胖子,“钱是身外之物,还可以赚麻。” “被骗47万,有20万是借的。”大胖子差点就哭了出来,一屁股坐下笔录室的椅子上,六神无主,“唉……”长长的一声叹息,将心中郁结的不快叹了出来。 “警察同志,钱能追回来吗?”大胖子还是想确认一下,有希望总是好的。估计大胖子也知道,已经很难把被骗的钱追回来。 “这个我也保证不了,警察的目的是破案抓人,而事主的目的是追回钱,这两个目的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泓哥熟悉的打开笔录软件,录入受害者各种信息,准备好笔录头,泓哥不想大胖子再有其它幻想,只怕他更绝望。 “公检法部门是不会通过打电话,要求老百姓把钱转账到某个安全账号的,执法都是要送达法律文书的,你现在清楚吗?”泓哥一直觉得,在执法办案过程中,应该同时给老百姓普法。 现在,在校大学生,也只知道中国建设法治社会,却没几个人知道中国具体的法律。一般群众都是喝酒,打架了,斗殴啦,到了派出所,才知道中国有一部叫《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法律。 晚了,学法的成本特别昂贵。 “现在知道了,反诈骗中心和我解释过。”大胖子有气无力的答道,肠子都悔青了。 “中国移动法务部,你听说过这样的部门吗?为何你不上网查一查,或咨询亲戚朋友同学呢?”泓哥想弄清楚,一名大学毕业生,为何如些轻易被骗,就算学校没有法律课程,大胖子已经是一名在社会上打拼几年的老板,应该有丰富的社会常识才正常。“中国移动是一个公司,一个公司的部门怎么会有执法权呢?” “销售这一行,竞争特别大,主要是工作太忙,一心想做生意,赚钱、买房、结婚。为何这么胖,我压力大,就吃东西,毕业时,我也满头黑发啊!呜……”大胖子倾诉起来,突然失声痛哭起来,声音凄厉,虽极尽努力控制情绪,仍然止不住泪水,趴在办公桌上掩面而泣,极其痛苦,场面很是凄惨。 泓哥直勾勾地盯着贴在显示器下方的两个字“冷静”。虽然答非所问,大胖子应该还是有收获的。也许大胖子能意识到,赚钱、买房、结婚并不是全部的人生。 大胖子并不是因为长得着急,才变成大胖子,而是心里着急,压力才让他长成大胖子。 “小曾,给他倒杯温开水,你等他心情平伏一下,和小吕把这个笔录做完。”泓哥起身,让坐在旁边的实习民警小吕继续制作笔录,“重点记录,从事主的哪一个账户转到骗子的哪个账户,具体数额,每笔都要弄清楚,还有支付宝和微信转账记录也要取证。”实习民警小吕和小曾到南门派出所工作已经一个月了,虽然小吕和小曾的笔录做得很好,泓哥觉得还是要叮嘱一下。这个诈骗案时间跨度比较长,涉及事主开设的四个银行账户、支付宝和微信。“做完笔录,先拿给波探看一下,看是否需要补充、完善。” 交代完实习民警,泓哥走出笔录室,心里还想着调解室的颐哥,也不知解律师是否还在开颜地欢笑。 刷开调解室的电子门禁,泓哥来到调解厅,内却空无一人,看来一老一小两个男人走了。 “颐哥、颐哥!”泓哥朝着办公室喊了起来,想必这钻石王老五躲在里面偷笑。 “泓哥,宿舍这边。”解律师在隔壁宿舍喊了起来,“处理完,他们走了。” 原来,口干舌燥的老解,在宿舍泡着茶。办公室和调解厅都安装有摄像头,工休时,在宿舍喝杯茶方便些。 “刚泡好,品尝一下。”解律师又露出那招牌式的笑,“刚才这两个好说一些,不像那个H和LV难缠。” “老的给小的多少钱?”泓哥直入主题,像感情纠纷这种事,不为钱财,几乎没有,“颐哥,这茶好,金骏眉,律师就是有品位。”泓哥忙了半天,终于喝上了一口热茶,也该坐一下,休息一会啦。

“谈感情,伤钱啊!”解律师感叹起来。不过从一个钻石王老五口中听到这一句,还真让人感喟,一个有故事的律师。 “我先和老的单独谈,再和小的单独谈。老的表示害怕小的报复他家人,老的有家有室,虽然40岁就不住家里,但没和老婆离婚,偶尔回家看看老婆儿女,已退休几年啦。”解律师停了下来,喝了一口茶,“老的本来就是弯的,年轻时,社会压力大,把他压直了,后来压力小,终究还是弯了。” 解律师开始绕起口令,似笑非笑,人如其名,解颐。 “管他直还是弯,怎么协议?”泓哥并不想管直与弯的问题,直与弯留给社会学家管吧。 “老的想补偿小的一点,要求签调解协议。小的也想要点青春损失费,最后老的和小的达成协议,老的帮小的交一年房租,现金人民币3万元,体面的分手。”颐哥终于笑着说出了重点,“老的坐车回老家去啦。” “只要签了协议就好,别搞得一百块也不给。解律师就是有水平!”泓哥笑着说,伸出右手大拇指,给颐哥点了个赞。 伟大如图灵,计算机科学之父、人工智能之父,也解决不了直与弯的问题,伟大如柴可夫斯基,同样也解决不了这一人类难题。 能用三百张一百块解决的问题,都不是直与弯的问题。 (待续……)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成一泓清水
作者成一泓清水
53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成一泓清水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